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18集 吹牛大王

第518集 吹牛大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湖畔的一幕,在雨林这个大湖水里,轻巧得连一个泡沫都冒不出,雨林每天有多生与死的游戏在上演。

    区区小事,是任何人都不会在意的。

    可是一只飞蛾却很在意,不仅在意,而且脸色狂变,她路过这里,正准备在一朵白花里吮吸花蜜,碰巧看到了这一幕。

    这只飞蛾不是别人,正是蛾彩铃。

    她扑棱着灰色的翅膀,急忙飞到湖面,偷过碧蓝的湖水,看见里面墨绿色的水草幽暗浓密,就像女巫的头一样。

    蛾彩铃慢慢一个俯冲,决定飞得再低一点,好看个仔细,翅膀离湖面还有1o厘米时,湖水猛然哗然作响,一只黑绿相尖的青蛙如箭一般脱水而出,巨口张开,对住飞蛾就是一咬!

    悲催,估计是新手上路,竟然咬偏了!蛾彩铃大难不死,逃过一劫,顾不得溅了一脸的湖水,她疯狂地煽动翅膀!

    直飞出1oo米开外,她屁股上的心脏还是“邦邦”乱跳,她停在一个枝头,这才甩甩身上的冷汗,像狗抖毛似的,把翅膀上残留的水迹抖得一干二净。

    “真是吓死宝宝了!”

    蛾彩铃捂着臀部上的心口,心有余悸,她知道今天晚上少不了一场噩梦。

    她稍作休息,必须马上赶回去,要把蛛弦被水蛛活捉的消息,通知大家,大家相识一场,总不能见死不救。

    ……

    雨过天晴。

    虞骑云、李妖娆和蜘虎娘一起在洞门口晒太阳,新来的帮手蝎菜和千足明天,则因为生理原因,躲在洞内呆。

    “蜈厌月的孩子还好吧?什么时候出壳?”李妖娆坐在门口问蝎菜。

    向蝎子打听蜈蚣的事情,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可是这就是事实。

    “他们母子平安,再过几天应该就要出壳了,她说等你回来,请你给孩子取名字呢?”蝎菜嘴角难得一笑。

    虞骑云看了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蝎子在笑,和蜈蚣的笑一样,都让他心惊肉跳。

    不过李妖娆却是表情怡然,仿佛看穿这只蝎子,也不过是个半大男孩而言,能有多可怕?

    “蛛弦,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千足明天突然插嘴说,当李妖娆和蛛虎娘说蛛弦是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时,他始终无法相信,这会是真的。

    虞骑云动情地望着这个3oo多条的橙色皮肤男生,感慨万千,终于找到了一个有同感的人了。

    他想开口再为蛛弦美言几句,就听蛛虎娘的口水飙出三丈之远:

    “你这小屁孩,懂什么?你认识他几天,就在这里瞎*******李妖娆也再接再厉,“你说他中途一个人单飞,不是胆小鬼,那他又去哪儿?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去?”

    这问题问得千足明天哑口无言。

    他和蛛弦确实没有深交,仅仅凭借自己第一印象,所以,要说出什么道道来,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讲。

    “妖娆,凡是不可看表面,我觉得蛛弦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虞骑云终于忍不住抗辩。

    “屁原因!”

    李妖娆只吐出三个字,然后看像垃圾一样看向虞骑云和千足明天。

    蝎菜安静地听人类和千足虫对话,不一言,觉得两种可能性都有,毕竟刺客蛛,性格上都比较狡黠。

    这个话题
直播之武尽美味笔趣阁
显然不太投机,所以一时间之间,现场气氛有一些沉闷,为了活跃气氛,虞骑云把话题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

    “你们说,让蛾彩铃一个人去采蜜,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应该不会,只要她飞得慢些,看清路,就不会撞在蜘蛛网上,也不要轻易在枝头停留,白天没有蝙蝠出没,比晚上安全多了。”蛛虎娘用老司机的口吻回答。

    这个回答,让大家很欣慰。

    他们飞蛾除花蜜,还会吃什么?吃不吃肉?虞骑云来了兴趣,又问。

    “飞蛾除了花蜜,还有果汁吧,至于吃不吃肉,倒还没听说……”

    蛛虎娘话说了一半,就听千足明天插嘴道:“我小时候,倒是听我妈说过,蝴蝶岛上有一种飞蛾特别凶残,会像螳螂一样扑捉虫类!”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原来这世上还真有吃肉的蛾子啊!

    “那蝴蝶岛离这里有多远?”李妖娆问,她还惦记着蝶风儿和蝶蓝城夫妇。

    “挺远的,大概中间隔了好几个岛呢。”千足明天黑色的聚眼看向李妖娆:

    “怎么你们也要去蝴蝶岛?”

    “对,那里有我两个熟人。”李妖娆微微一笑,脸上露出神往的表情。

    而一旁的虞骑云,脸上有苦笑一闪而逝,李妖娆似乎忘记了,那天蝶风儿夫妇离开蚂蚁谷时,就只剩下七天寿命了。

    也就是说等他们到蝴蝶岛后,那两只美丽的蝴蝶早已魂归故土,这人蝶之间的老友记,只能成为黄昏里落泪的记忆。

    不过,看李妖娆正在兴头上,他真不方面去提醒这个残忍的事实,只好再次转移话题,问千足明天:

    “我们蜘蛛岛上有螳螂吗?”

    “你小子问这个干嘛?”

    蛛虎娘没好气问,自从虞骑云老替蛛弦说好话后,她就干净利落地把对虞骑云的好感度拉低了一个层次,以前常叫虞骑云“孩子”,现在降格为“小子”。

    “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我小时候挺喜欢玩螳螂的。”

    虞骑云小时候,一直住在农村,哪有钱买什么玩具,只好把大小动物玩了个遍,狗啊猫啊蜻蜓螳螂什么的,构成了他童年最快乐的记忆。

    可是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刚说完,他就立刻捂住了嘴,知道自己说漏嘴了!

    果然,除李妖娆外,现场的小动物都炸开了锅:

    “什么?玩螳螂?”

    “你你你……在玩我们吧!”

    从来不苟言笑的蝎菜,已经滚到在地上,千足明天也捂住肚子,笑喘道:

    “我们这里没有螳螂,因为如果有的话,我们全都完蛋了!”

    “小子!吹牛之前,先打打草稿!”蛛虎娘满脸都是嗤笑:

    “估计你还从来没见过螳螂吧?所以才这么信口雌黄,不知天高地厚!你知道螳螂有多厉害吗?5o个你都打过人家一根毫毛!你还说玩人家?”

    虞骑云心里腹诽:我小时候一个暑假玩过的螳螂可不止5o只。

    可表情却装出一副玩世不恭的吹牛大王的表情。

    ……

    正当众人对虞骑云开奚落大会之时,天空突然飞来一物,直接扑入虞骑云!让他和石壁来了亲密激吻。

    众人不去管他,而是纷纷去抢着扶起那飞来的物体——蛾彩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