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38集 生命无贵贱

第538集 生命无贵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针灸。

    是中国古人明的一种神奇疗法。

    据说起源于远古先民,偶然被一些坚硬物体,如石头尖,荆棘等,碰撞了身体表面的某个部位。结果出现自己原本身上的一些病症疼痛,突然被减轻的现象。

    聪明的古人,于是将这个偶然变为必然,有意识地用一些尖利的石块,来刺激身体的穴道,已达到治病强身的目的,最后慢慢展成用针来替代原始的石头。

    在不断完善中,让针灸这门古老的神奇医术,代代相传并扬光大。

    除了人类本身以外,早在4ooo多年前的中国古代,针灸医师已经开始用针灸给动物们治疗各种疑难杂症。

    不过,对微型动物如蜘蛛而言,还从来没有人对他们实施过针灸。

    原因很简单,人类长期以来,是极为漠视蚂蚁蜘蛛等这些微小动物的生死的,有谁会想到为一只蜘蛛去看病呢?

    就连夏海伦也没想到。

    她小时候也踩死过蚂蚁,拍死过蜘蛛,那时她也认为,这些小动物司空见惯,渺小卑微,就算1分钟杀掉1oo只,也没任何人会抓自己去坐牢。

    ……

    不同的环境造就不同的心境。

    就像那部动画片《别惹蚂蚁》一样,里面那个喜欢虐待蚂蚁的小男孩,突然有一天变成蚂蚁般大小,和蚂蚁一起生活,他才知道生命没有贵贱之分,人很多地方强于动物,动物也有很多地方强于人类。

    比如在人类眼里,蟑螂是极其可恶的动物,可是世界上99%的蟑螂是以腐烂的落叶为食,是森林里勤勤恳恳的清道夫。

    同样是蟑螂,无论是辐射还是各种恶劣环境,他都能顽强生存下来,哪怕脑袋被拧下来,他还能活上7天。

    和蟑螂相比,人类简直像温室里最娇嫩的花朵,我们没有资格去鄙视他们。

    更重要的是:

    人类和动物完全可以和睦相处。

    对动物进行合理的管控和安排,给他们休养生息的空间,只要有其他可以活命的条件,很多动物都不会成为人类眼中定义的所谓的“害虫”。

    地球是属于所有生命体的,人类离开了植物和动物,可能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上帝创造天地万物的美意,人类应该懂得珍视和感恩。

    作为食物链顶端的人类,我们可以吃动物和植物,但不要虐待迫害和残杀,更不能灭绝他们的种族。

    这是夏海伦来亚马逊雨林后最大体会之一,她甚至在怀疑,人类很多疑难绝症,都是人类破坏自然灭绝动物,让生态环境严重失衡造成的。

    ……

    自从来到远离人类尘嚣的亚马逊雨林之后,她一边寻找一边思索,洗净心灵的铅华,以素心朝天。

    从探究治疗**疾病上的良药,渐渐去探索生命的本源和意义。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

    那天夜里,在洞穴,她默默写下这句话,潸然泪下,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眼前却又是一片迷茫……

    ……

    一针在手,夏海伦神情凝重。

    由于气泡里没有任何家具,连一个小板凳都没有,夏海伦只好双膝跪在树叶上,用古老的针灸术给小蜘蛛
都市之绝顶高手笔趣阁
们治病,

    二十几只小蜘蛛排好队。

    每个人的八只小眼珠,都闪动着激动的光芒,如果蜘蛛也有眼泪的话,一定会集体哭得一塌糊涂,因为他们将迎接决定自己命运的这一刻!

    他们的母亲蛛水兰在怀他们的时候,曾经差点被一只青蛙吃掉,虽然死里逃生,可是肚子也挨了蛙舌重重一击!

    这一击正好打在胎盘上。

    所以一生下来,这86个弟兄姐妹,每个人的八条腿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关节是软的,在家里还能走几步,可是一出气泡外,估计连半只小鱼小虾都逮不住。

    这就意味着如果没有母亲的喂养,他们都会活活饿死渴死在气泡里窒息而死。

    他们一生下来,曾经绝望地感叹,自己的一生已经提前结束了。而今天,由于夏海伦的到来,他们将重获新生!

    ……

    不过实际情况,并没有这些小家伙想得这么简单,把这2o多只小蜘蛛,留到最后,是因为他们的伤势最为严重。

    除了关节失灵外,他们的脊椎骨也在不同情况下,受了挤压,情况十分复杂,这让夏海伦的表情变得异常凝重。

    她让凯馨把治好的小蜘蛛都带到最上一层空间,留下的二十几个病号,也告诫保持安静,绝对不能喧哗。

    之所以把他们留下来,是为了让他们熟悉治疗的过程,这样减少他们的心理负担,并提高他们配合能力。

    ……

    当夏海伦扎下第一针后,现场安静得几乎连呼吸都凝固了。

    眼前这只小蜘蛛,年纪虽然小,却异常懂事,人已经痛得咧牙切嘴,可是紧咬着牙关,连哼都不哼一声。

    蜘蛛的体表触角系统比人的体表更敏感,一针扎一下去,自然比人类更疼痛,夏海伦也深知这一点,心里在默默为这个顽强的小家伙点赞。

    这也让她更加起了疼爱之心,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些小家伙治好。

    一连扎了九针,九针都扎在蜘蛛的背部脊椎处,这时小蜘蛛已经痛得昏厥过去,夏海伦轻轻把他抱在怀里,每隔5分钟,就把针头轻轻转动一遍……

    现场其他小蜘蛛们都屏息静气地观看,望向夏海伦的表情,充满感激,那眼神就像在看自己的母亲。

    ……

    在虞骑云和李妖娆进入气泡后不久,蛛水兰也拽着蛛弦挤进了气泡。

    李妖娆不停地深呼吸,痴痴仰看头顶的树叶,知道夏海伦现在离她只有一叶之距,她深呼吸之后,心还是像装着几百头野鹿,突突乱跳。

    “走吧!”她展颜一笑。

    “等一等。”

    蛛水兰甩甩身上的水道,“现在还不能上去,她在给我的孩子们治病,需要绝对安静,不能够分心。”

    这话让虞李二人一愣之后,点点头,夏海伦就在头顶上,跑不掉了,还是治病要紧,等多久都没关系。

    “那,我们可以探出半个脑袋,悄悄看一下吗?”虞骑云小声提议。

    他已经看见头顶上那一片嵌在气泡里的树叶,在与气泡的交界处,开了一个口,显然是层与层的通道。

    “可以,只要你们能爬得上去的话。”

    蛛水兰突然笑得像只小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