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488集 比星光更灿烂

第488集 比星光更灿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现场的气氛很压抑。

    蜘虎娘、蝎菜等虫静静地看着虞骑云的一举一动,不由地摇头叹息。原本看见这些狼蛛处于昏迷之中,心里还暗暗庆幸,可是看见虞骑云不喜反忧。

    这才明白了虞骑云是在担心,这些狼蛛可能已经把他的同伴给吃了!

    细思极恐,而这却有可能。

    ……

    虽然虞骑云足足浇了两瓶冷水,但那只狼蛛却没有半点醒过来的迹象,眼睛倒是瞪得老大(没有眼皮)可意识全无。

    气得虞骑云猛扇对方几个耳光,不过任凭虞骑云把他打成猪头,依旧昏迷如故,让一旁的蜘蛛蝎子们看得暗暗皱起寒毛。

    “让我来试试。”

    蝎菜决定加点狠料,他巨钳“哐啷”一声,对着这只狼蜘的屁股夹了一下,一股淡黄色血液飞溅起来,而对方竟然还是是动不动,这下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们生平第一次遇到如此怪异的场面,既没死,更不是装死,那这又是什么状态,难道是生了什么怪病?

    “呯!”

    虞骑云一拳重重打在泥壁上!

    他有些气急败坏!最讨厌狼蛛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如果他们一直昏迷不醒,又该如何去追问夏海伦和凯馨的下落?

    看见虞骑云平时笑容如花朵的面孔,此刻皱成被枯叶还难看,蛛虎娘静静看了几秒,叹了口气上前道:

    “孩子,淡定些,一切等明天再说,今天天黑,你们什么都看不见,我们这些看得见的人,又也帮不了什么忙。”

    虞骑云低下头深吸一口气,在黑暗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点点头:

    “谢谢虎姨,好吧,今天我们就在这里过夜,一切等明天再说。”

    他掏出手机,想给留守的同伴条信息,手指刚想点上去,又放了下来,他心乱如麻,真不知道该怎么?他用手指使劲摩擦额头,含糊地出如下短信:

    “搞定,你们下来吧!”

    意料之中,叮一下收到李妖娆的回音:

    “找到夏姐姐他们啦!”

    虞骑云苦笑,装傻故意不回,结果李妖娆叮叮叮一连串相同的短信,轰炸得虞骑云体无完肤,他只好把手机消音。

    没想到,李妖娆性子这么急,下来不过几分钟,还要这么多短信。

    他抬起头,就看见蛛弦和蝎菜都用好奇的目光盯着他的手机,原来这黑石头不仅能光,还会出叮叮的声音。

    蜘虎娘也睁大眼睛,作为蜘蛛岛上最早认识人类的蜘蛛之一,她对人类很多怪异举动都是见怪不怪了。

    她听过这黑石头出角雕声侏獴声,可这叮叮声还是头一会听到,她也好奇,这又是什么鸟叫?

    为什么虞骑云放出这样的声音?

    ……

    5分钟后,当李妖娆骑着飞蛾像个月光下的公主,心急火燎地赶来时,对着在洞口等候的虞骑云怒斥:

    “混蛋,为什么不回我的短信!”

    “啊呜,还有啊?”虞骑云故作惊惶状,装模作样去查看手机,被李妖娆一把推开,英俊的脸蛋直接撞到了泥墙上。

    后面越安、饭团皂皂以及蜈厌月等人在地面飞奔,一齐来到洞口。

    “去见夏姐姐咯!”

    皂皂兴奋地大叫,拿着小手电一阵旋风也似地穿过虞骑云身边
种仙田txt下载
,众人依次鱼贯而入,洞口立刻冷冷清清下来。

    只剩下越安和虞骑云默默呆立。

    两个男生眼神对视,虞骑云想说的一切话,越安仿佛全都明白,正在默默无言中,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还不快进来,阿姨要锁门了。”

    只见黑暗中,缓步走过来一只蜘蛛,正是一脸淡定的蜘虎娘。

    她伸手将虞骑云和越安拉进洞里,然后转过身屁股翘起,对着大门咻咻不绝,一会儿一扇雪白的蜘丝大门完美落成。

    “噗噗噗!”

    为了透气,蜘蛛虎娘还很人性化地同爪子戳了三个孔,又对虞越二人笑笑:

    “今天晚上,我和蛛弦,蛛木头三个人会轮流守夜,就睡在门口,看得出你们的心情不太好,今天晚上你们就好好睡上一觉!记住!明天会更好!”

    手电光下,看见这只蜘蛛笑得如此灿烂,虞骑云和越安心中为之一暖,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人生真奇妙,居然会有一只蜘蛛来安慰两个人类惶恐的心灵。

    明天会更好!

    这六个字竟然是从一只蜘蛛口中说出,真让人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

    还没到大厅门口,远远听见小家伙皂皂的哭声,还有貌似打沙包的声音,虞骑云和越安快步走了进去。

    就看见李妖娆了疯似的,挨个对着这16个狼蛛粽子拳打脚踢,而皂皂则蹲在一个角落大声嚎哭。

    虞骑云快步上前,把李妖娆扯了过来,只简简单单说了一句话:

    “把他们都打死了!明天问谁去?”

    “还问什么问!夏姐姐她们一定是被这些坏蛋吃掉了!”李妖娆回头爆吼,眼角红肿,泪花在不停地打转。

    虞骑云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牢牢抓住李妖娆的双手不放,任凭李大美女把他的胳膊掐得青一块紫一块。

    现场的蜘蛛、蝎子、蜈蚣还有飞蛾,也只能默默旁观,对李妖娆的激动情绪报以理解和同情。

    尤其是蜘小六和蜈厌月更是感同身受。他们一个刚失去母亲,另一个刚失去丈夫,经历过生离死别之痛,也就更能了解李妖娆和皂皂此刻的心情。

    他们没有去劝,根据自己的经历,知道唯有时间才能让人的悲伤沉淀。

    ……

    正当虞骑云快要被李妖娆掐成肉饼时,突听越安大声叫了起来:

    “没事!她们没事!

    这声音欢快!惊喜!振奋!

    只见他一手拿电筒,在一个角落蹦蹦跳跳,另一只手里拿了一片什么东西,疯疯癫癫地跑到众人跟前高叫:

    “曼陀罗!黑色曼陀罗!”

    李妖娆一把推开虞骑云,盯着越安手里拿的一朵黑色花瓣,美目泪光连连,抓住越安的肩膀,直摇得越安口吐白沫:

    “你是说!是夏姐姐她们用曼陀花制成麻药,把狼蛛都给麻倒了!是不是!”

    越安拼命的点头:“是是是!”

    为了给患有渐冻人症的母亲治病,夏海伦这么多年勤学苦练,精通各种药理知识,麻倒几只蜘蛛自然是小菜一碟。

    这一瞬间!

    所有人类的表情包比星光更灿烂,一齐抱在一起,疯狂地又哭又笑!

    看得现场的动物们目瞪口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