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29集 钳下留人

第529集 钳下留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蛛弦一直在紧张地注视着虞骑云的一举一动,为虞骑云的破釜沉舟,两个人

    每当虞骑云沉入水中时,他的心就提到嗓子眼里。生怕他一下去,就再也出不来了。所以感觉自己比虞骑云的还紧张。

    可是自己身上的毒素实在被自己想相中要厉害得多,以至刚才自己在虞骑云说购物。

    那么他现在八只手脚依旧酸软无力,可是虞骑云面临危险,他就是爬也要爬过去,拼了这条性命,也要帮助虞骑云一臂之力。他已视虞骑云为生死之交。

    看看天色,已经过了中午。

    他看见虞骑云还是顶住一坨鸟屎,上上下下忙碌个不停,正想大喊他手工回家,如果那个水蜘蛛蜘水兰醒了,那就糟糕了,在岸上,她连自己都打不过,可是一旦到了水里,3个自己不够她玩儿。

    就连在湖面纵横痴痴地水黾和龙虱,见了水蜘蛛也要退避三舍。

    躲在一块石头后,探出半个身子,准备当虞骑云再一次浮上水面,他就喊他先撤退时,就见水面飞出一片水花,虞骑云扛着一个湿漉漉的身影,快向岸上游来。

    蜘蛛琴弦立刻从石头边滚了不来,吃着牙艰难地爬过去迎接,

    虞骑云由于用力过猛,刚脱水而出,就背着蜘蛛狼夜一个趔趄扑倒在地,就见迎面爬来的蜘蛛琴弦激动地抖着脑袋:

    哇!是蜘蛛狼夜!是蜘蛛狼夜!

    虞骑云和蜘蛛琴弦两人连滚打把昏迷不醒的蜘蛛狼夜拖到一块石头背后。

    两人累的虚脱,瘫在地上,小口小口地喘着气,湖畔是个危险之地,绝不能掉以轻心,否则连逃都来不及。

    你怎么还不能动啊?

    虞骑云有些头痛地看向蜘蛛琴弦。

    还差一丢丢。蜘蛛琴弦苦笑。

    虞骑云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之前都说快了,现在还是用爬的方式迎接自己,恐怕他还是爬的方式走回去了。

    看着身边一动不动的蜘蛛狼夜,虞骑云皱起眉头,飞期待地问蜘蛛琴弦:

    你能不能把她弄醒?

    我试试!蜘蛛琴弦爬了过来,对着这个狼蜘蛛的女领的一条大腿就是一口,就听一声沉闷的痛哼,蜘蛛狼夜的全身痉挛,浑身抖动一下,又复归平静。

    要不要再咬一口?虞骑云道。

    不用,再咬就要死了,蜘蛛琴弦无力地摇摇头,估计她是中毒太深,已经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那她……不是会有事吧?

    如果能醒来,就没事,如果醒不来,那么就会成为植物蜘蛛。

    什么植…植物蜘蛛?

    虞骑云有些呆住,他只知道植物人,没想到还有植物蜘蛛。

    如果我们同伴在这里就好了,现在你连走路都走不动,而我根本背不起蜘狼夜,要不……

    虞骑云话还没说完,就见一只灰色的手抓牢牢捂住了他的嘴巴,

    嘘……别出声,有人来了,蜘蛛琴弦紧张兮兮地说道,他脚上的每根寒毛都震动起来,这说明来着不是一人而是一群。

    很快一连窜的脚步声在在路叶上响了
女校小保安无弹窗
起来,虞骑云和蜘蛛琴弦两人匍匐在石头边一看,个个喜形于色。

    竟然是越安,蝎菜,千足明天,蛾彩铃,蜘蛛虎娘和一脸桃子眼的李妖娆。

    真是说曹操,刘备们都到了。

    虞骑云不敢大声叫唤,而是狂喜地从闪了出来,朝伙伴们欢天喜地扑了上去,还没走到跟前,就被蜘蛛话娘一脚踢飞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个跟斗,痛的虞骑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是什么东西?

    众人都好奇地看着地上这一坨烂泥。

    由于虞骑云身子缩成一团,手脚都挤在一起,而且全身黏满褐色淤泥,所以大家从居高临下,无论是什么角度看怎么看都像是一团泥巴。

    让我看看这是何方妖孽?

    蝎菜沉声走了过去,巨钳高举着,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而这时,虞骑云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刚才蜘蛛虎娘那一脚实在踢得太狠了,虞骑云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又在水下折腾了那么久,体力早就透支到明年了。

    什么东西?居然敢冒充泥巴偷袭我们,失败之后,还敢装死?

    蝎菜嘴里冷笑着,因钳子操起这坨烂泥,就想一夹两段,突听石头后冒出一个声音大叫:

    钳下留人!别夹!别夹!他是虞骑云,是虞骑云哪!

    这一声喊,石破惊天!

    所有人都当场石化。

    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我去,这是蜘蛛琴弦的声音,可他不是死了么?而那烂泥居然会是失踪一整晚的虞骑云?

    我靠,我靠!

    正当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石头后连滚带爬地窜出一只灰色蜘蛛,虽然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但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认出来了,这是的的确确是蜘蛛琴弦。

    如果他是真的,那么那坨烂泥……

    一念之下,众人一齐把目光盯向蝎菜钳子里的那一坨泥巴,细看之下,果然貌似有手有脚,越安欢呼着扑了过去,把将挂在钳子上的虞骑云,平放在地上。

    越安用力抹去虞骑云脸上的泥巴,高兴地快疯了,天知道,当得知虞骑云失踪的消息,他是多么难熬,表面上镇定自若,其实内心距离崩溃只有一张纸的距离,现在竟然以这么戏剧性的方式再见虞骑云,越安止不住眼泪飙飞。

    在哭嚎中,李妖娆踉踉跄跄地奔来,扑通跪在虞骑云的脑袋前,用手在虞骑云要上狠狠掐了一把,一边哭一边骂!

    你这混蛋,想吓死人啊!之前玩失踪,现在变泥巴人!

    她的手劲很大,扭得又是虞骑云腰上的嫩肉,就听虞骑云嗷叫一声,瞬间痛的从半昏迷状态变成完全醒状态。

    他睁开眼,对哭着一塌糊涂的越安和李妖娆,用微弱的嗓音说:

    告诉你们一个特大特大的好消息……

    他的声音有气无力断断续续,越安和李妖娆几乎都把脸贴在虞骑云的耳朵上了,当他们仔仔细细听完最后一个字。

    在安静了片刻之后。

    突然两人又哭有笑又叫又跳!

    现场的动物们面面相觑,这跟人的一幕,他们好久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