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619集 蛛木头的第二春

第619集 蛛木头的第二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洞里洞外。

    心态两重天。

    时间滴滴答答,对陷阱蛛而言,这仿佛是定时炸弹的滴答声,她趴在洞外,平静的表情下,心态已经开始失衡,丰富的求生经验告诉她,不能再等下去。

    她背上的烫伤还在流着淡绿的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雾中飘散,老司机都知道,这在丛林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

    这里是可是幽灵蛛的地盘!

    一旦让对方闻到这股味道,那些精明的幽灵蛛肯定知道,自己受了重伤,虎落平阳被犬欺。

    以前,她仗着自己身强体壮,还有加盖的洞穴依托,让擅长偷袭的幽灵蛛无可奈何,而现在她背上受了严重的外伤,洞府也被人给占了,两大优势荡然无存,如果再拖延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恶的是,洞里的这些虫渣居然识破自己的色厉内荏,对自己的虚张声势不为所动,事态紧急,既然硬的不行,她只要来软的,懂得变通也是生存之道。

    于是她叹口气,开口道:

    “咳咳,那个,大家活着都不容易,我也就不逼你们了,这样吧,咱们各自退上一步,你们把我孩子给我,我就放你们一马,这个洞留给你们,我会离开。”

    她心想,这样的条件双方皆大欢喜,对方没有理由不答应,对自己来说,虽然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可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笔账也后再算!

    ……

    陷阱蛛的话说完,洞里一片寂静。

    从“让你们死个痛快”到“放你们一马”,口气虽然依旧强硬,可是内容性质上已经生了巨大的改变。

    让对峙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片刻之后,传来千足明天小声的欢呼,他有些小激动地对着虞骑云低喊:“虞哥,你牛掰,她果然服软了。”

    之前他一般是直呼虞骑云的名字的,现在也改口叫“虞哥”了。

    他的声音虽然很小,还是被洞外的陷阱蜘听清了,字字入耳,让她的黑脸阵青阵白,突然心生恶念,她打算只要自己的孩子拿回来之后,她就用蛛丝从外面将盖子牢牢封死,活活憋死他们!

    正在默想间。

    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里面那只两条腿的怪虫(虞骑云)仿佛有读心术,对她喊道:“如果你拿到孩子后,把洞口堵上,那我们岂不是被你玩死了?”

    陷阱蛛老脸一红,“咳咳,这不会的,我誓,真的领到孩子就走。”

    她惊出一身冷汗,看来今天是遇到对手了,不过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在丛林,年长才是虫子的优势。

    “陷阱蛛的誓管不管用?”虞骑云转脸问身边的蛛木头。

    他记得蚂蚁是说到做到,一言九鼎的,不知道蜘蛛是不是也是如此讲信用?

    木头叔摇摇头,“不知道。”

    这件事上,他异常谨慎,千万不能因为自己误判,置大家于危险的境地。

    “这样吧,我们今天给你一半孩子,你先撤,明天这个时候,再给你另一半。”虞骑云眼珠子一转道。

    “绝对……那行!”

    陷
抗日之无敌战神笔趣阁
阱蛛内心气得抓狂,本来想说“绝对不行”,又无奈地地改了口。

    她是个审时度势的人,不管心里是如何咆哮。形势比人强,主动权在人家手里,她无比纳闷,话说那两条腿的家伙到底是哪来的虫子啊?怎么这么狡猾?

    ……

    洞底下,千足明天也冲虞骑云点赞:

    “虞哥你太狡猾了!”

    虞骑云哈哈大笑,“你才知道。”

    此刻他心情颇为舒畅,看来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针对对方的劣势,必须好好利用自己的优势。

    蛛虎娘在蛛木头的协助下,小心翼翼的将地上的卵囊分为两半。

    里面一下子裸露出没有孵化的蜘蛛蛋,乳黄色,非常柔嫩,头顶上那只陷阱蛛心痛地屏息着,注视蛛虎娘的一举一动,生怕自己的孩子有所闪失。

    作为过来人,生过数百个孩子的蛛虎娘自然知道她的所思所想,所以手上的动作一轻再轻,把卵囊分开后,一颗颗乳黄色的蜘蛛蛋躺在地上。

    虞骑云暗暗咽了一口口水,他想自己好久没有吃鸡蛋了,只见蛛虎娘屁股一扭,对着地上裸露的蜘蛛蛋吐起丝来,将两堆被分开的蜘蛛蛋重新裹成两个卵囊。

    她这一个温情的举动,立刻赢得了洞外陷阱蛛的好感,心中的恶念也烟消云散,就冲这一点,等自己伤好之后,原本报复心强的她决定真的放这些人一马。

    ……

    蛛虎娘一边吐着丝,心里也是暖暖的。这让她想起自己当初生养宝宝的情景,那时自己既兴奋得像头小鹿,又紧张得像一只刚学飞的小鸟。

    如今孩子们都长大成人,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她想到这一点就倍感欣慰。

    蛛虎娘把重新包裹好的卵囊,轻轻地背在背上,慢慢地向洞顶爬去。

    “虎姨小心!”虞骑云道。

    “没事,我陪她一起去。”蛛木头说着,紧紧跟了上去。

    蜘虎娘走到离洞口5厘米处,就把脚步停了下来,她轻轻把卵囊黏在墙壁上,而一旁的蛛木头则是挡在她前面,六只眼睛紧紧地盯着洞口陷阱蛛。

    “你们夫妻两还真谨慎啊?”上面一声沙哑的笑声,不知是赞许还是讥讽。

    听到对方说自己是虎娘的老公,蛛木头心里乐得心少跳了一下,之后又有些忐忑,偷偷瞟了蜘虎娘一眼,因为依照她的个性,她一定会当场飙。

    可令人惊讶的是,蛛虎娘只是淡淡看了陷阱蛛一眼,一言不,粘好卵囊之后,领着蜘木头慢慢退了回去。

    这让憨厚的木头叔身心舒泰,在青年时代,蛛虎娘一直是他的梦中情人,虽然当年鼓足勇气向她表白时,被她活捉险些被当点心吃掉。

    也是从那时开始,他心灰意冷,选择四处漂泊流浪,可是每当孤寂的夜晚,蛛虎娘的身影就每每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这一刻,当陷阱蛛称呼他们为夫妻时,蛛虎娘并没有生气,这说明了什么呢?这又暗示了什么呢?

    蛛木头美美滴想着。

    这一刻,他沉封已久的情感,又像春天的嫩芽一样复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