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45集 猪队友

第545集 猪队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咯咯咯……”

    “救救命……”

    “小样,看谁来救你!”

    “你们两个中果仁欺负我一个歪果仁,我我我……我跟你们兵了!”

    “嘻嘻,小傻瓜,是拼了!”

    ……

    三个女生泡在果壳里,打打闹闹,自由嬉戏,居然营造出一种泡温泉的欢乐气氛,真是三个女生一台戏。

    可惜,虞骑云想当个吃瓜群众都没能如愿,在女生下去前,他被七八只小蜘蛛很客气地“请”到三楼去看风景。

    凯馨又拿夏海伦的话吩咐蜘蛛们:如果这个小哥哥敢下来一步,就再给他洗一个痛痛快快的“口水浴”。

    虞骑云只好乖乖坐回树叶上,低着头看下载好的网络小说,而那几个蜘蛛则笑咪咪守在门口聊天打屁不亦乐乎。

    ……

    三个女生洗得正嗨,突听“嘭通”一声,果壳被摇得东倒西歪。果子里的水花飞溅,浇了李妖娆一头一脸!

    地震了!

    李妖娆站起来,脸色瞬间煞白,她感觉整个气泡都在左摇右晃,而且在慢慢向外移动,她这一辈子是一次经历地震。

    更让她惊奇的事,夏海伦和凯馨没事人似的安坐在果壳里,淡定如山,凯馨还一直对她挤眉弄眼。

    “呵呵,妖娆没事,只是蛛水兰在给我们换气泡呢?”夏海伦摆手让李妖娆坐回去,解释道:

    “每天晚上,我们这个气泡都要重新换一个,保持空气新鲜。”

    “那,我们赶紧起来换衣服!”

    李妖娆咬住嘴唇慌忙道,她可不想光着身子被蛛水兰挤到新气泡里去!

    刚起身,就被凯馨用手按住了:

    “大姐,坐下来,好好享受一下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移动月光浴。”

    李妖娆简直快要疯了,万一气泡翻了个,自己就尴尬了,那不是赤果果吗?这时就听夏海伦微笑道:

    “妖娆,没事,那蛛水兰非常厉害,每次换气泡都是如教科书般精准,就当你是女主角,拍一场惊悚电影好了。”

    夏海伦突然也顽皮起来。

    “好!哈哈,要疯就一起疯吧!”

    李妖娆本来就是不胆小的女生,只是来雨林后,因为受过太多的惊吓,越来越开始用越安的思维去思考问题。

    “各位美女旅客,坐好了,边看气泡运动边洗澡了,我们的水仗继续!”

    凯馨咯咯笑了起来,将水泼在夏海伦和李妖娆身上,三女又打坐一团。

    就听“嘭嘭嘭!”

    气泡上下剧烈抖动,然后突然一下,整个气泡掉了头,三个女生惊呼着像三个嫩嫩的白萝卜,从果壳里滚了出来!

    李妖娆更是赤果果,一头撞在气泡膜上,头昏眼花,像一个喝醉酒的女郎。她愤怒地冲同样狼狈不堪的凯馨吼:

    “这就是你们说的没事?

    夏海伦和凯馨双双傻了眼。

    ……

    而在第三层,虞骑云早就和几个小蜘蛛抱做一团,在树叶上滚来滚去,小虞同学一阵抓狂,他冲小蜘蛛大吼: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小蜘蛛倒是一脸笑嘻嘻:

    “是我娘在移动气泡,把新气泡换进来,没事,小哥哥!”

    话
科学修仙吧
音刚落,气泡一抖,他的膝盖直接塞到虞骑云的嘴里,虞骑云呸的一声:

    “小兄弟!哥差点把你膝盖都给吃了,这还没事!那什么才算有事?”

    小蜘蛛说不出话来,现今天的母亲的技术动作。确实大失往日水准!

    虞骑云和小蜘蛛,相互扶起身,在明暗的月光下,透过气泡膜,看见外面蛛水兰连体蛛琴弦也是一脸气急败坏。

    好像在对蛛弦又吼又叫!

    虞骑云猜想,一定是他们手绑手,限制了蛛水兰的正常挥。可恨,自己出不去。否则自己也可上前搭把手。

    不过,最悲催自然不是他。

    ……

    由于果壳里的水全部倒了一地,不仅把她们三个女生浇了个落汤鸡,而且把她们换洗的干净衣服都泡成了水里的鱼,

    三个女生欲哭无泪。

    李妖娆更是用被欺骗的目光望着凯馨和夏海伦,三人趁虞骑云还没有像鸡蛋一样滚到她们面前时,赶紧把湿漉漉的衣服穿在身上,个个披头散。

    活像刚从水沟落起来的路人。

    “没事没事,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夏海伦一脸歉意地捏捏李妖娆的手。

    “对对,母鸡也有下坏蛋的时候。”凯馨居然还是笑得一脸鸡贼。

    ……

    虞骑云的判断是对的,在干活时候,两个人还不如一个人,尤其身边多了个猪队友,虽然是蛛弦是个优秀的刺客,可却是一个蹩脚的搬运工。

    在用蛮力的时候,他却一味地用所谓巧劲,在用快劲的时候,用的却是慢劲,结果让蛛水兰一个趔趄,完全没在第一时间把气泡的平衡杆感握住。

    结果让这个16个气泡组成的庞然大物,慢慢脱里了蛛水兰的掌控,居然一点点向蜥蜴颅骨外飘去。

    而按原计划,他们在先组合新气泡前,要把旧气泡拖出来,然后卡在颅骨外的另一头,再把新气泡放入原来的位置。

    最后,把旧气泡所有人和物品,一个一个转移到新气泡里。

    原本蛛水兰一个人独立完成,反而能四平八稳,真没想到,两个人反而毁了她一世英名。

    蛛水兰狠狠瞪了蛛弦一眼,滑动八只手脚,连忙追上气泡,把头“啵”一下,伸进气泡第二层,还好,自己的孩子都非常默契地挤做一团。

    这一点让她很欣慰,看来那一场可怕的软脚病,让自己的孩子们的毅力和心智都上了一个台阶。

    她可以想象,在脚上的疾病完全治好了,他们长大之后,一定能活得无比坚强,更能用这种精神教育好他们的下一代。

    蛛水兰笑了笑。

    让一旁的蛛弦吓了一跳。刚才还气急败坏,现在居然又笑了,让他心里瞬间毛毛的既视感。

    看见母亲把头伸进气泡里,小蜘蛛们都围了上来,还没走近,就听蛛水兰大喊:

    “全都到后面去,所有人!”

    小蜘蛛齐齐点点头,呼啸一声,像海浪一样向后面涌去,把趴在过道的虞骑云,差点踩扁成一只小青蛙。

    蛛水兰拉着蛛弦又扶着气泡来到第一层,也就是现在的第三层,“啵”一声又把头伸进去!

    由于水里的光线忽明忽暗,她这一头进去,原本就是人心惶惶的,猛然看见一个黑乎乎的脑袋,一下子把三个女生都吓得齐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