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53集 意味深长

第553集 意味深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幕低垂,滂沱的大雨,渐渐变为零星的滴水声,在这个石洞里,5个人类依旧在热烈的讨论着未来的计划。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除凯馨外,他们几个人早就是微信上知根知底的好朋友,说起话来,自然极为投机。

    几乎在所有的地方,都达成了共识。也就是在找到夏海伦和凯馨之后,大家越过万虫群岛,继续向绿泉挺进。

    因为在传说中,绿泉不仅称为生命之泉,医治百病,同时也被称为心愿之泉,让虞骑云他们能够重新恢复正常人类。

    而且,有了夏海伦的精湛医术,极大地弥补了这个冒险小队的医疗短板,之前这也是虞骑云他们最担心的,怕路上一旦病倒了,那真的是坐以待毙了。

    同时,如果能找到秋叶公主,取回那54子弹的话,那么凯馨的m6o8左轮手枪,也将为格斗力较弱的队员们比如越安饭团和皂皂三人,提供很大的安全助力。

    一想到这点,虞骑云李妖娆和越安,心里已经在暗暗陶醉。

    ……

    “给饭团和皂皂了信息吗?”

    夏海伦问,她心里尤其牵挂那个孤儿院的小萝莉,快一年没见了,不知道那个小吃货长高了没有?

    想到皂皂因为自己,这么小的年纪也来千里迢迢远赴凶险的亚马逊雨林,万一有个闪失,心里真的是非常内疚。

    “晚上6点左右,我们已经过两遍,说找到你们了,可是还没有回音。”越安回答到,扶扶眼镜又说:

    “很可能是手机没电了。”

    “没事的!反正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去了,这样可以给他们一个惊喜!”

    虞骑云摸摸鼻子笑着说,他的脑海里已经出现皂皂见到夏海伦时,抱住夏姐姐大腿又哭又笑的情景。

    “槽糕,鼻子是真的像狗一样灵?”

    凯馨托着腮帮问,她听夏海伦说过,那小丫头居然在几里外闻到小孩纸尿的的气味,这简直特意功能。

    她一直不肯相信,如果见到了那小家伙,她会在几百米外方便一下,让那个“槽糕”闻一闻,指出在哪儿?看看她究竟是狗鼻子还是猪鼻子?

    这一声“槽糕”把大家顿时逗乐了。

    听歪果仁讲中果话,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娱乐节目,想到这里,虞越李三人交换一下眼神,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槽糕的鼻子真的很狗。”虞骑云努力忍住笑说,“有一次我三个月没洗的臭袜子被风刮到校园里去了,我找了整整一年都没找到,那个小家伙一来呀,才用一分钟,就在一个水沟里捞了出来。”

    “哇呜,太神奇了!”

    凯馨眉飞色舞,而李妖娆和夏海伦这两位女生都掩口而笑。

    这话一听就是骗小孩子的,可能是虞骑云太能装的缘故,居然让凯馨这个洋妞,一脸认真做倾听状。

    虞骑云和越安心想,这丫头如果有一天真的当上律师,那么她的客户会一个个输的连裤头都没了。

    ……

    虞骑云一行5人,前面4个,凯馨都一一了解过了:皂皂是个狗鼻小吃货,虞骑云既逗比又机智勇敢,李妖娆是喜欢暴力热血澎湃的女汉子,越安虽然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摘片叶子也能摔成乌鸡眼的文弱书生,可是脑袋还是顶呱呱的。

    现在,就差一个。

    “嘻嘻,听说面条是很做吃的?那他会做什么好吃的?
仙路傲视滴血全文阅读
”凯馨舔舔嘴唇问。

    她和夏海伦的手艺是菜鸟级,她已经好久没吃过可口的饭菜了。

    面条?

    虞骑云和李越二人愣了一秒,才知道她说道是饭团,一齐噗嗤一笑。

    “面条最拿手当然是面条啦!”

    虞骑云笑嘻嘻地回复。脑袋立刻被李妖娆打了一下,她冲凯馨道:

    “你记错了,我那个伙伴们,不叫面条叫饭团,就是那种又圆又白的。”

    “反转?咯咯,这名字很有意思?”

    凯馨露出咦的表情。

    她心里感叹,人多就是好啊,连名字都那么古怪,有牛骑鱼,糟糕,还有反转,中国人名字越来越怪了。

    她的话。

    让三个人一口老血都喷了出来,彻底对洋妞的听力无语了。

    ……

    众人正在嬉闹间,一阵凌乱的脚步从黑暗中越走越近,众人回头看见蛛水兰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后面紧跟着蛛弦,众人连忙留出空位让他们坐下。

    “我是来向你们道别的。”

    蛛水兰笑笑说。

    “什么?都晚上了你还要出去,这太危险了吧?”夏海伦道。

    众人也都吃了一惊。

    “唉,我小孩子们一定要在水里的气泡里睡,才能睡得着。”

    蛛水兰露出无奈的表情。

    “可是你那地方已经暴露了,万一蚂蟥再来怎么办?”虞骑云道。

    “他们不回去了,跟我一道去我隐居的那一个小湖。”蛛弦抢着说,脸上的表情扭扭捏捏的。

    而蛛水兰也羞涩地低下头。

    “哦——噢。”

    众人露出我看穿一切的笑容。

    “祝福你们!”

    大家一起站了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动物之间跨物种的爱恋。一只6蜘蛛竟然罕见地和一只水蜘蛛心心相印。

    蛛水兰连忙向大家鞠了一圈躬,目光最后停在夏海伦上:

    “谢谢你们,谢谢海伦,为我孩子做了一切,如果以后,有什么我能做的,请尽管来小湖找我们……”

    “别客气,好的!”

    现场的人类一起道。

    “那你们明天还是明天再走,晚上不安全。”越安说,“我们明天正好顺路。”

    “呵呵,我们都是夜猫子,晚上反而更安全。”蛛弦和蛛水兰一齐说。

    完全是一对夫妻的口吻了。

    夏海伦这时走到蜘蛛水兰身边:

    “你趴下来,我再看看你的腿。”

    之前,为了尽快带虞骑云和蛛弦脱身,蛛水兰毅然断腿求生,一口气将她自己的两条后腿硬生生咬断了。

    蜘水兰趴了下来,夏海伦拧亮手电,仔细对她的断腿处照了一圈,果然已经化脓,开始炎了。

    她立刻从背包取出一把草药撕下一条纱布紧紧包裹起来。又取出另一种草药,用小塑料袋装好,递给蛛水兰:

    “这几天尽量少泡在水里,每天早晚把这个草吃一手心,连吃三天。”

    蛛水兰嘴唇蠕动着说不话来。

    如此盛情,她决定给夏海伦一个水蜘蛛最亲昵的动作——突然把夏海伦倒提起来,甩了一圈,然后轻轻放下。

    夏海伦口吐白沫,摇摇欲坠。

    这一幕把现场所有的人都吓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