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33集 信任与被信任

第533集 信任与被信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不知道。”

    蛛水兰擦去嘴角的血迹,不吭不卑说,她当然知道,那个泥巴人问的是什么?但她绝不能说实话。

    如果说实话,这些人一定会入水把夏海伦她们救走,自己今天还有二十几个孩子的病等着夏海伦治疗呢。

    夏海伦绝不能走!至少今天不能!

    所以,就算说实话,她至少要拖延到明天。直到孩子们全部治疗完为止。

    看到她死到临头,居然还如此嘴硬,众人的怒火在腾腾往上冒,泥巴人虞骑云心里倒是暗暗点赞,因为他一向最欣赏硬骨头,无论对方是人类还是动物。

    性格倔强的蝎菜顿时勃然大怒,他最讨厌别人耍无赖,这让他想起另一只耍无赖的蜘蛛蜘蛛滑头,用花言巧语占了他的洞府,还对他尽情奚落。

    于是他大步上前,又是一招“横扫千军”,这次出手更重,打得蛛水兰连吐了好几口血!

    蝎菜犹不罢休,巨钳高举,正想再在蜘蛛水兰背上来个推拿,既然她骨头硬,那就打断她的骨头!

    住手!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蝎子举的钳子慢慢放了下来,就见李妖娆快步走上前,和蜘蛛水兰保护一个安全距离说:

    蜘蛛水兰,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有两人同伴在你手里,你只要帮我们把她俩放出来,我们之间的账,就一笔勾销,你看怎么样?

    之前,虞骑云已经告诉大家,那个卧室外的气泡是特指的,非常厚,他用刀子根本捅不开,这一点也得到蜘蛛琴弦的证实,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蛛水兰配合,主动把人放出去。

    而且,在蜘蛛琴弦的描述中,蜘蛛水兰每天都会上岸采集食物。

    于是大家潜伏在湖畔,来个守株待兔,果然在今天下午,一举将蜘蛛水兰擒获。

    ……

    小妹妹,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蜘蛛水兰依旧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口吻。

    李妖娆脸上有青筋暴起。

    眼前这只可恶的蜘蛛,囚禁了自己的姐妹,也是一度让虞骑云失踪了一个整晚的罪魁祸,让她昨天几乎心痛欲绝,自己是恨不得将这只蜘蛛撕得粉身碎骨。

    可是听虞骑云介绍说,她对夏海伦和凯馨照顾得很不错,好吃好喝伺候着,在气泡里绝对是行动自由。

    这让她的怒火一下子消了一大半,于是放低身段,好言相劝,不料这只蜘蛛却是如此油盐不进,这又让她怒火重燃。

    ……

    蜘蛛水兰,我们知道你对我们的那两个同伴还挺照顾,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把他们俘虏过去,又把她们当贵宾,不管怎么样,我们还会非常感谢你,感谢你没有吃掉我们的同伴。

    越安走了过来说,声音晴朗如春风。

    他这些话,让蛛水兰身子一震,如见鬼魅,心里大为惊骇!

    这些人是如何知道自己对善待夏海伦她们的?而这点连蜘蛛琴弦都不知道,难道…难道他们上午派人潜水下去过?

    虽然心里实在不敢相信。

    却知道真的极有可能!

    估计就是上午已经去过水中,不仅救出拉蜘蛛琴弦,还同时在蜥蜴颅骨处窥视到自己
位面电梯吧
暗藏的卧室。

    对,一定是这样?

    哪时,自己正在睡觉,可问题又来了,他们为什么不直接闯进来,不仅可以将自己偷袭打死,而且还可以顺利接走同伴呢?又何必大费周章,在岸上来埋伏自己?

    这个问题,蜘蛛水兰稍微思考,一下去就有了答案,那就是——他们进不去!

    这个答案,让蜘蛛水兰,心中一亮,嘴角隐约一个不动声色的微笑。

    也就是说,看起来自己成了他们拳打脚踢的俘虏,其实主动权手实际上一直在自己手里,他们绝对不敢把自己打死,或者打成重伤,否则没人能打开气泡和换新气泡,夏海伦她们一定会被憋死。

    心里越像越透,让她的浅笑变成哈哈大笑,哈哈哈!

    ……

    现场的人类和动物们,看见这只黑色的水蜘蛛,不经对越安的善意话语,置之不理,还极其嚣张地大笑。

    这让所有人都愤怒起来,都恨不得上前痛扁她一顿,不过打伤了她,谁去把气泡打开?毕竟连水性最好的虞骑云都无计可施,更别说其他人了。

    越安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他继续微笑着问道:

    蛛水兰,我可以冒昧的问一句,如果你并不是把她们当做食物的话,又为什么软禁我们的同伴呢?

    这句话依旧和风细雨。

    让蜘蛛水兰的笑容徐徐收敛,她的八只眼睛都炯炯有神地盯着越安那张春风扑面的脸,看到一份浓浓的真诚。

    这份真诚,似曾相识。

    她从夏海伦脸上也看到过,如果自己相信夏海伦,那么他是不是也值得信任呢?她心中有些纠结。

    蜘蛛水兰在考虑,是不是有种双赢局面,可以让大家接受?

    思虑再三之后,她终于决定实话实说:

    我只留下你们那两个同伴,是为了给我的孩子治病,如果治好了,我一定会给他们自由!

    此言一出,众人一阵喧哗,窃窃私语,半信半疑,虞骑云倒是信了**成,因为他确实看到气泡第二层趴着许多小蜘蛛,有些一看,就像个病秧子。

    那你大概要留他们多长时间?

    越安一脸凝重地问,他和虞骑云一样,对蜘蛛水兰的话,基本上表示认可,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她会如此优待夏海伦和凯馨,

    一天就好。

    蜘蛛水兰很肯定地说。

    这句答复,让大家心里稍稍送了一口气。

    突听头顶上蛾彩铃质问:

    我们这么知道你是不是说话算话,万一你孩子病好了之后,你不仅不放人,而且还把他们给吃了呢?

    对对对!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这其中就包括李妖娆和虞骑云,越安倒是一脸淡定。

    知人知面部知心,而且据蜘蛛琴弦描述,这个蜘蛛水兰,可是一个非常富有心机的一位女士,之前就是被她骗得团团转,才失手被她擒获。

    那你们想怎么样?

    蜘蛛水兰语气变得冰冷。心里刚刚燃起的双赢想法,瞬间就有熄灭的动向。

    众人一片沉默。

    都在默默寻思,又没有更好的办法,让大家在相互制约中达成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