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22集 玩脱了

第522集 玩脱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虞骑云在哪儿?

    按理说憋上6o秒钟,他再不返回水面,就会活生生地窒息而死。

    在一分钟前,他自己也这么认为,而且也打算这么做,可是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幕,让他毅然决然地留在水中!

    之前,他费尽心思和体力在水草间来回穿梭,却连半个像样的气泡,都没有找到,感觉完全快绝望了。

    而当他潜入水中,做最后一次努力时,眼前这如足球场般大小的肋骨胸腔里,竟然看到大大小小近百个气泡!

    我的乖乖,近百个!

    要不是在水中,他简直要跳了起来!

    令他毛骨悚然的是,哪怕光线微弱,虞骑云还是看到每个气泡里居然有各种各样蜷缩的尸体!

    有小鱼小虾,还有一些看不出什么造型的昆虫,全都像安安静静的胚胎,被单个气泡包裹着,挂在一根根肋骨内,像一串恐怖的葡萄。

    这水中的坟场,仿佛有地狱的歌声飘荡在虞骑云的耳中,让他全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第一个感觉就是夺路而逃!

    可他一眼看见最近的一个气泡时,差点惊呼出声,他拼命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现离他最近的一个气泡里,装着的一具尸体,赫然正是蛛弦!

    只见他像个子宫里的婴儿一样,弯着腰,八只手脚都收拢着,蜷缩成一个弓形,这一刹那,虞骑云的心沉到了谷底。

    原来还是死了!

    他一口没憋住,湖水猛地倒灌入口鼻,让他感觉下一秒,就要气绝而死。

    虞骑云浑身因为缺氧而乏力,他清醒地认识到,现在就算他返回水面,也已经没有力气和时间了!

    坐以待毙,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于是他做了个大胆的决定,他用最后一点力气,用水果刀在气泡上花开一条裂缝,然后以最快度把脑袋钻了进去!

    “啵”一声!居然成功了!

    他大口大口呼吸着里面的空气,不禁为自己的机智还有麻利的身手点个赞!

    要知道,如果换了其他人,这一刀划下去,小了,头钻不进去,大了,气泡会被水倒灌,而且度一定要快!

    要一气呵成!

    在湖水的压力突破气泡弹力的那一刹瞬间,就必须把头像刺猬一样扎进去!

    动作是行云流水,可是造型上……

    远远看上去,虞骑云现在这个样子,就像一只偷吃的松鼠,脑袋被卡在玻璃球里似的,令人捧腹大笑。

    “噗嗤!”

    虞骑云显然也看出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滑稽,这不自己先笑了起来。

    在危机之时,能够笑出来的人和动物并不多见,虞骑云一直是其中的一位。

    ……

    笑过之后,在微弱的光线下,看见蛛弦死不瞑目的眼睛一阵悲苍。心里凉飕飕的,为什么昆虫都不长眼皮的?自己想合上他的眼睛让他安息都不成!

    有了氧气,全身的血细胞都活跃起来,虞骑云感觉自己的体力,一下子恢复得差不多了,得赶紧把头拔出来!

    他估计自己已经在水里呆了2分多钟,再不上去,岸上的李妖娆他们肯定会认为自己挂了,一定要疯了!

    他拔——拔不动——

    他气运丹田再拔——

    我靠,居然还是拔不动——

    我去!这下玩脱了!
农家仙泉小说5200


    虞骑云脸涨成猪肝色,无力的挂在气泡内,都快哭了出来……

    对!用刀子!

    他七手八脚,刚把水果刀往气泡上狠命一捅!蹦一声!由于用力过猛,刀子一下被气泡弹飞出去!

    在水中划出一个完美弧度后,水果刀悲催地跌落在骨架缝隙的淤泥里。

    这下,虞骑云彻底抓狂了!他疯狂地摇头晃脑张牙舞脚,然并卵,他就像蚂蚁撼树一样,一切努力复归于o,甚至是负数,他幸福地现,自己的脖子肿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

    虞骑云立刻放弃了挣扎,知道自己再折腾下去,脖子估计会肿得比自己脑袋还大,他头耷拉在气泡内,泪流满面。

    算算时间,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在水里呆了十几分钟以上了,估计李妖娆他们已经完全崩溃了。

    哎,对不起了!李大美女,虞骑云可以想象,今天李妖娆的眼睛一定会哭肿得比西瓜还大。

    ……

    这时夜幕低垂,星星在天上闪着光,虞骑云欣喜地现,今晚的月亮很明亮,很有质感的光线,居然可以直射入水中。

    让他比黄昏时还看得更清楚。

    不过,这份惊喜很快变成惊吓!

    水里如此敞亮,而自己的屁股毫无抵抗地露在气泡外,如果有鱼或者其他东西经过这里,自己菊花恐怕会惨遭毒手。

    一想到这里,虞骑云汗如雨下。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蛛虎娘、蛾彩铃一行人,回到住地后,个个垂头丧气,蝎菜一钳狠狠地打在洞门前的野竹上,震得竹叶沙沙作响。

    不仅救不回蛛弦,就连虞骑云也赔了进去,今天简直是糟糕透了!

    迈着沉重的步伐,他们走进洞中,整个洞漆黑一片,还好他们眼睛个个都带有夜视功能,所以晚上和白天无异。

    “可怜的孩子。”

    蛛虎娘一声轻叹,她把昏迷的李妖娆轻轻放在蓝色的帐篷里,并学人类一样,给她盖好一层薄毯,然后坐在一边呆。

    蝎菜、千足明天和蛾彩铃也是一样,都默默地着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虞骑云这小子鬼得很,就算他被水蜘蛛活捉了,也应该没事。”

    蛛虎娘好像自言自语。

    “如果他是被鱼吃了呢?”蛾彩铃嘟着嘴巴说。她两个触角都皱成一团。

    “哼,我们丢的石头那么响!鱼都被我们吓跑了!哪里还有什么鱼?”

    蛛虎娘翻了6个白眼,训斥。

    “万一有的鱼是聋子呢?”

    说这话的是千足明天。

    “被鱼吃!被鱼吃!你们是不是非得让虞骑云被鱼吃掉,你们才开心!”

    蛛虎娘终于被这两个不知趣的小辈气的跳了起来!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蛾彩铃和千足明天一起急红了眼。

    “那你们是几个意思?”

    蛛虎娘怒目圆睁,她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怒火像煤气罐一点就着了。

    黑暗中大家一起闭了上嘴。

    不知什么时候,蝎菜开口问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蛛虎娘长吁一口气:“人虫的事情,还是人虫自己拿主意吧,李妖娆这丫头快疯了,我们明天去把越安接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