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56集 这虫子有病

第556集 这虫子有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是一朵生病了的红色野茶花。

    成痛苦的卷曲状,就像某种人生。

    花瓣的颜色是红里透黄黄里透焦,面积相当于人类世界的15平方米左右,住上几只蜘蛛没问题,更别提苗条的蚊子了,蛛笑风和蚊亦贞就住这里。

    蚊子居然和蜘蛛住一块,说出去,肯定会把所有人都吓一跳,他们必须低调再低调,只有低调才能从事秘密工作。

    这是一朵病花,没有蜜蜂或者蜂鸟的骚扰,其他动物也更不会感兴趣。不仅清净而且安全,是个非常理想的落脚点。

    ……

    现在是中午一点钟,丛林里一片寂静,大家都在找地方睡午觉躲太阳。

    “啪!”

    花心传来扇耳光的声音。

    “说不说,你们到底是什么虫?”

    “……”

    “啪啪!”

    “咦,你这小丫头还嘴硬!”

    “快说,你们到底是哪里来的怪虫?你们来蜘蛛岛干嘛?你们晚上睡觉的时候,有几个人守在洞门内?守卫的狼蛛交接班是几点到几点?

    ……

    “啪啪啪!”

    “老娘今天就不信了!还治不了你这小子头片子!你——给——我——说!”

    里面终于传来小孩子的哭声:

    “我就不说就不说,你这死蚊子,有本事就打死老娘!”

    n个啪啪……

    “你这臭丫头,居然敢在老娘面前称老娘,看我不打烂你的嘴!”

    ……

    几分钟后,

    蚊亦贞甩甩麻的手,慢慢从卷曲的花心里走了出来,不过脸上笑容满面,看上去气色比头顶的太阳还旺盛。

    她哼着哥儿,迈着轻盈的脚步用脚踢踢趴在花瓣上做俯卧撑的蛛笑风:

    “小风子,姐说的不错吧,豹子再凶,也有打盹的时候,你看看,他们人数虽然多,可我们耐心等待,就有机会!”

    “不错,姐就是姐!你这毅力,不做蜘蛛,那简直是太屈才了!”

    蜘笑风一边做俯卧撑一边回复。

    蚊亦贞一脸冷笑,听不出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马屁话,现这小子对自己的态度是越来琢磨不定。

    这或许是和他身体最近恢复有关。

    原来几天前,他们在偷窥人类时,蛛笑风意外现那个脸上戴透明石头的人类(越安),早上经常做一个奇怪的动作(俯卧撑),蛛笑风心血来潮,居然模仿做了几个,突然现自己被堵塞的气孔竟然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

    终于连续做了几天之后,一个被人类浓烟熏坏的气孔神奇地恢复了健康。这让蛛笑风大喜过望。

    这几天来,他除了吃饭睡觉外,几乎一刻不停地做俯卧撑。

    只要自己的气孔恢复原状,他就能重新恢复惊人的跳跃能力,而再次成为人见人怕的s级杀手。

    ……

    他身上的这一切变化,自然逃不过蚊亦贞的眼睛,开始她也是欢欣鼓舞的,自己的搭档恢复战斗力,自然是一件喜事,可是这几天来,她现蛛笑风在对她的态度和语气上,明显有了变化。

    开始对自己不冷不热起来。

    这让她心生警惕,心里又不禁暗暗恼怒,看来这小子伤刚开始好,就
无尽神域sodu
想把老娘一脚踢开,选择单飞了。

    还是真是一只白眼蛛。自从结成复仇联盟以来,自己对他可是像亲弟弟一般照顾,供他吃好喝好,自己容易吗!

    不行,今天必须找个机会和他好好谈一谈,摸摸他的底,看看他到底还想不想把之前的合作关系维持下去。

    ……

    正想着,就听蛛笑风皮笑肉不笑问:

    “那丫头,还是不肯招?”

    蚊亦贞双手叉腰,摇摇头道:

    “这丫头的嘴比猪皮还硬,都被我打成猪头了,还是不肯说。”

    蛛笑风嗤笑一声:

    “我说贞姐,这丫头既然不肯提供有力的情报,那对我们唯一的价值,就是当我们的食物,早点吃了算了!”

    蚊亦贞沉默着,没有答话。

    就听蛛笑风又道:

    “贞姐,小弟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你的定力了,刚抓来时,你说自己从来没闻过这么香甜的血,恨不得连夜就把那小家伙吸干,可一个晚上过去了,你居然忍住没下嘴!在下真的很佩服!”

    “这家伙没有丝毫战斗力,想吃就吃,你急什么?到时少不了你一块肉!”

    蚊亦贞冷冰冰道。

    就在他们谈话间,鼻青脸肿的皂皂,从花心里颤悠悠地探出一只手,手里握着手机,她的手机早没电了,必须放在太阳底下充电,然后点开定位系统,让虞哥哥他们尽快找到自己。

    她虽然被打成猪头也不说,并不是因为她多勇敢,而是多年看影视剧的经验告诉她,一旦说了,自己反而死得更快,所以不说,或许可以活得更长些。

    今天太阳很旺,而那两坏人又聊得很嗨,此刻不充电,更待何时?

    她从花心慢慢挪到边缘,刚想把自己红色手机放在一处有阳光的花瓣上,手机突然被一只灰色手爪抢了过去!

    是笑眯眯的蚊亦贞。

    “小家伙,我早就注意到你了!手里一直握着这个红石头鬼鬼祟祟。”蚊亦贞触角扫在皂皂的脸上,冷笑问:

    “你究竟想干什么?”

    她一边说,一边把握这红色石头,除触手冰冷,又扁又方外,她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皂皂目光闪过一丝慌乱,还是紧紧闭上嘴吧,淡定……我要淡定…

    “又不说是吧,那我把这石头扔到树下去!”蚊亦贞得意洋洋,

    她抖抖皂皂的红壳手机,刚才皂皂一闪而逝的慌乱,没逃过她的眼睛,她判断皂皂对这块石头很重视。

    面对这个警告。

    皂皂脸上明灭不定,终于叹了口气,决定选择妥协,她正想开口,就听“咻”一声接着“啪嗒”一响。

    手机被蚊亦贞扔到树下。

    刹那间,皂皂恨不得和蚊亦贞拼命!

    可趴在花瓣上向地上望去时,她脸上立刻露出小狐狸般的微笑。

    因为手机正好落在一片雪白的阳光下,而且是背面朝上。

    手机竟然就这样充上电了!

    她脸上表情的变化,又被蚊亦贞敏锐的捕捉住,让她暗暗疑惑,明明自己把这丫头的心爱之物扔出去,为什么这家伙居然会笑得如此阳光灿烂?

    这?这虫子有病!

    这是蚊亦贞唯一得出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