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86集 这个杀手不太冷

第486集 这个杀手不太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行!”

    人类伙伴们脱口而出!

    开什么玩笑,他们怎么可以让一个怀了孕的人只身赴险呢?就算这个“人”是一条蜈蚣,可怀孕的蜈蚣也是个孕妇。

    虽然蜈蚣和人类女性怀孕不一样,人类妇女怀孕时,肚皮是圆滚滚的,而一条怀孕的蜈蚣,身形和怀孕前几乎没什么两样,但是虞骑云和同伴都知道,在战斗力方面,肯定比之前大打折扣。

    更何况蜈厌月腰上的伤才好不久。

    “谢谢你们,我真没事。”

    蜈厌月还是微笑地去争取,她突然凌厉的转个身,有着42条腿的修长身影刮起一阵红色的旋风,她在用动作告诉人类,自己身体上的伤完全可以应战。

    她的想法很单纯,自己这条命是虞骑云他们救的,如果没有他们,自己早就因为伤口溃烂而死,所以在心里一直存了一个念头,找机会报答这份恩情。

    现在正是她可以分忧的时候。

    更重要的是,十几只狼蛛还真的未必拦得住她,此举也并非一时的莽撞。

    虞骑云李妖娆他们还是一齐摇头。

    无论怎样,还是不能让一个孕妇去冒险,他们向蝎菜打听过,蜈蚣一胎能生1oo多个蜈蚣宝宝,万一出事,那就是1oo多条生命,他们真的承受不起。

    ……

    “还是我去吧。”

    斑驳的月光下,不约响起了三个声音。

    是蜘虎娘、蝎菜和蛛弦。他们是现场除蜈厌月外,战斗力最强三个人。

    蛛弦是个刺客,以行踪诡异见长,蛛虎娘则是个织网大师,蝎菜是雨林界的一品毒师,由他们三人出马去侦查敌情,应是强强练手,更让人放心。

    “那好,我和你们一起去。”

    虞骑云挺身而出,这时身边的李妖娆异样双截棍,“还有我!”

    这是在救人类的同伴,虞骑云作为人类自然不能置身事外龟缩不前,可是他依旧不希望李妖娆这个女生去冒这个险。

    虞骑云白了她一眼,正色道:

    “你比我能打,必须留下来和蜈厌月一起保护留守的同伴。”

    这句话说完,他连连向皂皂和饭团递眼色,为了配合虞骑云,皂皂和饭团立刻可怜巴巴望向李妖娆,做求抱状。

    李妖娆环顾四周,从饭团、皂皂还有越安脸上扫过,再在蛛蹄、蛛小六和蜘蛛木头身上转了一圈之后。

    她终于咬着嘴唇点点头。

    这里小的小、胖的胖、近视的近视、呆憨的呆憨,还有一个怀胎1oo多个的孕妇,自己如果再走,一旦危险来临,他们能应付得过来吗?

    亚马逊的夜晚,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李妖娆把双截棍拧和起来,组成了一根银光闪闪的短棍,递给虞骑云:

    “注意安全!打不赢就跑。”

    虞骑云接过,故作豪情地一笑,趁机捏了捏李大美女的手,然后一跃跳到了蛛虎娘的背上,潇洒地挥手再见。

    ……

    在众人殷切的目送中,只见蜘虎娘背上背着虞骑云,左手牵着蛛弦,右手拉着蝎菜,虞骑云突然默默傻笑起来。

    他
不死魔祖txt下载
现,此刻的蛛虎娘像极了一位回娘家的媳妇,左手一只鸭,右手一只鸡,自己就是她身上背着的胖娃娃。

    皂皂低声问身边的饭团:

    “骑云哥哥在笑什么?”

    饭团抓抓后脑勺回答:

    “我在电视里看过,人被吓尿前,总会莫名其妙的傻笑……”

    ……

    说话间,就听“咻咻咻”三声。

    蛛虎娘屁股一翘,射出三根手臂粗的蛛丝,精准地黏在一根树枝上,然后大喝一声,“坐——好——了!”

    伴随着这一声大喝,蛛虎娘凌空弹起,领着虞骑云三人火箭一样直坠下去。

    风声在耳边呼啸,虞骑云紧紧抓牢蛛虎娘背上的绒毛,感觉自己像坐在一架失控的电梯,头都快脱脑而出!

    不到一分钟平安落地。

    蛛虎娘虽然下落度极快,落地时却像一个夜色中的忍者无声无息。

    蝎菜和蛛弦分列两边,在斑驳的月色下,虞骑云看见他们的表情像刀锋一样犀利,一股杀气蔓延全身。

    一行人像一片月光下的轻雾,脚步如风,很快绕过一块块石头,箭一般向中央那个馒头状土包逼近。

    这一路都是碎石子路,空旷开阔,没有任何遮挡物,他们不能停留片刻,一旦有狼蛛从泥洞里出来,眼前的一切一览无余。他们将很难隐藏行踪。

    所以,就像级短跑冠军,蛛弦一马当先,蛛虎娘载着虞骑云紧随跟其后,就连平时并不善于奔跑的蝎菜,也爆出来的前所未有的度。

    这片石林依旧死一般沉寂。

    可越是安静越让虞骑云心慌,他熟读《三国演义》,知道这个时候这种气氛,往往就是敌人设伏的节奏,

    而狼蛛是像狼一样狡猾。

    ……

    兵贵神。

    只用了3o秒。他们就挨到了土包下的泥洞口,蛛弦一挥手,示意大家停下脚步,作为刺客,他是本次侦查行动的队长,他让大家紧贴洞外的墙壁,先不要进去,先让大家把身上的每根寒毛都竖了起来,倾听里面的动静。

    和人类不同,蜘蛛和蝎子的寒毛就是他们长满了全身的耳朵。

    里面依旧是无声无息。

    这让大家的脸色越惊疑,他们知道狼蛛是白天睡觉,黄昏和晚上出来狩猎的,也就是说晚上是他们最有动静的时刻,怎么里面会一点声音都没有?

    蛛弦沉吟着望向蛛虎娘和蝎菜,他们三人交换了一阵眼神,然后点了点头,就听蛛弦悄声道:

    “行进时,我在最前面,虎姐在中间,小菜在后面,如果和狼蛛短兵相接,我负向地上吐粘丝殿后,小菜在一旁用尾巴上的毒勾向狼蛛反击,我们边打边撤,撤到洞口时,虎姐吐丝把洞口封上。”

    蝎菜和蛛虎娘点点头,对这个行动队长露出赞许的目光,他不仅善用每个成员的长处,而且身先士卒,冲锋走在最前面,撤退走在最后面。

    这个杀手很暖心。

    就连安静地趴在蜘蛛背上的虞骑云,都暗暗点赞,只是他这个人类帅哥居然被蛛弦完全无视了,心里有些不平。

    感觉自己完全成了一个打酱油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