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84集 自私的代价

第484集 自私的代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走出洞口,一片片阳光,带着树叶的绿色和花朵的芬芳,照在虞骑云和小伙伴们的脸上,让人身心舒泰,如浴春风。

    好像直接从冬天走回了春天。

    饭团眯起眼,夸张地举起双臂:

    “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嗷。”

    感叹最后变成嚎叫,他的脚丫子突然被李妖娆狠狠踩了一下,回头就看见千足明天对他怒目相视,而千足秀虽然没有眼睛,可是牙齿已经翻了出来。

    这小胖纸的话不仅在羞辱他们个人,还在侮辱他们整个千足虫名族。

    一粒汗珠从饭团的鼻尖滚了下来。

    他捂住嘴巴,这才明白李妖娆为什么会踩他一脚,只见李妖娆已经含笑走过去,为自己的失言,向千足虫道歉。

    饭团缩着脑袋躲到虞骑云身后。

    ……

    “好了,正前方有条小溪,上面横着一截断木,你们从断木上穿过,再走几分钟,就是石林。”千足明天淡淡说。

    “你不和我们一起去?”

    虞骑云有些惊讶,这一路,这条橙色的千足虫给他的印象很不错,对家人有爱,对朋友有善,面对陌生环境,虞骑云还是希望找个熟人带路。

    一定是饭团等罪人家了。

    他冲饭团递了个眼色,饭团迟疑着不肯去,就看见李妖娆的脚尖正在地上缓缓摩擦着,他立刻屁颠屁颠上前:

    “咳咳,明天兄弟和秀秀妹纸,刚才是我大嘴巴乱说话,对不起!”

    “是啊,这小子满脑都是肥肉,就缺一根筋。”虞骑云也上前赔笑。

    “明天啊,他也是无心的,你就……连不开口的蛛木头大叔都开口了。

    其他同行的蜘蛛蝎子飞蛾等,则在冷眼眼旁观,认为这只叫明天的千足虫实在有些小肚鸡肠,他似乎忘了,虞骑云可是从癞蛤蟆嘴里救了他一条命。

    此刻却在斤斤计较什么面子。

    ……

    就见千足明天连连摆摆手:

    “木头叔,还有那个骑什么泥巴的,我不是小心眼,而是这一片是狼蛛的领地,我们千足虫不能进去。”

    “喂喂,我不是骑泥,我是骑云,天上的云。”虞骑云泪流满面地抗议。

    “哼,据说狼蛛对你们的肉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蝎菜在一旁冷笑连连:

    “你们为什么不能进去?”

    蝎子的疑问显然具有代表性,在场的诸位都抱着同样的疑问。

    据他们所知,千足虫遇到敌人时,不仅喜欢放屁,而且身体臭腺能喷射难闻的毒液,一般的猎食者除非饿到极点或者贪到极点,否则不会落魄到对千足虫下手。

    毕竟雨林有太多白花花的美肉,何必让千足虫倒了自己的胃口呢?

    所以除人类外,现场其他人都认为千足虫不过是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

    “没错,可狼蛛虽然不吃我们,却不予许我们千足虫踏足他们领地一步。”千足明天道,脸上既有愤怒又有无奈。

    “难道你们只吃地上的落叶和烂木头,他们连这个都不允许吗?”

    蜘蹄有些愤愤不平问,现场人类和的其他动物也为狼蛛的霸道感到气愤。

    ……

    “唉,话虽如此,可是狼蛛的女头人警告我们,如果
凰盟笔趣阁
一旦现地上有任何千足虫的痕迹,就会灭了我们整个部落。”

    千足明天咬牙切齿道。

    “可是你们有五十六人,狼蛛只有十几个人,你们居然打不过她们?”

    虞骑云有些不可思议地问。

    没等千足明天开口,一直默默无闻的刺客蛛蛛弦轻笑一声:

    “他们千足虫格斗能力很差,牙齿不锋利,也没有利爪,除了放屁和喷尿外,根本不是狼蛛的一招之敌。”

    喷尿这个词涉嫌羞辱,可是千足明天一看是一只可怕的刺客蛛在开口,只好默默忍耐下来。

    在雨林,实力决定命运。

    千足虫是吃树叶啃木头的素食动物,祖祖辈辈都是安分守己的好公民,因为食物遍地都是,所以没有任何竞争压力,导致他们置身的格斗能力非常弱。

    安逸让人懦弱,这个道理,不仅在人类,在动物界也是一样。

    ……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自己去好了。”虞骑云上前拍拍千足明天的肩膀,又微微一笑,“谢谢你。”

    虞骑云跳到蜘虎娘的背上,刚坐稳,一条黑白相间的千足虫就跟着爬了上来,把虞骑云吓了一跳,他惊呼:

    “千足秀,你上来干嘛?”

    看见她,痛苦的回忆就在虞骑云脑海闪现,头上的肿包又一阵阵的疼。

    “和你们一起去!”小丫头昂头挺胸的样子的,还真像一条渗人的眼镜蛇。

    “小妹,你疯了。”

    千足明天急吼吼地拉住妹妹的腿,想把她从蜘蛛背上给拽下来。

    “我宁作个胆大的疯子,也不愿做个胆小的正常人。”千足秀倔强的回应:

    “狼蛛的气,我受够了!我想出去透透气,死就死!”

    一伸手竟然抓住了虞骑云的蓝头。结果她哥拉她,她就拉虞骑云的头。

    虞骑云痛得咬牙咧嘴。

    突见身子一震,千足秀连同虞骑云一起从蛛虎娘背上滚了下来,是蛛虎娘抖动身子,把他们一起震落下来。

    两个小辈,在自己背上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蛛虎娘可是蜘蛛的身体,老虎的脾气,岂能容忍小辈在身上撒泼。

    千足秀立足未稳,身子又被蛛虎娘一挑,滚入她哥千足明天的怀里。刚想挣扎起身,就被明天牢牢按住。

    蛛虎娘脸朝向千足秀冷声道:

    “丫头,不要以为残废就可以乱来,因为你的自私和任性,很可能让你的部落所有人万劫不复,你想仔细了!”

    她的口气虽重,却很有道理。

    让千古秀立刻安静下来,她低垂着头,静默不语,脸上阵阵烧。

    这位蜘蛛阿姨说得没错,地洞里面还有几十位自己的哥哥姐姐,因为自己天生残疾,他们平时个个对自己呵护有加关爱备至,自己怎么可以忍心,让这些哥哥姐姐为自己愚蠢的冲动去陪葬呢?

    “哥,我们回家。”

    她拉起千足明天的手,往洞口走去,才走几步,又返身回来,像长了眼睛似的走到李妖娆跟前,甜甜说:

    “妖娆姐再见,找到同伴后,记得来看我,咦你身上是什么花香?真好闻。”

    李妖娆含笑摸了摸她的脸蛋:

    “这是花露水,姐送你一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