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602集 蟋阿八

第602集 蟋阿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峨眉月悬挂天边。

    在斑驳的月色下,雨林一片寂静,而在每个黑暗的角落,更多的时候是寂静的杀戮,雨林是白天炎热晚上清凉,很多冷血动物喜欢晚上出来讨生活,而他们往往会成为更冷血动物的猎物。

    残忍的游戏无处不在。

    勇敢的爱情也是如此!

    一只叫蟋阿八的灰色蟋蟀,在落叶间急匆匆地赶路,他要赶在月光落下前,和自己女友幽会,

    如今,他已经老大不小了,早该到了成家的年龄,可是由于他从小五音不全,唱的歌就像野猪在嚎叫。

    这一叫就改变了他的命运。

    作为一个人人都爱讴歌生活的蟋蟀民族,如果一个男人不会唱歌,那么这一种纯天然的伤害客可是按吨来计算,他娶老婆的难度比人类世界中彩票还大。

    所以,虽然他人品很好,长相也算清秀,可就是因为没有一副好嗓音,到现在别的男蟋蟀的孩子都已经开始练习唱情歌了,他呢,还一直是只单身狗。

    这不,隔壁的大娘又给他介绍了一位女朋友,叫蟋小美,约他今晚9点准时在一棵骨骼奇清的柠檬树下见面。

    生物钟告诉他,现在是8点45分,自己得赶紧赶路,本来自己唱得就不咋地,再迟到的话,就真的没戏唱了。

    他走着走着,寒毛突然倒竖起来。

    脚底板一阵冰凉。

    他感觉身后隐约着有脚步声在尾随他,之前他以为是风声,可是现在风停了,这声音还出零星的窸窸窣窣声。

    晚上的蜘蛛岛,隐藏着无数可怕的猎食者,后面也许是一只蜘蛛,一头蜈蚣,一只蝎子,或者其他可怕的东西。

    作为蟋蟀,他的格斗力很弱,唯一傲娇的就是他的炫酷大长腿,弹跳力惊人,是他逃命的不二宝。

    既然现有东西跟着他,他第一选择就把尾巴甩掉,否则带着一个狩猎者去见自己的女友,自己死倒不打紧,别害了人家姑娘的性命。

    他屁股微沉,后退撑地,就要弹起,突听后面一个声音冲出来道:

    “朋友慢走,在下向你打听一件事情,请问幽灵谷怎么走?”

    说话间,从黑暗中走出一条橙色的长影,第一眼差点把蟋蟀吓得尖叫,以为来者是一条蜈蚣,细看之后,这才捂着心口,暗暗松了一口气。

    眼前站着的是一条橙色的千足虫,外表很像条蜈蚣,可是蜈蚣没有这么条腿,他用心数了数,共有3oo多条。

    他知道,千足虫是吃落叶的,既不会吃他,也和他在食物上没有什么冲突,想到这里,他紧绷的神经立刻松弛下来,他一边走一边问:

    “你是谁?想干什么?”

    既然不是狩猎者,他的口气也变得轻松明快起来。

    “这位蟋蟀大哥你好,我叫千足明天,要去幽灵谷,你知道路怎么走吗?”

    千足明天客客气气地问。

    昨天,他好不容易把妹妹千足秀哄骗回了千足洞,自己就感紧来找虞骑云他们这个大部队。

    之前他和蟑小强约好,让他沿途留下记号的,可是那小骗子根本就没有完成任务,开始还有几泡尿做为记号,可到后来连个屁都没有。

    他
棺门鬼事小说5200
一个人在丛林里晃来晃去,结果连自己都迷路上,所以一路上,他只要遇见见素食动物,就上前问路,他每每突然出现,总是把路人吓得屁滚尿流。

    但他乐此不彼,一直将这种乐趣进行到底,今晚他开始尾随一只蟋蟀。

    “什么?幽灵谷!”

    这三个字仿佛有恐怖的魔力,吓得眼前这只蟋蟀,整个人都呆住了。

    “你你…你去那里干嘛?”

    好半天,蟀阿八才愤怒地吼道:

    “你是不是疯了,你不知道幽灵谷到处都是可怕的幽灵吗?到时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看向千足明天,看他一连正气的摸样,不像是坏人,所以好心提醒。

    “谢谢你的劝说,不过,我的朋友们都去那里了,我也必须去!”

    千足明天一脸无惧地说道。

    蟋啊八,盯着千足秀的眼睛,对方眼里除了一片赤诚,别无他物,在对视了几秒之后,他叹了口气道:

    “从这出去幽灵谷,我们这一片地形非常复杂,犹如迷宫,我这张嘴也说不清楚,这样吧,看你一片诚心,明天一早我们在这个树下碰头,我带你先走走出这一片林区,到时我在把剩下的路程告诉你该怎么走。”蟋蟀阿八正色地说道。

    他人品很赞,从小就爱助人为乐,扶老蟋蟀过马路的事情他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回了,而且他要利用明天的机会,再好好劝一劝这只愣头的千足虫,让他不要去幽灵谷冒险。

    月光静静晒在蟋阿八的脸上,千足明天看出,对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于是让也快人快语:

    “那谢谢大兄弟,我今晚就睡在这棵树上,明天一早我们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蟋阿八微笑地和这只陌生的千足虫击一下掌!

    这个不见不散立刻让他想到,那个叫小美的女孩子可没对他说过不见不散,万一自己迟到,对方可就不见就散。

    他二话没说,拔腿就跑。

    ……

    此刻月影西沉,已是深更半夜。

    千足明天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今天干了一天路,到现在才想起自己还没吃饭呢,于是开始在这棵树的附近寻找三天日份落叶,他的触角不停地在一片又一片落叶身体上点过,在一阵摸索之后,在左侧1oo步,终于找到一片对胃口的落叶。

    心中一片欣喜。

    他暗暗把这一片叶子拖到一个隐秘角落,这里三面都是土坡,位置十分隐秘,可以让他十分安全地进食。

    他刚默默无声的咬了几口,就听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在高喊:

    “千足虫!千足虫!”

    他触角竖了起来,一脸震惊!

    这赫然是刚才那只蟋蟀的声音,声音凄厉疯狂,还带着哭腔,好像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让这之前冷静的蟋蟀,一下子像换了个人似的,变得如此疯狂。大半夜,竟然狂呼乱叫,也不怕招惹天敌。

    千足明天的脸色惊疑不定,他艰难地咽下一口落叶,迈开392条腿,立刻连爬带滚地窜了出去。

    事态紧急。

    时间不容他多想,再不出去,整个蜘蛛岛都要被那只疯狂的蟋蟀给吵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