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30集 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530集 可怜天下父母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吱溜一声。

    凯馨把嘴角的口水收了进去,她蓬头垢面地从树叶上爬了起来,整了整凌乱的白衬衫,伸了一个妖娆的懒腰。

    她先仰面瞟了一眼荡漾在头顶的阳光,那一种明媚的光华,让她感觉虽然前途漫漫,却总有希望。

    “海伦,早上哦不,中午好。”

    她打着哈气,用颇为生硬的中文打招呼,一只手顽皮地搭在夏海伦的肩膀上,一看到夏海伦手里的《本草纲目》,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这本中国的大部头书,重得像砖头一样,光厚度就让人望而生畏。

    “你干嘛把口水吸进去?”

    夏海伦转身刮了一下这位金碧眼的女伴鼻子,笑道:

    “我还打算收集起来做药呢。”

    凯馨退了一步,惊呼道:

    “不可能吧,连口水都能做药?”

    夏海伦看见这个耶鲁大学法学院的的高材生吓得这副样子,不禁莞尔道:

    “我们中国古代有位大医学家说过,天下万物皆可做药。”

    “皆可?”

    凯馨有些结巴地学舌道。

    她的中文,是夏海伦亲自教的,为了训练她的中文表达能力,她们日常的对话,都尽量使用中文。

    “皆可就是都可以.的意思。”

    “啊?你刚才的那一句,就是说,地球上任何东西都可以当药用?”

    夏海伦点点头。

    “你们中国人——简直太……”后面那两个字,凯馨想了半天,才说道:

    “太嚣张了!”

    夏海伦哭笑不得,这丫头还真会找词语形容。心里虽然腹诽,看她的目光满满都是温情,她和凯馨之间:

    是亲人,是姐妹,是战友。

    如果没有凯馨的一路陪伴,原始雨林这一路下来的艰辛困苦,可能走到一半路途,自己就要垮了。

    ……

    她站起身,来到凯馨跟前,强行把他按在树叶上,用一个小木梳,给她梳起头来,凯馨的头金黄浓密,垂露下来,自然的卷起,在风中,就像一片金色的海浪波涛汹涌,不过此时,乱蓬蓬横七竖八的,倒像一个金色的鸡窝。

    凯馨闭上眼睛,很像享受被夏海伦梳头的感觉,一个根根层层而下,这“梳爽”的感觉,让她不禁重温起小时候自己母亲给她梳头的温馨时光。

    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她蓝色的眸子,立刻黯淡无光,沉重的忧郁像一根根雨林的食人腾一样爬满心头,在绞杀自己所有的天伦之乐。

    母亲这个渐冻人症,已经十年了,医生说,最多三年,她全身的肌肉就将完全消失,她已经记不清母亲最后一次笑什么时候,自从脸部肌肉萎缩后,母亲再也无法笑过,凯馨心痛如绞。

    我一定要找到绿泉!一定!

    ……

    “你嘴里念念有词,在说什么?”

    看见自己的闺蜜突然咬牙切齿,夏海伦被小小的吓了一跳。

    “没没…没什么,我在想,那个八脚婆,什么时候把我们给放了?”

    凯馨嘴巴嘟起来问。

    八脚婆,是她给那个八只脚的水蜘蛛,起的外
生化末日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号。

    “应该快了。”

    夏海伦轻声细语:“她86个孩子都得了乱脚病,我现在治好了58个,还有28个,按照约定,全部治好,她就一定给我们自由。”

    “海伦,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如果用上次对付狼蛛的手段,给那个八婆下一剂麻药,不早就搞动了?”

    “是搞定。”

    “对搞定!你干嘛不搞定她?”

    “搞定她,那小蜘蛛怎么办?”

    夏海伦眉毛一扬。

    “他们是蜘蛛唉。”凯馨道。

    她心里不停地嘀咕,为了这些非人类,让我们人类陷入危险,不知道夏海伦是怎么想的。

    “那秋叶公主还是只蚂蚁呢。”

    夏海伦梳头的手停了下来,“没有她带我们在天上飞,我们怎么可能穿越行军蚂盘踞的黄昏戈壁,怎么可能渡过鳄鱼和食人鱼遍布的亚马支河……”

    夏海伦有些激动,“来蜘蛛岛后,要不是她引开幽灵蛛的追杀,我们现在还能活着在这里晒太阳吗?”

    夏海伦这一席话,说得凯馨面红耳赤,嗫嚅了半天才道:

    “她不会有事吧?”

    “不知道。”夏海伦叹了一口气:“等这里完事后,我们要尽快找到她。”

    夏海伦又带着歉意的语调:

    “凯馨,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如果我们没有缩小,是永远无法体会到做一只虫子的艰辛,比如你嘴里的这个八脚婆蛛水兰,你知道她为什么储存了这么多食物吗?”

    “是她贪婪成性!”

    凯馨非常肯定地回答。

    “不是。”

    夏海伦目光穿过气泡,穿过颅骨的缝隙,望着肋骨环绕下的那一颗颗装着昏迷小动物的气泡:

    “这些都是为了她的86个患病孩子准备的,她跟我说过,一旦哪天,她外出狩猎时,死在外面了,她的孩子们至少不会马上就饿死……”

    这话让凯馨沉默了半晌。

    “哦,我知道了,这就是你们中国人说的那个,可年天下妇女心……”

    凯馨咬文嚼字说。

    “是可怜不是可年,还有是父母心不是妇女心。”夏海伦没忍住,噗嗤一笑,又语气正色道:

    “所以,在很多猎物眼中她是个凶残的大坏蛋。可是在她86个孩子面前,她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

    就在她们说话时,并没有留意到,一只黑色蜘蛛,已经在叶片卷曲的一角,伸出了半个脑袋,正是凯馨嘴里的八脚婆——此间主人,水蜘蛛蛛水兰。

    不知道她来了多久,夏海伦那一句“她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让她浑身颤抖,瞬间有了想哭的冲动。

    自从自己的孩子得了乱脚病以来,自己每天忧心忡忡,一下子老了十岁,没日没夜累得气喘吁吁,不停地为孩子们准备食物,一旦哪天自己回不来了,可供他们吃上一个月。

    可是即使这样,如果他们的乱脚病没有痊愈,一个月后孩子们还是无法自力更生,还是得活活饿死。

    幸好天可怜见,让她在一个无名湖的中心小岛,看到了夏海伦给蛛弦治病的神奇一幕,让她喜从天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