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24集 虞骑云的奇幻一天

第524集 虞骑云的奇幻一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虞骑云认识到他和蛛弦并没有携手共赴黄泉之后,他们之间,终于开始了一段建设性的会谈。

    虞骑云瞪大眼睛问蛛弦:

    “昨天你缩在气泡里,一动不动死不瞑目的样子,今天怎么又活过来了?”

    “没有,我只是中了水蜘蛛的毒,被麻醉了,刚刚才醒来。”

    “哇!果然是水蜘蛛!既然你已经醒了,那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快!”

    “呃,现在恐怕还不行,我全身酸软,没什么力气,现在只能说话和放屁,现在连爬都爬不动了。”

    蛛弦苦笑说,除了两只手脚稍稍能活动以外,其余六只依旧呈现蜷缩状。

    “走不动,我拉你!”虞骑云急吼吼地说,“等水蛛来了,就来不及了!”

    “这倒没事,因为那只水蜘蛛要睡到下午才起来。”蛛弦愉快地解释。

    “我靠!就算那家伙没来,这里空气也不够呼吸了,你不觉得我们呼吸开始变得困难了吗?再不走两人都得完蛋。”

    虞骑云一脸气急败坏。

    ……

    的确,这个气泡虽然足足有5立方厘米,可是两个人呼吸了一整晚,明显感觉到空气开始有些不够用了。

    还没等蛛弦回复,就听虞骑云又露出一个难为情的干笑:

    “咳咳,我脑袋卡在气泡里了,拔不出来!你帮我把脑袋推出来,我再想办法把你弄出来!你这点力气应该有吧。”

    事态紧急,不行也得行。

    蛛弦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虞骑云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他的,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虚弱,让两个人都一命呜呼呢。

    他突然对着自己的胳膊咬了一口,痛得全身都抽搐起来,这一下让自己麻痹的神经系统,开始有了瞬间的解冻。

    体内血液开始加,一齐灌注到双手,他一步上前,正把虞骑云的脑袋推出去,可在摸到虞骑云头的刹那,突然停住!

    “喂,你搞什么东东?”

    虞骑云抬头问,他现蛛弦的手僵在空中,脸色变得很难看。

    “嘘……别动,说出来你别害怕,有有…有一条鱼在你屁股后面。”

    蛛弦颤颤巍巍低声说,他让虞骑云别怕,自己全身的寒毛却都炸了起来。

    他透过气泡看见一条银色的木片鱼,漂浮在虞骑云身后,饶有兴致地盯着虞骑云在气泡外扭来扭去的屁股。

    由于气泡能折射阳光,所以蛛弦能看得见鱼,而鱼却看不见气泡里的他。

    “尼玛!鱼呀!”

    “水里任何一条鱼,在小如蚂蚁的虞骑云面前,都特么是大金鱼,一张嘴能吃进5个自己,我能不害怕吗?”

    虞骑云心里抓狂。

    他的脸色瞬间惨白如纸,他已经现水里有东西在拱他屁股,是鱼嘴!

    那一种冷冰冰的感觉,让虞骑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虞同学心里一片哀嚎,之前,因为一整晚都太平无事,他心里还有点小得意,因为这“有去无来湖”不过如此。

    却没想到,人在水里漂哪能不见鱼。该来的,终于来了。

    而且自己这么红肉肉挂在气泡外面,随水飘荡,还真像一条浓缩版的蚯蚓。

    这对鱼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如果自己此刻能动,凭借自己的娴熟的水性,还能在水草间,和鱼玩一玩躲猫猫的游戏。

    可是,自己现在脑袋卡在气泡里了,而鱼已经在试探性的用嘴去桶他的屁股,那么接下来,恐怕是就被一口吞掉。


那些感同身受的青春小说5200


    想到这里,虞骑云就想疯狂地再去把脑袋拔出来,这样至少能博一票!

    突见蜘弦牢牢按住自己的脑袋。

    “别动,你的造型很古怪,鱼在试探你,你只要一动不动,它就以为你不是只虫子,你快装死……”

    蛛弦冷静地对虞骑云小声说。

    “希望你的判断是对的。”

    虞骑云无比幽怨地瞪了他一眼,立刻像麻袋一样倒空自己,气泡外的身躯和手脚上每一根肌肉都彻底放松,随着湖水的流动而轻轻摆动……

    就像一条软绵绵的肉带。

    ……

    果然,鱼嘴不再捅虞骑云的屁股了,虞骑云刚抬脸对蛛弦得意地一笑,脸色突然大变,他现鱼嘴在扯他的内裤。

    “别动……”

    看见虞骑云脸上的异状,蛛弦一步上前,又紧紧按住虞骑云的脑袋。

    虞骑云只好苦逼地保持安静,希望这条鱼不要那么心理变态,扯一扯就松开。

    果然,鱼嘴松开了——叼着虞骑云绣着海绵宝宝的蓝内裤一齐离开了虞骑云健美的大腿。

    这条变态鱼,就这样嘴里咬虞骑云的小***欢天喜地游走了。

    “不——!”

    虞骑云内心一阵凄厉的狼嚎,这是他仅剩下的一条内裤了,来亚马逊雨林,他只带了两条,一条被打火机点燃,献给了蚂蚁谷的坑王蛉泥杀。

    现在仅剩的一条孤品,就这么随鱼而去,虞同学顿时泪流满面。

    ……

    “好,现在我帮你把脑袋顶出去!”

    蛛弦轻笑着拍拍手,同时很奇怪怎么鱼走了,虞骑云反而是如丧考妣。

    气泡里的空气感觉越来越紧张了,必须尽快出去!他伸手按住虞骑云的脑袋,正想一鼓作气往外推,突然又立马停下。

    “你又怎么了?”

    虞骑云哭丧着脸问,

    他现在心情很不好,嘴里呼吸开始困难,而且空气中夹着之前蛛弦放的臭屁味道,更悲催的是,自己的裤子都让鱼给扒了,胯下是一片世态炎凉。

    “你…你别怕,你身后有一只龙虾。”

    蛛弦哆嗦着嘴说。

    他眼前一只龙虾,比刚才那条鱼更雄壮,暗红的眼睛不威自怒,正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光屁股的虞骑云。

    “什么?又又又…来一只龙虾!”

    虞骑云感觉自己要崩溃了,以前在餐厅吃过不少龙虾,看来出来混总要还的,今天是仇家找上门来了,他沉声道:

    “ok,那我继续装死……”

    不不不,你给我动起来!动得越狼越好!这里的龙虾喜欢吃安静的腐肉!

    蛛琴弦比手画脚地急忙说。

    “我——”

    虞骑云把“靠”字咽进肚子里,气泡外的手脚立刻颠狂地舞动起来,远远看上去,就像抽风一样!

    原本安安静静的小肉条,突然抖了起来,还真的让龙虾瞳孔一缩,不禁吓了一跳,不过它并没有离开。

    而是静静地看虞骑云装逼。

    虞骑云疯狂地抽动,让它眼前一亮,根据它以往经验,这和猎物在垂死前的动作一模一样,它很少出手亲自结果猎物,但是它很有耐性等猎物自己死掉。

    虞骑云的剧烈扭动,让气泡里原本不多的氧气更是快要消耗殆尽。

    “龙虾还没走?”虞骑云边扭边问,缺氧让他的脸快成猪肝色。

    蛛弦哭丧着脸,为了节省空气,他连话都省下来,摇摇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