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73集 这道歉太特么真诚了!

第573集 这道歉太特么真诚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蛾彩铃和虞骑云撞在一块儿后,两个人亲密地拥抱着,双双从树枝上,直砸向地面,让虞骑云二十多年份的小腰,都快拧成了麻花,飞蛾小姐也不好受,她感觉自己的脑袋正和猪脑袋无限接近中。

    下面的吃瓜群众,在一愣之后,突然如潮水一样爆出雷鸣般的掌声:

    “吱吱威武!吱吱威武!”

    这狂热的激情,震耳欲聋。

    而地上人类小伙们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脸上飘荡着五个字:

    “这怎么可能?”

    他们实在没想到,蛾彩铃这个飞行专家居然真的败给了一根小树枝。虽然最后那一招非常损人,可是从飞行水平来看,至少这一次,竹节虫是真的干过了飞蛾。

    “哈哈哈!哈哈哈!”

    空中传来竹节吱放肆的大笑。其实她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今天能赢,或许是因为之前被同胞们讥讽得过于愤怒,反而让自己压榨出前所未有的爆力。

    ……

    “你们没事吧?”

    越安、饭团和夏海伦飞跑过去,将蛾彩铃和虞骑云七手八脚的扶了起来。

    “没事没事……”

    两个猪头一齐摇头。

    蛾彩铃羞愧地抬不起头来,她现在的摸样很狼狈,脸上散出一股子臭袜子的味道,下巴上还滴滴答答地留着绿色的臭腺,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狠命地甩甩头,又抖了抖翅膀,咬牙切齿:“我再上飞上去!今天我跟那个臭丫头死磕到底!”

    “彩铃,不必了!”夏海伦叹了口气,眼睛瞟向空中,“我感觉她也飞不动了。”

    刚说完最后一个字。

    竹节吱在空中一阵摇晃,突然旋转着坠落下来!就像一片风中的落叶。

    她的肩头的皂皂出尖叫。

    这一摔下去,她希望不是脸先着地。

    这一个变故,顿时让欢呼的竹节虫们鸦雀无声,大家一齐惊呼着抢着去接人,却见一根褐色的身影旋风般后先至。

    在竹节吱脸落地的刹那,瞬间将她托起,这人正是老族长竹节风。

    ……

    “哇族长大人,真是人老身不老!”

    “我的天,第一次看到族长这么牛逼,今天他们祖孙俩都神了!”

    围绕过来的众人马屁声四起。

    “吱吱,你没事吧!”竹节风咳咳,将竹节吱的身子扶正,

    “爷爷,没事。”竹节吱喘口气说。

    这时,人群中杀出一个红衣人类女子,一把将还紧紧搂着竹节吱脖子的皂皂抢夺了过去,正是李妖娆女士。

    “皂皂,皂皂,你没事吧?”她吼。

    小家伙已经晕头转向,她抓着附近一只竹节虫的某根墨绿色的手爪说,“没事没事,我很好,真的很好……”

    这句很好,把众人都笑喷了。

    李妖娆一脸黑线,这家伙脑袋不会被撞坏了吧?手都抓错了,还说没事?

    这时,虞骑云、越安、饭团和夏海伦也从人群中挤了进来,一看见小家伙没事,个个都喜形于色,

    在对竹节吱怒目相视的同时,他们连忙对老当益壮的族长表示衷心感谢。

    如果不是他神挥,皂皂肯定会步虞骑云和蛾彩铃的后尘,成为猪头三人帮中最年轻的成员。

    老族长竹节风咳咳,对人类乐
三千位面大抽奖最新章节
呵呵道:

    “你们太客气,是我这孙女太调皮,在这里,我们欠你们一个道歉……”

    突然单腿下跪!

    虞骑云他们一阵惊呼,眼睛瞪得滚圆,这老人家也太特么客气了,道个歉而已,何必给他们年轻人如此大礼呢?

    这可折杀他们了!

    这一幕,也把四周竹节虫感动得眼泪汪汪,还是族长他老人家仁义啊!

    一旁的竹节吱惊叫起来,看着爷爷居然给那些四条腿的虫子下跪,更是羞愤难当,她爆吼:“爷爷,你在什么!”

    她抢在人类出手前,伸手去扶竹节风,刚扶起竹节风又闷哼一声跪了下来。气得竹节吱暴跳如雷:

    “爷爷你搞什么?再跪,你就不是我们爷爷!我是你爷爷!”

    虞骑云他们见状,也一窝蜂地去把老族长扶了起来,这么真诚一再下跪,他们个个感动得无言以对呀。

    老族长猛烈地咳嗽,一脸黑线说:

    “我我我哪下跪了?腿腿…断了!”

    原来他刚才抢着众人前头去接孙女,由于用力过猛,右后腿突然骨折,之前一直忍着痛说话,后来坚持不住,跪了下来。

    他这话,让四周一片寂静。

    虞骑云和人类小伙们顿时哭笑不得。

    ……

    现场的竹节虫们在一脸懵懂之后,脸色如丧考妣,齐齐变得惨白起来。

    寂静几秒之后。

    人群中传来来零星哭泣声,后来哭声越来越多,最后几乎全体竹节虫都呜呜哭了起来,哭的最响是竹节吱。

    这?

    不过是简单的骨折而已,他们怎么会哭的如此狂风暴雨?这场景让虞骑云和小伙面面相觑,李妖娆问身边的蛾彩铃:

    “他们到底怎么了?”

    “唉,族长要死了……”蛾彩铃黯然低头道,“竹节虫一旦骨折,就会细菌感染,然后大面积化脓,最后活活痛死。”

    “啊?不会吧!”众人一脸惊悚。

    “他们没有医生吗?”

    “没有,我们蜘蛛岛动物都是这样,一旦生病或者骨折,只有安静地等死。”

    这话,让人类一片失色,可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个事实,除了他们在蚂蚁谷看见蚂蚁会通过树脂来进行简单的消毒外,其他动物一旦生病,还真的是等死。

    别说他们,自己也不是一样吗?

    小病到是有医疗包,可是大病,他们这几个不通医术的年轻人,在这人迹罕见的原始森林,也只有等死的份儿。

    不过,那是以前,现在他们绝对不一样了,想到这里,大家一齐看向夏海伦,果然见夏海伦快步走过喊:

    “放着我来——”

    这声音不大,却让所有的哭声静下来,竹节吱怒目上前:

    “你想干什么?”

    她现在是恨透了人类,如果不遇见他们,自己也就不会把他们绑到家里来,也就是不会赌气飞上天空,也就不会…爷爷腿也就不会断!

    人类,该死的人类!

    她看见一个白头人类女生居然敢在这个时候,向爷爷走来,立刻伸出一双绿色的爪子,她要一掌把这人类拍飞。

    就听夏海伦道:

    “我能治好他的腿!”

    “什么?”竹节吱打人的手僵在空中,所有竹节虫的表情都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