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60集 竹节吱

第560集 竹节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忍!

    饭团咬牙切齿地从泥地上爬起来,居然还对着绿色小树枝挤出一难看的笑容,然后一瘸一拐地往回走。

    站住,谁叫你走了?

    背后一个清脆的声音,是那小树枝的,饭团心中一喜,肯定是良心现了,要还一部分自己的东西。

    他猝然转身,双手遮住小丁丁,一脸期待地问:姑娘还有什么事?

    大胆,什么姑娘,要交主人!

    绿树枝不用上前,伸出一只长的绿色手在饭团敲了一下:

    你的现在是我的东西了!既然是我的东西,这么可以擅自离开。

    什么?

    饭团表情呆了一呆,弩机反笑,这丫头真是疯了!他怒道:

    你丫凭什么?

    绿树枝不理会饭团的问题而是问:

    我问你,之前你有主人吗?

    没有!

    饭团怒气冲天,开玩笑自己不是什么奴隶更是宠物,哪来什么主人!

    绿树枝哈哈大笑,叉腰道:

    对呀,这就对了,那你就是无主之物,而我爷爷刚才又把你从地上捡了起来,我们不说了吗,在雨林,无主之物,谁捡到就是谁的,你这个无主之物被我们捡到了,现在自然是我们的了!

    此言一出,饭团两眼一黑,差点没别气背过去,他誓如果有力气,一定要撕烂对方这张胡搅蛮缠的嘴。

    饭团仰天深呼吸,一指绿树枝身后:

    哇塞,后面有来一个无主之物!

    老少树枝一齐回头,饭团一把夺过绿树枝手里的手机,又在地上抢了几件衣裤晒腿就跑,他相信,这些慢悠悠走路的树枝人,是绝对追不上他的。

    嗡嗡嗡……

    天空突然传来如飞机的活命声,饭团回头一看,差点被活活吓尿,一只褐色的树枝正煽动翅膀飞在空中。

    我擦!居然会飞!

    趁饭顿时傻了眼,像傻子一样呆在原地,褐树枝趁机一个俯冲扑倒在饭团身上,又拧着饭团的大腿提到他的乖孙女面前,

    饭团刚站好,就被这个绿树枝,挥动老拳,把饭团打扑倒在地,尤其是饭团的光屁股都活活正常墨绿色的了。

    你听不听话!绿蜘蛛问。

    听话听话……饭团吐出嘴里的泥巴,说,好汉不吃眼前亏,退一步海阔天空。

    ……

    饭团骨碌碌从地上爬了起来,立刻对这个霸气十足的绿树枝鞠一躬道:

    主人好!

    绿色小树枝笑得花枝乱颤,很满意饭团的表现,他其实也不是真想让饭团当自己的拾唤丫头,她决定把饭团玩几天后,就把人给放了。

    饭团自然不是真心屈服,而是权宜之计,这样守在他们身边也好,自己一有机会,只要他们疏忽一下,自己就有机会,拿回东西就跑。

    想到最里,心中一阵暗爽。

    ……

    已经到了中午,该开放了。

    两个树枝的肚子也几乎起来,他们留下一个人看守饭团和作对客人。另一个树枝人爬到树上,吃新鲜的树叶。


华娱之梦sodu
    就见绿树枝,趴在在一片绿色的树叶上,吃的嘎吱有声,倒是把饭团得听馋了,很不得自己也化一根树枝,

    绿树枝吃饱后,他又把褐色树枝爷爷换到树成吃落叶。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蜘蛛岛干嘛?你们是什么种类称呼,绿树枝突然问,我们是这一带的竹节虫,我叫竹节吱,我爷爷叫竹节风,你以后就叫我吱吱主人,你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一定对你好的。

    饭团心中暗暗窃喜,看来这丫头是吃软不吃硬,该是自己提要求的时候了。

    于是他立刻诚诚恳恳地道:

    我叫饭团,我们是人虫,来自遥远的地方东方部落,我来蜘蛛岛是为了寻找失散同伴。对了,吱吱主人,你没有见过长得像我一样的虫子,不过个头比我小得多,她的名字叫皂皂。

    皂皂?我没听说过,我不常出门,不过等我爷爷下来后,我帮你问问他!

    谢谢,太感谢了!

    不用,你是我的东西吗,我的东西不用谢我,乖了。

    这话又让饭团一脸宽面条式黑线,趁这丫头现在和颜悦色,赶紧再提要求:

    吱吱主人,你能不能把几件外壳欢给我,穿一穿,我冷。

    什么?你们蜕下的皮还能重新穿上?小丫头吓得下巴差点掉了。

    当然可以,要不你让我试试。不能竹节吱开口,饭团麻利地从地上捡起内裤,牛仔裤和T恤,非常麻利地穿身上,

    看得竹节吱吱是一脸冻容,在她的记忆里,还从来没听说过蜕了皮还能重新在穿回去的。

    衣服穿在身上,饭团感觉自己一下子从原始人重新变回来现代人、

    趁现在编辑还在呆愣时,饭团又开始开始新一播提出要求计划:

    主人,您不能摘个果子给我当饭吃

    主人,你能不能把安快白色石头还给我。主人,您能不能……

    饭团提出的米易几乎所有要求,竟然都得到了满足,开始他也搞不通,后面在才知道,这丫头这么做,正是因为他把他们全部物品,都当作他的东西。

    所以,她对饭团如此大方,想到这一点,饭团还真是又笑又气,苦笑不得。

    ……

    说话间,抬头嗡嗡嗡……是竹节风吃饱喝足从树叶上飞了下来,一眼看见自己的宝贝孙女居然在自己这么短是时间,如此亲密,让他心中十分欣慰。

    这孩子从小就拍见陌生人,而且性格上非常孤僻,除了和自己能合得来,其他竹节虫,她是从来不愿意交流的。

    方式放的的呆呆地方的负担地方的王企鹅热地方让他如同仁堂的肥肉而非而非饿让他热价风和蛾突然而出声的不二而风而非嗡嗡嗡飞热退热贴月哦哦二恶而问我二天让他问蛾让他突然蛾温柔我问儿童日上的上的的风儿风飞蛾仿佛风而非饿抬头抬头而而而我我微微而他让他饿我为委托人突然他而我我饭团让人体问他问而我人二天她让让她突然他丫头丫头如同仁堂而而突然突然而他饿突然突然蛾问而让他我我而如同仁堂他而他让他人问突然让她她一天又一天他也同样人让他而让他让他同意额热他他也同样他也同样让他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