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630集 谁也别想吃!

第630集 谁也别想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昏黄的月光洒落在这片角落。

    剧情慢慢进入**。

    蛛大锤的心情很是得意,不仅识破了蛾彩铃的诡计,而且还得到两个美味的猎物,可以说今晚他是人生最大的赢家。

    当然,有赢家自然就有输家。

    对两只可爱又可怜的飞蛾来说,今天这个夜晚是大喜之后的大悲,两个刚结为夫妇,又要共走黄泉路。

    真的很不甘心。

    换做心灵脆落的虫子,早就提前昏倒在地,等待命运的裁决。

    蛾彩铃为了安慰自己的老公,脸上尽量保持一种看上去很淡定的微笑。

    蛾彩铃心想,只有尽可能拖延时间,等待救援,但是人类伙伴们并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或许到了明天一早才现自己失踪了。而到那时,自己和老公早已成了蜘蛛的大便。

    心里不禁叹了口气,她知道考验自己的口才机会到了,为今之计,只有想尽办法拖延到明天。

    考虑到蜘蛛一向有晚上进食的习惯,这个难度指数无疑非常之大,不过据她分析,这只蜘蛛应该是一个因为太寂寞而有此鸡婆的话痨,那么,自己应该不停地尝试和他说话,大不了把小时候妈妈给自己讲的睡前故事,再和这货讲一遍。

    精彩的故事总能让人忘了时间。

    让他不知不觉间就听到早上。

    欧耶!

    ……

    “喂帅瓜,你叫什么名字?”蛾彩铃挤出一个灰色的微笑问,“你在这里一直是一个人吗?很孤单吧。”

    她这话充满了异族之间的友善和煽情,而且语气是大姐姐般的温柔。

    “嘿嘿,你是第一个问我名字的食物。”蛛大锤笑容很灿烂,“不过直接告诉你就没意思了,不如你猜猜?”

    正中下怀,蛾彩铃心里暗爽。

    自己可以慢慢慢慢去猜,这样时间又可以拉长不少,她刚想开口,就听老公蛾力在一旁抢答,“是不是叫蛛大锤?”

    蛛大锤桀桀笑了起来,“答对了!”

    蛾彩铃泪流满面,这家伙身体是紧紧贴着自己,可是心却没和自己贴一块儿。

    他不开口没人当他是哑巴!

    “你为什么猜我是蛛大锤而不叫蛛小锤呢?”蛛大锤津津有味的问,他现对话开始有趣起来了。

    看见蜘蛛对话题还有继续谈的兴趣,蛾彩铃暗松一口气,悄悄对蛾力做了个闭嘴的手势,示意由她来说。

    可是蛾力却完全误会蛾彩铃的意思,还以为老婆的意思是自己尽管说,她今天桑子哑了,说话不放便。

    于是他很快解释,“其实你的名字也很容易猜,我很早就听说,这一带住着一叫蛛大锤的蜘蛛,猜想应该就是你。”

    “啊?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

    蛛大锤听说居然是这个没有营养的原因,而且简直像露水一样平淡,他顿时失去了对这话题的兴趣。

    现场像聊天的麻雀,突然安静下来。

    对蛾彩铃而言,这是可怕的安静。

    因为在寂静的环境中,肚子一旦咕咕叫,就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她赶紧扯出
宁氏才女小说5200
话题问,“大锤兄弟,你还没回答姐刚才的问题呢?你一直是一个人吗?以前有木有女朋友?”

    蛾大锤摸了摸下巴苦笑,“大姐,一看就知道你是个丛林菜鸟,对我们蜘蛛是一点都不理解。”

    “哦,嘻嘻,居然一下被你看穿了,你能不能和大姐说道说道?”

    蛾彩铃装出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把双手托在自己的下巴上,又暗暗拉拉老公蛾力的手,示意他也做认真倾听状。

    不过显然自己的老公不懂什么叫含蓄,一听对方居然叫自己冰雪聪明婀娜多姿的老婆是小菜鸟,他的内火腾一下冒了出一缕青烟来。

    冷笑道:“你们蜘蛛那一点破事,谁不知道,就是气管炎怕老婆呗,谈恋爱时,只能偷偷摸摸地爬到女朋友的网上,一旦被现,就会活捉当点心……”

    “你丫闭嘴!”

    蛛大锤和蛾彩铃一齐道。

    蛾彩铃快被身边这个蠢货气晕了,蛾力刚说一半时,她现蛛大锤的脸色由浅红慢慢涨成猪干红,就觉大事不妙,一连偷偷掐了老公胳膊好几下,可是他浑然不绝依旧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蛾彩铃仰头长叹,被自己老公的智商感动得要哭了。

    果然就见蛛大锤闭上嘴,用慢镜头动作伸了一个懒腰,慢慢吞吞说了一句,“两位真不好意思,时间不早了,肚子开始有点饿了……”

    他沿着蛛丝一点一点向他们爬来。

    蛛大锤故意走得很慢,食物表情越恐惧,他心中就越有快感。

    蛾彩铃浑身都惊得抖,完了完了,都怪身边这个木头乌鸦嘴,原本自己想拖到明天早上的,现在连半夜都过不了。

    感觉到妻子的变化,蛾力紧紧把蛾彩铃搂在怀里,安慰道,“老婆,别怕,天无绝人之路,我们要相信奇迹。”

    看见这话突然正常了,蛾彩铃很是惊奇,她朝老公的视线望去……

    这时蛛大锤已经挨到了这对飞蛾夫妇身边,对于卷着嘴巴,有没有手爪,也没有毒针的飞蛾,他离得再近都是安全的,他的脸几乎贴在蛾彩铃的脸上,故作烦恼的问,“你们两个先吃哪个好呢?”

    他心想,这两位多情的飞蛾一定会异口同声说,“先吃我!”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是,这对夫妻竟然异口同声说,“你谁也别想吃!”

    “什么?你们说什么?啊哈哈哈!”

    蛛大锤忍不住大笑,自己每一根寒毛都笑得随风起舞,他活了这么大,从来没听过这么冷的笑容。

    他边笑边喘气道,“你们能不能再说一遍?让我再爽一下?”

    两只飞蛾却不再开口,而是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看向蛛大锤的身后,蛛大锤刚回头,一张透明的网铺天盖地地套在他身上,然后一层又一层……

    直到最后蛛大锤连同他惊鄂的表情一起被裹成了一只白色的粽子。

    一个熟悉的八脚身影笑眯眯地出现在两只飞蛾面前,开口道:

    “蛾力蛾彩铃,你们二位受惊了!”

    “我靠!蛛无影,你认识她(他)!”

    两只飞蛾不思议地看向对方,原来蛛无影居然同时认识蛾彩铃和蛾力,真是巧得变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