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11集 你丫疯了

第511集 你丫疯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见表哥嗤笑连连,就知道这个大嘴巴回去以后,肯定缝人必说,让这个蚰蜒族群都知道,那么会个更多人耻笑。

    于是那个叫阿斑的蚰蜒急道:

    虽然他逃了,可是比被我吃掉还惨1o倍,你知道他往哪逃了吗?

    不会掉进粪坑里了吧?

    蚰蜒表哥排腿,狭促地贱笑起来。

    他跳进有去无来湖了!

    听到这个名字,蜘蛛琴弦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这个湖,他听说过,是出来名的昆虫地狱,没有一只在世的虫,能从里面活着出来。

    那里白天是龙虱,水黾,鳄龟,水虎鱼,银龙鱼,跳水鱼的天下,晚上就是水狼的狩猎场,有去无来,由此得名。

    看来今天的工作要提前结束了。

    蜘蛛琴弦无声的叹了口气,知道虞骑云李妖娆这三个人类肯定很难过和内疚,经过这几天来的察言观色,他明显感觉道人类对蛛狼夜是越来越有好感了。

    ……

    “我靠,这家伙胆子是蛞蝓做的吧,居然这么肥,那个湖,谁不知道十去十死的绝地,他真是蠢透了!

    蚰蜒表哥说着这话时,唾沫横飞。

    所以,他没能死在我的手里,真是他的损失!阿斑眉飞色舞。

    好了好了,不提那个蠢虫了,赶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晚上老地方见!

    晚上见。

    这一句话说完。

    蛛听虎更是感觉到自己解除了身上的重负,看来有一人先走了,接着也古不上,也慢慢起身越过故去。

    蜘琴弦来不及做任何事情,而是用最快的度,悄悄跟了上去。他绝不能不让蜘蛛狼夜白死一趟。”

    ……

    看得出,这只蚰蜒反侦察能力很老辣,时走时停,不时地用长长的触角转圈圈,感知四周的动静。

    蜘蛛琴弦耐心地和他保持距离。平静的面孔下,复仇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蚰蜒一路上走走停停,还有经常回头去查看后面,生怕有人尾随,到家前还特意绕着大叔走了一圈,最后闪身进入了一黑漆漆的泥洞。

    蜘蛛琴弦靠在洞口,没有贸然闯进去,而是对着洞口悄悄伸出一只手,让手上的寒毛去感知洞里的一切动静。

    先是某种设置防御措施的声音,之后渐渐安静下来。足足过了45分钟,里面才传出了轻微的呼噜声。

    蛛弦的嘴角噙着笑,立刻一步一步走进去。对方式身长12厘米,看体型,这样子还蛮讨人喜欢。

    他无声地走到3o-多腿的斑纹蚰蜒,这只蚰蜒吐皮装好,出一声感慨,原来集是个家伙,干的好事。

    蛛弦低下头,张开灰色的沙嘴,对着蚰蜒的的脑袋,来了一个嘎嘣脆!

    ……

    石洞外,李妖娆像一只苍蝇一样搓着双手,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绕得虞骑云的脑袋都快晕了。

    皂皂蹲在墙角,默默无声眼角还有泪痕,让人我见犹怜,虞骑云则是把手机放在一块石头上,在充太阳能。

    他自己的表情还算镇定,不仅对下海伦和凯馨回来有些信心,对蜘蛛狼夜也是如此,相信她们能或者活来!

    ……

  
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
正在沉默时,草丛传来拨开草叶的声音,现场的人类和蜘蛛立刻靠在一起,做做好了抵抗外敌的完全准备。

    当人影出现在草丛外后,她们都重重松了口气,然后又差点一齐惊呼起来。

    是蜘蛛琴弦,是拖着一只巨长身体的蚰蜒,看上去非常牛逼的样子,

    怎么回事?这只蚰蜒是你打的?蜘蛛虎娘皱喝水,冷落带代表。他的脸上不喜欢反而忧虑:

    蜘蛛狼夜能,没看见他?

    蜘蛛琴弦好像没听到她的话,沉着地卡扫视了大家一眼,然后以无比沉痛的心情宣布了蜘蛛狼夜的死讯。

    并指指瘫软在地上,早已停止呼吸的蚰蜒说,说他就是罪魁祸,并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虞骑云三人都露出了悲痛不已的表情,虽然和蜘蛛狼夜是不打不相识,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是越来越欣赏她的为人和处事风格,简洁大方有力,而且非常讲究公平公义。

    是个光明磊落的好女子!

    此刻更是他们形影不离的战友!

    如今去,却如流星,这么快就陨落了,怎么不叫人伤心欲绝呢。

    你确定,她真的是死了!虞骑云不甘心地质问,他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当然,她跳入的是有去无来湖!蜘蛛琴弦悲痛地表示肯定,

    什么是有去无来,就是手至今没有一只虫子能活着走出来。

    对对,我也听到过这个湖的传说,别说我们这蜘蛛,据说曾经掉进过一只猴子,能飘上来时,直三峡两排猴的牙齿。

    这一句话,吓得李妖娆和皂皂的脸色比纸张还苍白。

    猴子尚且如此,就别说一只小小的蜘蛛了。这两个女生确信,蜘蛛狼夜恐怕是真的有去无回了。

    那他们回去以后,怎么向15个留守的狼蜘蛛手下交代啊,这几天来,他们不是不刻,感受到这些狼蜘蛛对他们女领的崇敬和热爱。

    不过这还是说服不了虞骑云,他是讲究眼见为实的人,在蜘蛛琴弦的讲述中,并没有指出,有谁亲眼目睹蜘蛛狼夜被吃掉的场景,只是看见她跳入了湖水而已。

    我还是不敢相信!

    无论他们把这湖说得多恐怖,他再次表示质疑!

    如果她还活着,为什么没有回来!李妖娆且哀且怒,你醒醒吧!

    我觉得我现在比什么时候都清醒!虞骑云依旧一脸的不离不弃。

    孩子,全世界都认定的事,有反驳的必要吗?蜘蛛虎娘忍不住开口。

    她心里烦的很,只想回去后,用什么言辞去安慰那15棵悲伤的心灵,如果她们一起难,是不是让大家至于危险的境地,毕竟找人这件事,是带有很大胁迫性质的,想到这里,一脸忧容。

    虎姨放心!这个就是我们的交代!蜘蛛琴弦踢踢脚下的蚰蜒,

    我特意把凶手带回去!

    虞骑云只要把最闭上,他性格总有很多叛逆和反权威的元素,越是绝对的的事情,他越表示怀疑。

    那你带我去那个湖看一看。

    他继续纠缠这个话题。

    你丫疯了!

    现场所有人类和蜘蛛一齐怒吼!都恨不得一脚把虞骑云踢到天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