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59集 树枝人的雨林规矩

第559集 树枝人的雨林规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裸奔的饭团,并没有走远,他光着屁股绕了一圈之后,又偷偷摸回河岸,还好青蛙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又在原地仔仔细细地找了一遍,甚至猫着腰在河边草丛里爬来爬去,还是一无所有,气的饭团真想大哭一场。

    难道自己真要成野人了?

    衣物就这样没了,现在该怎么办?

    如果光着屁股跑回家去,那李妖娆一定会尽情奚落自己,可是继续找下去,自己现在赤果果,手机打火机手电衣服等通通都没有了,完全是原始人一枚。

    没了手机的指南和定位,别说去找皂皂。可能再走几步,连自己都给弄丢了。

    是回去还是继续?

    饭团蹲在地上,痛苦地撕扯着自己的头,一直到头成了鸡窝。想了足足一刻钟后,他终于咬牙站起身来,露出凶狠的表情:人猿泰山也是光屁股!他能活得好好的,我也能!

    饭团仰天长啸一声,刚吼了一半,不远处“呱”的一声,标准的青蛙叫。

    吓得他屁滚尿流,狂奔而去。

    ……

    离河不远处的一个绿色山坳里。

    “爷爷,这帽子好不好看!”

    一根小树枝笑嘻嘻地对一根大树枝说,她头上赫然带着饭团的花内裤。

    “好了好了,我的乖孙女,玩够了,给人还回去。”那褐色大树枝道。

    “爷爷,你老糊涂了,这是那个胖虫蜕的皮,在雨林虫子蜕的皮都是没用的,原来的主人不会要了。”

    绿色小树枝踢踢地上饭团的黑色背包,又拿起一只鞋子戴在头上,突然呸一声,赶紧把鞋子扔在地上,她被饭团的臭脚丫味熏得连打好几个喷嚏。

    “唔,吱吱说得对,咳咳,是爷爷老糊涂了。”那褐树枝呵呵笑了起来。

    就在他们淡笑间,一个人影已经悄悄地摸了上来,脸上是又惊又喜,正是赤果果肉花花的饭团。

    他是偶然路经此地,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自己失踪的衣物。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工夫。

    狂喜的心差点让他当场叫了起来,可是当看到自己的内裤被一根会说话的绿树枝戴在头上,不禁一脸抽搐。

    而那一根褐色树枝,饭团也是第一时间就认了出来,赫然是之前,遇到的那一根让自己赔他腰的老树枝。

    树枝难道真的成了精?

    饭团一脸狐疑,之前过于慌乱,他没有仔细看,现在他慢慢摸进,蹲在一棵野草后,决定看个仔细明白

    这才现,他们长得像树枝,却真不是树枝,细看之下,不仅有眼睛有嘴巴,头上还有两根触须和六只长手脚。

    这一定也是某种虫类!

    这个判断让饭团稍微安下心来,如果这世界真有树枝成精了,那么树叶,石头,都不是可以如此了。

    现在饭团考虑的是,对方是吃肉的还是吃素的?会不会吃他?

    虽然由于没穿裤子,胯下凉飕飕的,可是在没有搞清状况前,他不能轻举妄动,饭团决定潜伏在附近,当那两个树枝睡午觉或者没留意时,再突然冲过去,抢回自己的东西就走,看那两个树枝走路晃悠悠的样子,就知道追自己不上。

    ……

    那个叫“吱吱”的绿树枝突然蹲下要,盯着饭团的背包,垂涎欲
雷神霸天笔趣阁
滴的样子,看得饭团是一脸紧张,自己所有贵重的东西可都在包里呢,又转念一想,这背包有拉链动物是绝对不懂打开,哈哈。

    正在暗爽间,突听“吱啦”一声,绿树枝飞快地拉开背包的拉链,把头伸了进去,又兴奋地探出脸来:

    “爷爷,这里面有好多好玩的东西,今天真是赚大了!”

    哗啦啦。

    她一股脑地把背包抖了底朝天,里面的锅碗瓢盆,叮叮当当地滚了一地,看得远处的饭团一脸便秘,心碎了一地。

    绿树枝先拿起里面最大的一个东西——饭团的铝合金锅,左看右看之后,竟然一屁股坐进锅里,开心的喊:

    “爷爷,这东西可以用来尿尿耶!”

    “噗!”饭团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自己心爱的锅锅被虫子当尿壶,这还有天理吗?这还有王法吗?

    ……

    在一阵乱摸乱翻之后,绿树枝又“咦”的一声,把饭团的白壳子手机拿出来,好奇地打量,还用牙齿使劲去咬。

    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这咯吱音,把饭团心都给咬碎了!

    他再也受不了!把自己的内裤当帽子,把自己的锅子当尿盆,现在又在啃自己手机,万一啃破了,自己就真迷路了!

    饭团晴天一声爆吼,出杀猪一般的叫声,光着屁股冲了过去!

    ……

    这一路的爆吼,还真把那两根树枝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个绿树枝,竟然噗通一声坐到地上,这让饭团更是气势大震。

    可还没走到跟前,腿上一紧,身子突然离开地面,原来被褐树枝用手拎到了半空,唬得饭团是一阵手忙脚乱。

    这根褐树枝身高足足有15厘米,相当于3层楼那么高,六只手脚也有1o厘米长,拧起不到2厘米高的饭团,简直像大象逗老鼠一般。

    “年轻人,你到这里有何贵干?”

    褐树枝老气横秋问。

    这一问,顿时把饭团给气炸了,这老混蛋明知故问,他喊:

    “你们偷了我的东西!我来拿回!”

    “咳咳,根据我们雨林规矩,虫子蜕下皮,都是无主之物,谁捡到谁得。”

    老混蛋乐呵呵说,脸不红心不跳。

    “对!是我们捡到,就是我们的!”

    绿树枝爬了起来,双手叉腰,饭团的花式内裤戴在她的脑袋上很是拉风。

    “我我……我顶你个肺!”

    饭团气得一脸猪肝色,来到雨林这么长时间,终于碰到真正的无赖了,还是两根树枝无赖,还是组团耍无赖。

    他现在头下脚上,气喘吁吁,又一丝不挂,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可是心里却有些小开心,磨了这么多嘴皮,他现对方对自己新鲜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说明这两个树枝怪是不吃肉的。

    哈哈,只要不吃自己,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好好好,我投降了,我什么都不要行不行,快放我下来,我脚快断了。”

    饭团决定先认个怂。等脱身后再继续躲在附近,徐徐图之。

    绿树枝对爷爷点点头。

    “噗通”一声,

    褐树枝半空直接松开手,可怜的饭团摔得是鼻青脸肿,屁股成了六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