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14集 一辈子的口水

第514集 一辈子的口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如果说夜色如水,那么蛛弦就是鱼,他无声无息潜伏在夜色里,就像鱼潜入在水中,已然成为夜的一部分。

    雨林的刺客是一个奇怪的贼,一到晚上,就四处偷窃,只是他要的不是东西,是命,不知今夜他偷的是谁的命?

    作为刺客,他最擅长的就是和环境融为一体,从而达到隐身的目的,也只有这样,才能以弱胜强,他能猎杀格斗能力远胜过他的黄蜂,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暗淡的月色下,蛛弦沿着湖畔一路行进,手里紧紧握着一根黑色的寒毛,八只手脚像风一样,飞掠一草一木,最后在一处布满落叶的角落停了下来。

    像一块石头,静静站了几秒。

    他在一片卷曲的枯叶下,捡起了一根寒毛,这根寒毛,颜色,韧度和质感,都是和手中那根寒毛是一模一样。

    手里那根寒毛,是前几天在夏海伦居住的石洞外现的,就像个小秘密,他一直隐藏着,没有告诉任何人。

    ……

    他在往前走几步,岸边有一截扭曲的树枝,另一头已经浸入了水中,看上去,就好像从水里伸出的一根恐怖手爪。

    蛛弦六只眼睛都亮了起来,他现这只树形胳膊上,居然“长”满了这样的寒毛,蛛弦蹑手捏脚地走了过去,直到走到漫入水的那一端边缘,才停下脚步。

    他蹲下身,俯视着墨色一般漆黑的水面,一动不动,宛如一座千年雕塑。

    “果然是你……”

    他对着水面自言自语,目光突又狠厉,低着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从今天开始,和你不死不休!”

    这一句话很快像雾一样消散在夜空,只留下他六只眼睛还夜色中闪闪光。

    ……

    已经是子夜。

    一灯如豆,洞穴里虞骑云三个人,都没有睡,除了那顶蓝色蚊帐外,他们没有去碰夏海伦和凯馨的任何东西。甚至她们用树叶凉晒的草药,都维持原样。

    这不仅仅是出于礼貌,更是是一种执念,如果他们真去碰了,总觉得夏海伦和凯馨的物品,就成了遗物似的。

    “要不,你们两个先回去,这里人生地不熟,还是太危险了。”

    虞骑云打破了这难熬的沉默,“在这里等她们回来,我一个人就可以。”

    “不,我要等!”

    刚听完这句话,李妖娆就立刻道。

    “我也是!我一定要等到夏姐姐和凯馨姐姐。”皂皂坐在李妖娆腿上,挥舞着小拳头,一脸怒气的盯着虞骑云。

    “可是,夏姐姐回来后,会抱着你大哭着问,皂皂,你怎么剩下一条腿了?”

    虞骑云故意叹了口气说。

    这话太突兀了,让皂皂和李妖娆莫名其妙,一齐愤怒地竖起了耳朵。

    “因为这里好危险,在夏姐姐回来前,皂皂的一条腿,就被坏虫吃掉了。”

    配合这句话,虞骑云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脸部的肌肉,要多凝重有多凝重。

    “你骗人!你骗人!”

    皂皂虽然脸都被吓白了,还是硬着嘴向虞骑云咆哮,她抓住李妖娆的手:

    “姐姐,快打他!他吓人!”

    意外的是,李妖娆却是罕见的一言不,脸上的表情竟然被虞骑云传染似的,也开始凝重起来,突然说:

    “
续,梦醒千年笔趣阁
不行,皂皂你还是先回去!”

    她觉得虞骑云说的有道理,夏海伦和凯馨再次神秘地失踪,强悍的狼蛛领也殒命于此地,这里一草一木看起来处处透着杀机,她脑海里已经浮现一条腿的皂皂,一蹦一蹦去迎接夏海伦的惨景。

    “皂皂你还小,应该回去!”

    李妖娆低下头,柔声对怀里的皂皂说。

    “我不——”

    皂皂的“不”字刚拖出一个尾音,脑袋就被李妖娆打了一下,李美女怒吼:

    “你不去也得去!”

    小家伙揉着脑袋,乖乖闭上嘴。

    “妖娆,你也和皂皂一起回去吧,如果夏海伦回来时,现你也断了一条……”

    虞骑云打算乘胜追击,把李妖娆也一锅吓回去,可是“腿”字还没说出来,就被李妖娆飞来一鞋正中鼻梁!

    蓝男揉着鼻子,也乖乖把嘴闭上。

    ……

    画面切到洞门处。

    雪亮的蛛丝门在晚风中微微颤动。

    蛛虎娘一动不动趴在门内,心情很烦躁,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自从蛛狼夜死后,她就一直心神不宁。

    总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会生,而且今晚,蛛弦离开时,那心事重重的眼神,又让她心升寒意。

    隐约觉得这个灰色的刺客蛛,有什么秘密在瞒着大家,行事开始诡异起来。

    这样一团迷雾的状态,对于性格喜欢直率的蛛虎娘而言,是难以忍受的,她打算等今晚蛛弦回来时,她要好好问一问清楚?这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这时,门外传来细细碎碎的脚步声,蜘虎娘身子弓起,无声无息靠近蛛丝门,透过呼吸孔洞,他看见蛛弦夹着一只苍蝇正快步走了过来。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蛛虎娘撕扯大门,刚弄开一半,就看他先把苍蝇轻轻扔了进来,人在外说:

    “我是来道别的。”

    “啊?”

    蛛虎娘惊得退了一步,结巴问: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要走了!”蛛弦重复。

    “你要去哪里?你不是答应和我们一起去找人吗?”蛛虎娘语气顿时严厉。

    “是啊,我正是要去别处找找看,这里已经没有希望了。”蛛弦低下六只眼,好像在躲闪蛛虎娘的目光。

    “那我们在这里再呆几天,可以一起去,为什么你一个人先走!”

    蛛虎娘仿佛看透一切,突然冷笑:

    “你是害怕了吧!自从蛛狼夜死后,我看你就开始不对劲了!”

    蛛弦紧咬着牙关,保持沉默。

    看见他已经默认,蛛虎娘顿时血压上升,八脚一跺!爆吼:

    “你这忘恩负义的胆小鬼,你给我滚!亏夏海伦她们还救了你的命,你给我滚得越远越好!下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

    她好像一辈子的口水全喷在蛛弦的灰脸上,蛛弦并没有用手去擦,只是优雅的对她点点头,黯然离去。

    这个胆小鬼“唾面自干”的涵养,反而激起蛛虎娘更大的怒气。

    “扑通”一声,她把蛛弦带来的苍蝇,狠狠地扔在他离去背影上,打得蛛弦猝不及防地扑倒在地!

    胆小鬼一声不吭,顽强地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消失在无边的夜雾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