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41集 八脚好保姆

第541集 八脚好保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据说表现好的男生,在女生面前都会有福利,这句话在虞骑云看来,还真是一句非常贴近现实的话。

    这不,就看见凯馨起身瞟了虞骑云一眼,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端来一杯水。

    当她盈盈地走过来时,虞骑云眉开眼笑地站起身,一副“这怎么好意思”的表情,然后“非常好意思”地伸出手去接。

    可是凯馨从他身边擦肩而过,直接把水递给了李妖娆。

    李妖娆一饮而尽,眼睛一亮:

    “好醇好甜好香!这是什么水?”

    凯馨傲娇地叉腰,“这是我们自己酿的花露酒……”

    “咦,果然有点点酒味。”

    李妖娆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

    两个女生有说有笑,完全无视虞骑云的存在,虞骑云的口水和怒火一直在他咽喉里转啊转啊,终于咽了回去。

    “给你……”

    一个如山谷幽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虞骑云看见夏海伦递来一杯花露酒。

    嗓子冒烟的他连谢谢都忘了说,一把接过,“咕咚”灌肚,果然醇美异常。

    “再来一杯!”虞骑云眼睛亮。

    “我靠,你当是自来水呀。”

    凯馨像袋鼠一样跳了起来,指着虞骑云有泥点的鼻尖哼哼道:

    “我们今天总用只剩下这两杯。”

    “那水总可以管饱吧。”虞骑云很受伤,只好把要求放低一级。

    “那果壳通通都是,你自己打去!”

    凯馨一努嘴巴,她现逗男生的最妙方法就是故意给他脸色看。而且虞骑云捉急的样子,配合一脸的泥巴很像只猴。

    你好我好一起好,这种正常的频率太没意思了,她已经大半天没有见过有欢乐细胞的男生了,自己先过过瘾。

    以后有的玩了!她嘿嘿。

    ……

    虞骑云翻了个白眼,走到指定角落,惊奇地现身子两侧各有两个果壳,都用圆形的绿色叶块盖住了。

    凯馨给他指的是左边的,他狡猾地一笑,如果说左边的是水,那右边果壳里一定是花露酒,这小气的外国妞!

    趁三个女生谈话间,他悄步上前,迅揭开一个右边的果壳盖,一股酸爽的味道铺面而来,又带着薄荷的清香。

    这时暮色已深,却还没到夜晚。透过朦胧的光线,虞骑云凝目朝壳里望去。

    水质暗绿中透着淡黄,看上去不像花露酒,却很像成年的老窖。

    这一定又是什么特别酒?

    虞骑云眼睛都露出口水来,他握紧杯子,慢慢地伸向壳中,准备打上一杯尝尝鲜,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人旋风般冲了过来!一把将虞骑云推了个趔趄!

    “你你你…混蛋!”

    凯馨面红耳赤指着虞骑云的鼻子。

    “她怎么了?”

    李妖娆问身边的夏海伦,她猜测虞骑云现了什么美酒,感觉凯馨似乎小题大做了,就让虞骑云解解馋有什么要紧。

    “小气鬼!我就喝一口都不行吗?”虞骑云爬起来拍拍屁股,一脸鄙视。

    噗!

    夏海伦和凯馨一齐喷了出来!

    凯馨捂住肚子,慢慢倒在地上,笑得滚来滚去。夏海伦脸又红了。

    “到底怎
备中的伊达独眼龙全文阅读
么回事?”李妖娆一脸黑线。

    夏海伦悄悄对着她耳朵说了几句话,李妖娆还没听完,就爆笑起来。

    一扬手,喘笑着对虞骑云说:

    “馋猫,你喝!有种你全喝完!”

    看见三个女生表情都这么诡异,虞骑云心生一片寒意,看看李妖娆的戏谑目光,又看看凯馨扭捏的表情。

    聪明的他瞬间明白了一切。

    眼前那一个果壳里哪里是什么佳酿?分明是蚂蚁们经常用来做路标的液体。

    居然还被两个女生用薄荷处理得如此高大上。怪不得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闻不到异味,反而有一种酒的既视感。

    他惊出一声冷汗。

    虞骑云对凯馨投去了感激的目光,如果她再晚阻止自己一秒钟,自己真的就喝上尿了,那一世英名,就此成为笑柄

    如果这个果壳是液体。

    那么紧挨着的那个就是固…固体。

    虞骑云汗毛倒竖,吓得水也不敢喝了,做回原位后,果然就听夏海伦大大方方地向李妖娆介绍:

    “那里有四个果壳,右边那两个是我们方便用的,左边那两个都是水,一个用来喝,另一个是用来用的。

    她说道“方便”的时候,瞟了虞骑云一眼,脸上又微微红了红,很不习惯在女生的闺房里有个大男生在场。

    “这个水是湖水吗?是不是有点不为生?”李妖娆皱起眉头,

    虽然说这湖水没有任工业污染,可是这湖里的动物小鱼小虾青蛙水鸟之类,都在湖里吃喝拉撒,想想都有些渗人。

    “不是,是林子里的泉水。”夏海伦微微一笑道,“蛛水兰对我们还是不错的,每隔两天就给我们换新鲜的泉水。”

    这话又让李妖娆对蜘水兰的好感增加一分。

    “那你们那个怎么处理?”

    李妖娆格格悄笑,指着右边两个马桶。

    “那自然也是交给蛛水兰清理,她先用蛛丝把盖和果壳一起密封起来。然后再带出气泡外,自己来清洗。”

    在夏海伦描述中,一个任劳任怨不怕脏不怕累的“八脚好保姆”跃然眼上。

    “就是洗衣服麻烦,根本晒不干。”

    凯馨在一旁插嘴道。

    “咦,你们带了衣物过来?”李妖娆很惊讶,她在石洞里看到夏海伦和凯馨两个大包。还以为所有物品都在那里面呢。

    “当然带了,但是我们怎么活?”

    凯馨一副得意的表情,鼻子却被夏海伦刮了一下:“不是但是,是否则。”

    又对李妖娆道:

    “说实话,我们也不是被蛛水兰完全强行绑来的,也有相当的自由,因为考虑到要住到水下,所以我们把大部分物品都留在石洞里,只是用个小背后,带一些随身用的日用品。”

    她又苦笑着耸耸肩,“没想到一呆就呆了这么久。现在换洗衣服确实不太方便。不过还好,大概后天可以准时出来。”

    这句话,让四个人都大松一口气。

    住在气泡里虽然很童话。可是就像关在笼子里的小鸟一样,笼子无论有多金碧辉煌,都比不上“自由”美丽。

    这时,湖面的昏黄色慢慢变成如墨的夜色,凯馨“啪嗒”一声点亮了手电,让漆黑的气泡瞬间有了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