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78集 神奇的蜕皮

第578集 神奇的蜕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时间已经到了半夜,连月亮都打着哈气转入了云层小睡片刻,这一对姐妹全然没有睡意,越聊越嗨。

    蛾彩铃本来就是个有名的夜猫子,而竹节吱今天是太高兴了,高兴得怎么都睡不着觉,让他们晚上有说不完的话。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人类。

    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这个问题,竹节吱一直很好奇。

    哈哈,我是被他们活着的……飞蛾脸上挂着笑,把那一天晚上,自己扑向手电光后,被虞骑云他们逮住的情景,讲得生动极了,惹得竹节吱咯咯直笑。

    蛾彩铃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开始是被他们逼得干活,充当免费的私人2飞机,后来等完成自己的任务时,自己又舍不得走了,最开始,是想偷了手电再走,到后来慢慢地成为生死与共的好朋友。

    在回忆往事时,竹节吱侧过脸,看见在夜色下的蛾彩铃,眼睛闪闪亮,好像镶嵌这两颗蓝宝石似的。

    通过蛾彩铃的描述,她好像现了一个崭新的天地,知道了人类很多前所未见的秘密,比如人类会光(手电),手里还有神奇的石头(手机)能出各种动物的叫声,还会制造出会咬人的花(打火机)等等,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

    当蛾彩铃绘声绘色地讲完之后,竹节吱的嘴巴还是长得大大的,半天都没有合拢过来,表情就像一个被吓呆的小孩。

    她一直以为,这些人类会治病,就已经是神乎其技了,没想到他们身上还有这么对惊世骇俗的秘密。

    这让她对人类的生活充满了神往和兴趣,一时间,她突然对蛾彩铃是羡慕嫉妒恨,她脱口而出道:

    我能不能也加入你们的团队?

    这一句话实在太突兀,让蛾彩铃一下子瞠目结舌,好半天才组织语言道:

    这个不行,,虽然我做不了主,不过我认为你最好收回刚才的话。

    为什么不行?竹节吱抗议。

    她是个很执着的人,一旦认定,往往百折不挠,打破砂锅问到底。

    因为我们很快就要去幽灵谷寻找一位失踪的蚂蚁攻公主,幽灵谷是一个极为危险的敌法。你去的话,可能连命都丢了。

    当这话并没浇灭她的激情!

    热情这爱好,被他们越烧越旺。

    你都能去的,我为什么不能。我什么地方不如你了!竹节吱的声音开始大了起来,一下子打破了夜的寂静。

    吓得蛾彩铃七手八脚地捂了这丫头是嘴,嘘……小声点儿,被把整个谷里面的人都找到。

    你答应我,我就不叫。

    竹节吱赖皮起来,嘴巴堵得老高。

    而且我还有一个你妹无法对的理由,那个幽灵谷,我以前去路,路很熟,我可以给你妹带路。

    你说是的真的?

    蛾彩铃难以置信地问,心中涌起一片进惊喜,他知道幽灵谷是一个非常难找的地方,他们有导游带路,自然快如钓鱼。

    我当然说的是真的!

    竹节吱掷地有声道,故意睁大的眼睛和蛾彩铃对视了哈几分钟。

    蛾彩铃看见果然是一脸真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吧
诚之色,但为了她置身的安全,他是保持沉默。

    她的沉默显然激怒竹节吱,正当竹节吱又开始张大嘴,开始扰乱社会平安时,蛾彩铃眼明手快,一把将她的嘴巴又堵上了起来。哭笑不得说:

    让你去让你去——不够我可做不了主,你明天直接经历说,蛾彩铃连忙说,她举手做投降状态,让她又爱又狠的。

    ……

    翌日,大阳像刚出炉的烧饼,把无声谷四周弥漫的浓雾一扫而空,蛾彩铃盯着两个熊猫眼,打着哈气去接凯馨去了。

    而竹节吱在虞骑云他们居住的花瓣下,来回徘徊着,绕着拉花走了好几圈,始终没有勇气去当面和虞骑云他们说。

    正在独自徘徊时,她听见头顶花瓣上,有人吃口哨,不禁抬头观望,就看见那个叫饭团的胖人类,开始接裤带,她顿时屏住呼吸,猜想这是人类在蜕平呢。

    可丛林里动物蜕皮,都是全身范围内的整体蜕皮,她还是看到动物居然有局部蜕皮的,彩铃说的没错,他们果然都是一群丛林中百年一见的怪物。

    想到这里,她一动不动地仰起头,津津有味地研究饭团解,裤带的动作,只见饭团拉开裤子拉链之后,把小丁丁掏出出来,在竹节吱琢磨这拉链怎么一回事时,一股黄色的激流从天而降,浇了她一头一脸,这液体带着熟悉的骚臭味!

    这特么是尿啊——

    竹节吱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她是无声谷里最爱的干净的人,今天居然被尿给淋了,他简直差点被气疯了!

    下面这一声吼叫,也把饭团吓了一跳,他停下嘴里的口哨,急忙向花下一望,婚都吓了一半,只见竹节吱抬着愤怒地脸正对自己,脸上还滴黄色的体液。

    饭团认得这液体。

    这一个现,让饭团更是吓得双腿软,他知道,这竹节吱可是刀子嘴刀子心,谁敢惹她,就是典型的二货。

    饭团正在暗想,那根绿树枝会不会打击报复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是虞骑云和越安赶过来。

    放生什么事了?刚才是谁在叫?

    虞骑云哈气连连,问他们是被尖叫声吵醒的,过来问问情况。

    我不小心把尿淋到竹节吱的脸上,出叫声的是她!饭团红着脸实话实说。

    快把你的小丁丁收进去,越安在饭团耳边悄声道,饭团顿时傻了眼,还好李妖娆不再声边,否则会异常难堪。

    ……

    看见饭团依旧愣,越安赶紧对花下的真诚的道歉:

    吱吱,真不好意,我弟兄没看见,所以不下心把那个浇了你身上来了,真对不起……

    这段话,更让饭团无地自容,以后自己站在花瓣上撒尿,一定要看清下面有没有人?切记!切记!

    虞骑云真诚的笑容,立刻让花下的竹节吱,感受到一股暖风扑面而来,她立刻含笑回应道:

    没事没事,我没事,那刚才你们那位胖同学是不是在蜕皮?

    啥?蜕蜕…蜕皮?

    虞骑云和越安差点笑抽了,喘息着花下的竹节吱说:

    是啊,我们只是在蜕皮,只是在蜕皮当中不小心碰到了膀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