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34集 奸计得逞

第534集 奸计得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一片湖泊清空万里,天的蓝和水的蓝交叠在一起,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水,鱼仿佛又在游在天空,鸟仿佛飞在水中,一派纯净的寂静时光。

    这水天一色。

    越衬托出这一段湖畔气氛的寂静,寂静得听得见人心跳,幸好这还是午后,大多数鸟类和蛙类都去躲清凉去了。

    不过也不宜久留。

    除了蛾彩铃飞在半空,替大家把风外,警惕外来危险外,其余人都默契地把蛛水兰围在圈心,紧张地思考对策。

    泥巴人虞骑云一屁股坐在落叶上,摸着下巴暗想,越安默默着呆。而李妖娆则是在一旁皱着眉头走来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

    就听越安开口对蛛水兰说:

    “这样吧,我们这次就放你回去,但我们要派人和你一起去你家居住,等夏海伦治好你孩子的病之后,我们再一起回来来,这样大家都放心,你看如何?”

    蛛水兰正在沉吟间。

    “不行,绝对不行!”

    就听蛛虎娘虎虎生威说,“我们一旦下水,就绝不是她的对手,她在岸上答应得好,如果在水中她翻脸不认人,那我们派去的人将个个死无葬身之地。”

    “没错,她一看就是阴险的人!”

    千足明天悠然道,18只犀利的目光在蜘蛛水兰身上扫来扫去。

    现场其他人类和动物,也大多抱有相同的看法,之前蛛水兰的“光荣事迹”,他们现在几乎都耳熟能详。

    自然不可不防。

    ……

    越安的提议,蛛水兰已经打算同意了,可听到众人对她的非议,让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是真心想履行约定,而这些人却个个把她当做十足的骗子。

    蜘虎娘和千足明天的话,让人类很纠结,归根结底还是个信任问题。

    “这样也好办,我们用尼龙绳将她的手和我们的人绑在一块儿。”

    越安微微一笑:“在水下,我们打不过她,就是因为她出色的游泳能力,还有她特有的自带气泡功能,如果和她捆绑在一起,那么她的优势就是我们的优势。”

    越安这一句,让众人琢磨之后,一片叫好,李妖娆紧颦的眉变为展颜一笑。

    蜘蛛水兰沉默之后,也表示赞同。她考虑再三,也现,这是目前所能想出的让双方接受的最好的办法了。

    进驻气泡的人选,经过友好协商,决定让虞骑云和李妖娆这两个人类来进驻,在蛛水兰看来,这两个人类加起来才8条手脚4只眼睛,和夏海伦和凯馨一样,在战斗力上,对她几乎没有什么威胁。

    而和蛛水兰一起捆绑的人员,则是蛛弦,因为他也具有一定的水性,而且对蛛水兰非常熟悉,他们很久之前就认识了,有一段时间,既是朋友又是敌人。

    ……

    既然达成共识,那就立刻执行。

    虞骑云快步上前,从越安背包里取出一段尼龙绳,将蛛水兰和蛛弦的各自一只手紧紧地缠绕在一起,并打上死结。

    这个尼龙绳,以蜘蛛的牙齿,咬断至少也要好几分钟,所以杜绝了一方趁另一方不备,一口就咬断绳子的机会。

    而在蜘蛛界,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说法,所以他们男女双方没觉什么不妥。

  
生死狙杀笔趣阁
  等绑在一起后,蛛水兰这才说:

    “在入水前,麻烦各位给我找一个哦不两个野果,否则我们这4个人类客人,今天就要饿肚子了。”

    她说这话时,嘴角浮现狡黠的笑。

    “这个交给我。”蝎菜一亮巨钳说完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窜入丛林深处。

    蛛水兰看着他的背影,暗自好笑,一只吃肉的蝎子去采集水果,肯定会亮瞎了所以雨林动物的眼睛。

    ……

    “大家先在附近,找个洞躲起来。”

    蜘虎娘看了看天色道,她的生物钟提醒,现在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估计有些狩猎者又开始蠢蠢欲动。

    她先转身从一块石头后,背出一只昏迷的蜘蛛,走到蜘水兰跟前问:

    “这只狼蛛要多久才能醒?”

    蛛水兰定睛一看,赫然正是蛛狼夜,她心里咯噔一下,这狼蛛女领竟然也被救了出来,心里一阵抓狂,看来这些对手做起事情来还真是积极啊。

    “她还要三天左右就可以苏醒。

    蛛水兰忍住内心的躁动,回答。心想以后外出,可别再遇到这个家伙了,否则自己小命还真的难保。

    ……

    一行人在蛛虎娘的带领下,在附近找了一个石头缝,虞骑云和李妖娆不约而同地提出,要带些衣服过来。

    虽然说好是一天时间,可是不排除有计划员外的变故,带点衣物总是好的。

    “李妖娆你留下,我一人去拿就好。”虞骑云豪爽地一笑,“蛾彩铃带来两个人,一定飞得比较慢。

    李妖娆叉腰:“带好我的牙膏牙刷,还有洗漱用的毛巾,换洗衣服内外各带一套,其余我的东西,你别乱动。”

    “得令!虞骑云笑很不老实。

    在临走前,虞骑云把越安拉到一个角落,鬼鬼祟祟地说了几句话,只见越安一脸黑线,咬住牙点点头。

    “果然是好兄弟!”

    虞骑云大笑着拍怕越安的肩膀,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他摸摸鼻子,眉开眼笑地一跃跳到蛾彩铃的背上,蛾彩铃厌恶地别过脸,嘟起嘴,警告虞骑云这个泥巴人:

    “路上屁股别乱扭,弄脏了我的翅膀,小心我把你从空中扔下去!”

    “得令。”虞骑云笑得很尴尬。

    幸好泥巴作为他的“人体彩绘”,在腰部和大腿上缠了一层草叶,否则自己光屁股的秘密肯定大白于天下。

    不过,光腚坐在飞蛾背上,菊花那是清新感感十足,要多冰爽有对冰爽。

    等虞骑云骑着灰蛾飞走了

    李妖娆看见越安依旧苦逼着脸,知道他这个老实人肯定被虞骑云给欺负了,便上前,打抱不平地问:

    “他刚才对你说什么?”

    “没没…没什么?就是向我借一样东西。”越安回避她的目光,弱弱地说。

    “借什么东西?

    看见越安扭捏的样子,李妖娆顿时来个兴趣,

    越安脸上阵青阵白,蚊声说:

    “是内裤……”

    李妖娆向后退了一步,突然爆笑起来:

    “哈哈哈,怪不得之前。我总觉得这家伙好像没穿裤子样子,原来真是个光屁股!等他回来,我给他来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