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63集 遇见传说

第563集 遇见传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妹妹就在上面!”

    饭团高兴的样子,嘴巴张开老大,又像吃人,吓得两根树枝齐齐退了一步,饭团扬扬手里的红壳手机对他们道:

    “这是我妹妹的手机!”

    这对一老一少的竹节虫,对饭团的话,听得一愣,原来这长方形石头叫“手机”,记得饭团也有一块黑色的,竹节吱嘴里还咬过,后来因为自己成了饭团的主人,就把手机赏还给了他。

    竹节吱还在沉默不语时。

    就听她爷爷竹节风弯腰咳了咳道:

    “那我们上去,把你妹妹带下来。”

    饭团一惊一喜,又一脸犹豫道:

    “对了,我想问问风爷,你们打得过那只蚊子和蜘蛛吗?如果不行的话,我们悄悄守在旁边,再找机会下手。”

    竹节风缓缓直起身来,15厘米高的身材让饭团不禁一节一节仰视:

    “年轻人,瞧好了……”

    ……

    画面切回到茶花树上。

    一朵艳丽如火的茶花上,幽深的粉嫩花心里,皂皂像婴儿吮吸乳汁一样,趴在花壁上舔着香甜的花蜜。

    “吱吱…咕咚……”

    花瓣外,默默站着一只蜘蛛和一只蚊子,蚊子表情冷峻,蜘蛛则似笑非笑。

    “这小家伙一身反骨,不能再留了,看她刚才抱黄蜂大腿的样子,真是气死老娘了。”蚊亦贞双手抱胸,冷笑道。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蜘笑风歪着身子,斜斜伸了个懒腰。

    “等今晚,我把话问完后……”

    蚊亦贞撸撸触角,目光定格在远方。

    蛛笑风一声嗤笑:“那个石头都被你给扔了,你用什么筹码逼她开口说话,你知道那丫头嘴可严着呢。”

    “红石头,我这就去找!”

    蚊亦贞抖动抖翅膀,咻一下穿过树叶飞了下去。

    “真羡慕会飞的虫!”

    蛛笑风笑道,自言自语,突然眼睛一凝,远远看见两根树枝晃晃悠悠地沿着树干一步步走上来。

    幻觉!

    这绿色孔蛛笑了一笑,把目光盯紧花心,可别让这狡猾丫头跑了。

    “小伙子,请问能让我孙女进去喝口花蜜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蛛笑风仰起头,就看见一根褐色的老树枝正用浑浊的黄豆眼俯视他,手里还牵着一根绿嫩嫩的树枝。

    “你们是……”蛛笑风绿脸转白,瞬间被这两根会说话的树吓了一跳。

    “我们是竹节虫。”老树枝笑笑。

    这名字让蛛笑风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原来他们就是千足虫,他听过这个名字,传说中,蜘蛛岛外围生活着一中像树枝的虫类,原来就是他们。

    他知道他们是群素食动物,这些动物虽然高的得吓人,却时性格温和,与世无争,和他们在一起,安全指数杠杠滴。

    蛛笑风有些疑惑地问:

    “据说我知,你们竹节虫不是一向吃树叶的吗?怎么改吃花蜜了?”

    “嘿嘿,我们偶尔也换换口味。”

    “哦,不过我有一位朋友正在里面吃花蜜呢,你们能不能换一朵花?”

    “嘿嘿,没事没事,我这孙女喝上一小口尝尝鲜……”

    “这?”

    蛛笑风皱起了寒毛,正犹豫间,猛然看见这只老竹节虫脸上的笑容慢慢转冷。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这老家伙的身高足足有自己六七倍高,对方的腿几乎比自己的腰还粗。

    “您老轻便——”

    蛛笑风闪在一边,把路让开,

    好汉不吃眼前
都市诡谈之无常全文阅读
亏,这两根树枝可不是自己能轻易招惹的存在,

    不过他心里很郁闷,这怎么和传说中的不一样呢,不说是他们竹节虫性格温和人畜无害吗?怎么瞧这两来路不明的树枝,倒有点来着不善的味道。

    ……

    幽深的花心,皂皂正陶醉在花蜜的芬芳里,突然身后光线被一片黑影遮住,一个绿色的脑袋伸了进来。

    皂皂吓得刚想鬼叫,嘴巴就被一双绿爪牢牢捂住,耳边传来一个低音:

    “别叫,你饭团哥让我来救你!”

    听到饭团这个名字,皂皂又差点惊得叫了起来,嘴巴瞬间又被捂着的更紧。

    那声音急道:

    “叫你别叫还叫!我真想抽你!快躲到我翅膀去,乖乖地别动。”

    皂皂唔唔地点点头,竹节吱这才慢慢松开手,然后一点点把这丫头塞进自己的内翅膀里,再用外翅在外面包住。

    “哎呀,憋死了我了。”

    皂皂又把脑袋给挤了出来,哭丧着脸说,“你能不能把翅膀给撑大一点?”

    “真麻烦……”

    竹节吱嘀咕一声,用手把自己的翅膀向外蓬了蓬,转念一想,以后把这小家伙也收了,自己这么又多了一玩具。

    脸上立刻露出得逞的微笑。

    ……

    在外面守着的蛛笑风心里隐隐有一些不悦和不耐,这些竹节虫明明说是尝尝鲜,其实只要把半个身子伸进去就可以,怎么这回她整个人都伸进去了。

    不过,更让他惊奇的是,里面的皂皂居然没有吓得鬼叫着跑出来,看来这丫头的定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但是,这样就更不能留她了。

    正寻思见,就见绿树枝慢慢爬了出来,蜘蛛笑风又气又笑,这丫头喝的可够多呀,连翅膀都鼓了起来。

    “爷爷,这蜜真甜,您老也进去尝尝?”绿树枝走过来,欢快地抹抹嘴:

    “里面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呢。”

    听见绿树枝提到皂皂,蛛笑风不由地警惕起来,生怕皂皂又像昨天一样跑出来抱人大腿大叫救命,如果这样,他还真打不过这两根高得吓人的树枝。

    “咳咳,爷爷老了,这辈子只爱啃树叶,那新奇玩意,留给你们年轻人。”

    老树枝乐呵说着,又对蜘笑风道:

    “小伙子,呵呵,别紧张,我们这就走,你不是这里的蜘蛛吧?”

    “没没没事,我是中部来的。”

    “哦,怪不得我在一带从来没见过你,你放心,我们这里的人啊,都好客的紧,你多走走,多看看……”

    眼看老家伙要滔滔不绝地唠叨下去,蛛笑风的绿脸开始越来越白。

    幸好小树枝一拉老树枝:

    “爷爷走了,哥哥再见!”

    ……

    看见两根树枝远去的背影,蛛笑风风一抹额头的汗水,重重松了口气。

    大约半个小时后。

    天空传来一声轻响,蚊亦真轻盈地停在花瓣上,看见蛛笑风又在津津有味地坐着他的俯卧撑,不禁问:

    “那小家伙还没喝够?”

    “嘘……她喝得再多,不就等于给我们舔血舔肉吗?大姐,你又何必和食物斤斤计较,那小家伙怪可怜的。”

    蚊亦真默默叹了口气,也为皂皂感到可怜,这么小,就马上要被吃了,突然一想,自己的孩子更小呢,还不是被活活抛出水面,被他们那伙人吃了。

    怒火顿时蹭蹭往上冒。

    不行,她现就要把那小家伙吸得干干净净!蚊亦贞疯狂冲进深邃的花心,下一秒,花心里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

    “人——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