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591集 还有谁——

第591集 还有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现在局面对人类这一方很不利,毕竟他们的人数占了绝对的劣势,而蕈蚊的幼虫却是成千上万,前仆后继连绵不绝。

    他们所有人都被蕈蚊吐出的珍珠粘液占住了脚丫子,刚挣脱一层,对方又吐了过来,让他们片刻不得清闲。

    脾气的暴躁的李妖娆同学不停的挥舞着双截棍,虽然英勇无比,可是对于棉花糖似的对手而言,完全古够看。

    越安脸色苍白,选择动脑不动手,可是任他的脑子在风中凌乱,依旧想不出一个好主意。

    屁股下散发醉人蓝光的鼻涕虫开始步步紧逼,他们此刻的心态极好,因为对他们而言,获胜只是一个简单的时间问题。

    ……

    这时的人类太需要一个扭转败局的契机,所以,在这个时刻,螂强的强势飞来,或许能成为一个奇兵,就看人类他们怎么利用这个奇兵。

    “强!先把皂皂带回地面!”

    虞骑云对着蟑强大喊。

    第一时间把家伙带到安全区域,这样在接下来的对抗中,能从心理上缓解他们的后顾之忧。

    “得令!”蟑强表情严肃。

    “突突”飞到倒悬在半空的竹节吱背上,伸手去抱皂皂,皂皂拉住竹节吱的一条胳膊,拼命地挣扎:

    “我不走!我要和大家在一起!”

    她虽然年纪最,可是一腔热血的温度绝不比大人们低多少度。

    “臭丫头!快滚下去!”

    李妖娆顿时怒气冲冲,她不知怎么的,自己的脾气最近是越来越大了。

    “我不——”皂皂依旧坚持

    “皂皂你先下去,一会儿姐姐们去和你汇合,听话!”夏海伦微笑着喊。

    她的话像一扇美丽的门,立刻让家伙闭上嘴,她松开抱住竹节吱的手,乖乖被蟑螂接了过去,蟑螂刚露出一个会心微笑,就听听“呸”一声,一坨珍珠口水,吐在他嘴里,呛得他在空中剧烈咳嗽。

    “呸!呸!呸!”

    呸声不绝……

    岩顶上的蕈蚊幼虫们纷纷对着飞翔的蟑螂深情地吐口水,在这一片枪林弹雨中,四处躲避的蟑强被弄得狼狈不堪,一路跌跌撞撞地向下飞逃。

    总算背着皂皂落到地面。

    此刻的地面蓝星点点,好像夜空被搬到了地上,漂亮极了,皂皂却哼了一声,再也没有之前的浪漫心情。

    原来这零落一地的蓝宝石,正是被蝎菜扫落的蕈蚊幼虫,此刻它们被摔得昏头转向奄奄一息。

    蟑强刚想喘口气,“吧嗒”一声,一坨口水冲天而降,正中他红色的脑门,把他的两根触角都黏住了。

    “吼——”

    蟑螂被气疯了!

    他狂吼着对着一地的蕈蚊幼虫,拳打脚踢,这一刻,地上美丽的蓝灯笼突然一盏一盏开始熄灭。

    顿时把皂皂看呆了。

    “强哥,你把他们都打死了?”皂皂咬着嘴唇问,这一刹那,她心里有复仇的快意,也有一丝淡淡的悲哀。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想吃她们,她真不希望,这么漂亮的蓝色星星就此消失。

    “没有!他们的命大着呢?我看见他们的心脏还在跳,好,我再给他们几脚!”蟑强正想抬起腿,再狂踢一通。

    就听虞骑云在遥喊他的名字:

    “强,快上来帮忙
铁血飞扬(又名:狼烟三八线)sodu
!”

    蟑强赶紧应了一声,他扭头对皂皂,“家伙,好好呆着别出声,在这里千万别乱跑,哥哥去去就来。”

    皂皂用力地点点头。

    ……

    蟑强扇动酒红色翅膀,飞到虞骑云正前方,一边躲闪呸来的口水,一边问,

    “你让我过来帮什么忙?”

    只见虞骑云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打火机,“吧嗒”一声点亮,一条红色的火苗瞬间出现在这蓝色点点的夜色中。

    在黑暗中跳着袅袅的舞蹈,把所有蓝色星光都夺了去。

    不过在双方激烈的对抗中,没有几个人留意这火苗的存在。

    蟑强却在不停地打哆嗦。

    这东西他化成灰也认得,蜘蛛们把这叫着“会咬人的花”,当初虞骑云在决斗时,就是用这朵会咬人的花把他咬个半死。

    “快带着我去!我要去把对方头领身子下那一条透明珠链点上!

    虞骑云目光如刺发狠道。

    他指向不远处,一条特别粗壮的蕈蚊幼虫,这条虫明显有一种上位者的气质,正指挥着数十条蕈蚊幼虫,对蝎菜和蜘虎娘他们发起一波又一波车轮战。

    蝎菜和蛛虎娘,还有他们背上的凯馨和李妖娆等人,明显有些吃不消,再过几分钟恐怕就会兵败如山倒。

    虞骑云决定采用火攻。

    他之前用手捻了捻蕈蚊幼虫吐出的珍珠口水,欣喜地发现,居然有种菜籽油的手感,这让他突然奇想,不妨用打火机试试,看能不能点着。

    万一不能点着,他也准备了后招,他会立刻骑着蟑强,去寻找几根细树枝,分为同伴,制作火把抗敌。

    他相信世界上没有不怕火的动物。

    ……

    虞骑云一跃跳到蟑螂背上,骑着蟑强在一片刀光剑影的混乱中,他们顺利地飞到了对方首领下的那一串珍珠链子。

    虞骑云对着一个颗珍珠粘液团,点上火苗,伴随着吱吱作响,珍珠粘液“嘭一下炸了起来,窜出一条炙热的大火蛇,沿着珠链子一路飞窜,瞬间将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发因的首领吞噬。

    “啊——”

    这惨叫声让现场一片死寂。

    现场敌我停下一齐动作,全都目瞪口呆,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蕈蚊幼虫的首领像一枚风中的火球。

    这火球在扭动中直接落入了黑暗中,然后像流星一样,“扑通”一声掉入了地下河流,溅起一朵水花。

    虞骑云也吓呆了。

    他实在没想到,这火势会如此迅猛,幸好,首领那一串珠链子没有和其他珠链子相连,否则头顶处必将是一片火海,不经所有的蕈蚊完蛋,就连我们自己也将在劫难逃。

    一想到这里,他捂住心口,汗如雨下赶紧把握着打火机的手,回撤到自己身边,并吩咐早已被吓得尿失禁的蟑螂强,飞的离珍珠链子远一点。

    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旦他并没有关上打火机,反而在一片沉默的众目睽睽之下,举着点燃的打火机骑着蟑螂,绕着四周飞行一圈,最后停在了半空中央位置。

    敌我双方人马都屏息静气,不知道这个倒骑蟑螂的帅子,究竟想做什么?

    虞骑云突然在蟑螂背上,站直身体,一手举火,单手叉腰,傲然一声高吼:

    “还有谁——”·k·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