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09集 啪啪打脸

第509集 啪啪打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里是一个非常陌生的环境。

    这对于蜘蛛而言,是一件非常难以适应的心里环境,绝大多数,都习惯在老地方居住,生活和狩猎,

    一旦换了新地方,好像所有的生理节奏,都有些紊乱,几乎需要好多天,才能适应这里的水土和一草一木。

    所以,从某种角度而言,动物比人类更眷恋自己的故土。

    虽然处于休眠状态,蜘蛛虎娘却是一直伴随半醒,而且连梦都是一方也和的帮被的样子,实在是一冷荤黄蜂的事情,可是,还是的,是的的,的完全的的,是的骑嘚瑟的饿是,切的个的。

    是降低的而的疯狂得分洞口风风的风的风飞日日本,的飞蛾功夫的,是风是的飞地方而对方的风二恶v女房东风风二天而让他饿二恶而风的,而而违法飞的飞个饿而二恶地方的,

    的风饿个的我刚通过人工二哥饿

    纷纷二哥饿个格尔分个而非饿纷纷丰田饿风二哥的二恶给他人的风

    的个个飞个而人同意让他明天还要b飞风个而共同个个个

    如同仁堂果然因为日通过它饿热风

    黑暗中,洞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两根连线蛛虎娘屁股的蛛丝,猛然弹动起来,刹那间,蜘蛛虎娘一个翻身跃起。

    她猫身潜伏到门边,透过呼吸孔,隐约看见一个黑影在撕扯着蛛丝,低喝:

    是谁?

    是我蛛弦!外面应声道。

    这确实是蜘蛛琴弦的声音,蜘蛛虎娘呸一声,一口唾沫吐在蜘蛛网上,蜘蛛口水里有消化酶,能迅将蛛丝软化。

    在里应外合下,白色的蜘蛛网大门很快被掏出了一大洞,只将蜘蛛琴弦风尘仆仆地从走进来。

    他手一挥,一个东西滚进蛛虎娘的怀里,蜘蛛虎娘低头一看,是半截黄蜂肚子,于是展颜一笑:

    谢谢!

    黄蜂在蜘蛛岛可是个稀罕玩意儿,而且由于带刺,极难捕获,想到这里有不禁对蜘蛛琴弦刮目相看。

    不客气!蜘蛛琴弦也用一微笑回报,在匆匆巡视一圈又问:

    怎么狼老大还没回来?

    现在已经是午夜12点,洞里头的人类都已经睡得鼾声四起,而他转了一圈,都没有现蜘蛛狼夜的身影。

    没有,估计快了吧,

    蜘蛛虎娘目光闪烁,好像在自我安慰,据他所知,狼蛛在夜间狩猎,一般不会过十二点。

    没事,她很厉害的,因为这里环境很陌生,所以,晚点会叫,也属于正常。

    蜘蛛虎娘又笑着解释说。

    也对,蜘蛛琴弦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就听蜘蛛虎娘拍拍她的肩膀:

    你好好休息,今天我来守夜。

    还是轮流吧。

    我已经睡过一轮了,你辛苦了一夜刚回来,不要和姐争了。

    那好,虎…虎姐。

    蜘蛛琴弦在不远处安静地趴了下去,心里五味杂陈,刚才那一声姐叫得温馨又变扭,他们刺客蜘蛛可是经常偷猎圆网蜘蛛,可以说彼此是不共戴天的死敌。

    而刚才,那一声姐,瞬间让彼此的恩怨烟消云散,这种感觉妙不可言。

    ……

    蜘蛛虎娘放下怀里的食物,将边边身子探出洞外,
大明文魁吧
门外一杆青竹在夜风中摇曳生姿,仿佛在述说今晚是如此安静而美好,而蜘蛛虎娘却是深深皱起眉头(寒毛):

    蜘蛛狼夜一定是出事了?

    这种强烈的预感,让此刻的蜘蛛虎娘虽然饥肠辘辘,却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她在门内安静得等到半夜1点左右,还是米有看见蜘狼夜的身影。

    她只好退了进去,臀部一甩,重现用蜘蛛丝把大门封上,然后默默蹲在大门内外,从洞口她能看到,附近风平浪静地,还有任何动物在他平时比预防了……

    ……

    时间滴滴答答。

    不知不觉,一夜将尽,天边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鱼肚白,这已让是第二天的早晨了,蜘蛛虎娘擦一擦嘴巴,透过大门的孔洞,像外望去。

    门外有竹有石,风景依旧。

    当蛛虎娘把蛛丝全部吞进洞里,眼前豁然明朗,感觉自己的心情慢慢好了起来,希望今天白天能有三喜临门。

    这时,蜘蛛情琴弦已经醒了,看见洞里洞外,依然没有狼老大的身影,和蜘蛛虎娘对视一眼,也不知该说设么才好。

    三个人类66续续新来。蜘蛛虎姨按键。看见蜘蛛狼夜不再,都暗暗吃了一惊讶,一整晚都没有回来,可是一件令人特别伤心的课题。

    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虞骑云哈气连连,昨晚虽然卡上去很熟,可是里面有用吃上你未来地银问。

    她可能永远不会来了。

    蜘虎娘有些不甘心地说,语气坦荡就像影子一样,她打算似乎是说,不再遮遮掩掩,让大家早做心里准备。

    啊?

    虞骑云到时反应平静,李妖娆和皂皂在点到这个消息后,却是异常激动:

    怎么办?她一定是遇到什么危险了!你们赶紧找一找!

    也好!就让我一个人出去好了,刺客蜘蛛琴弦,你们在家等我小时,

    他向来独来独往,所以在雨林了无声华景,在众人目光注视下,他一个小碎步消失在脆弱的小草上。

    ……

    咳咳,咳咳!

    越安摘掉眼镜,在洞外的广场里,跑步,他和饭团都在跑步,因为昨晚一句无心的话,感觉自己被打脸了,话的主人,正是千足秀,那昨天这样对人类说:

    你们跑起步来,连我都不上!

    当时,越安连就瞬间红了,要知道这丫头就是女生,所以他和饭团不争馒头争口气,主动提出要这个小叶头,来异常田径及鸟事啊。

    可是结果令人啼笑皆非。

    越安和饭团在比赛中,完全被对手碾压,没有任何还手。

    败了的结果,出了打脸外,我们还要在广场上跑99圈,并且千足秀不叫停就不能停。

    这下越安和饭团欢乐了。

    蜈蚣,蝎子,飞蛾,狼蜘蛛,还有那十几个个狼蛛都出来看这两个人类的跑步表演,看的津津有味。

    越安和饭团一脸苦逼,现自己倒像是动物园里的动物,如此被人围观。

    不过,他们赶跑了不到3o圈,千足秀就喊了停,说既然他们认识到错误,那就可以提前解放。

    这时丁丁!

    越安和饭团的手机的手机,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