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636集 润物细无声

第636集 润物细无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她微笑地倒下的瞬间,让众人立刻炸开了锅,看到她背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众人都惊呼出声,蛛虎娘立刻上前,俯在伤口上闻了闻,指着一个粽子沉声道,“是被这个白尾毒蜘蛛咬了,白尾蛛的毒性在我们蜘蛛岛上能排名前十位,恐怕……”

    一听是中毒了,众人心里都疙瘩一下,尤其是现场的动物们,他们知道蜘蛛毒是自然界最厉害的毒素之一,一旦进入体内,往往只有等死的份儿。

    众人正在惶惑不安时,只见夏海伦越众而出,走到幽灵蛛跟前,紧紧地趴在蛛灵影的臀部上倾听心跳,又在她各处关节用手按了按,就好像在给病人把脉。

    众人都用期盼的眼光看着她。此刻她是判断蛛灵影生死的唯一的指望。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几乎让人感到窒息。

    “她还有救!”夏海伦头也不抬说,“越安过来过来帮忙!其余人退在外围,一定要保持安静。”

    在平时她的性子极为柔和,一旦上了手术台,她立马变了个人似的,变得要多严肃有多严肃。

    作为夏海伦的男性弟子,越安二话没说,就拎着背包冲了过去。

    人类同伴和动物同伴默默围成一圈,紧张地注视现场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看见蜘虎娘和蛛木头也在探头探脑,虞骑云赶紧过去,让他们做好现场的安全警戒工作,同时安排隐身大师竹节虫潜伏在远一点地方,作为暗哨,让蛾彩铃半飞在空中盯住过路的鸟类。

    这一切都被李妖娆看在眼里,她嘴角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眼角眉梢都是欣赏之意,虽然虞骑云平时嘻嘻哈哈,还挺逗比的,可是在关键时刻,总能担负起一个团队领袖中流砥柱的作用。

    ……

    她视线重新回到场中,看见夏海伦表情严峻,心里暗暗焦急,可是自己笨手笨脚,对医术一窍不通。

    肩膀突然被手拍了一下,就见凯馨双手抱在胸前,很淡定地所说,“为了对付蜘蛛毒,海伦专门配置了解毒剂,只要毒液没有进入心脏,应该没问题。”

    李妖娆点点头,心里有些小欣喜,听凯馨这么说,以后他们人类被蜘蛛咬了,也可以逢凶化吉了。

    ……

    可是实际情况远没有凯馨说的那么轻松,夏海伦和小助越安不吃不喝整整八个小时,一直忙到下午两点,才终于把蛛灵影从鬼门关里抢了出来。

    当蛛灵影悠悠醒来时,已经是黄昏,艳丽的彩霞布满天空,众人脸上也是满是喜色,动物同伴看在眼里,既为人类高的医术震惊,也为他们这种对同伴不离不弃的精神所感动。

    平心而论,人类和蛛灵影的交集并不深,可是夏海伦依旧兢兢业业,如治疗自己亲人一般对待。

    蛛小六和蛛蹄在蜘蛛虎娘的训斥下,红着脸,向蛛灵影赔礼道歉,蛛灵影大度地一笑而过。

    对于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这样的小事简直比羽毛还轻。她把两个年轻的蜘蛛搂了搂后,在他们的搀扶下蹒跚走到夏海伦跟
异尸争仙录全文阅读
前,连声称谢,夏海伦连忙回礼。

    这一幕让依旧是囚徒状态的外来户蛛大锤深为震撼,这些到底是什么虫类啊,怎么对外族这么好呢?

    他开始有些心动了。

    这些年尔虞我诈的事情,他经历得太多了,弄得身心疲惫,所以一个人离群索居,而觉得舒服,可是日子一常,就越觉得孤单,捕到猎物时,现自己说话的乐趣远远多于吃饭的乐趣。

    现在看见这个不同动物组成的团队,是如此团结友爱,他心里潜伏的一种渴望仿佛被一层层解开。

    人类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游丝,蜘蛛却不然,等到晚上时,蜘灵影又满血复活一般,无论是精神面貌还是身手,都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这让大家倍感欣慰。

    这样一来,在耽搁了一天之后,明天一早大家可以深入迷雾沼泽。

    ……

    迷雾沼泽。

    长年浓雾弥漫,是蜘蛛岛上最潮湿的地区之一,也因为有黑寡妇在此居住,也让迷雾沼泽成为蜘蛛岛最危险的地方之一,

    这一天,红日在天边斜斜升起,迷雾沼泽依旧浓雾弥漫,到了五步之外,除了白雾一片,就看不到任何景物。

    这种感觉很奇妙,既让人恐惧,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浓雾里窜出个什么怪物来,又让人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浓雾像一把伞一样,把自己和周遭隔绝开来,让人不知不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一路上,大家小心翼翼,脚步轻得就像花瓣上露珠。

    这里的景色确实和蜘蛛岛上大不相同,是个典型的沼泽地形。处处是低矮的草木植物和水洼。

    因为水洼的存在,把小块的6地分隔成一个个独立的微型小岛。

    这在迷雾中飞行是很危险的,搞不好就会一头撞进某只蜘蛛的网里,所以有翅膀的蛾彩铃和蛾力夫妇以及竹节吱都选择和人类蜘蛛一道跳上一片卷曲的落叶,按照人类吩咐用两片树皮做浆,在小岛中穿梭,就在海中驾着帆船旅行一般。

    ……

    “哇呜,我们好像在演《海贼王》的缩小版!”皂皂盘腿坐在树叶中央,感叹说,“虞哥哥就是路飞,我就是……”

    “你就是巴乔!嘻嘻.”饭团在一旁打趣,众人听了也笑作一团,仔细看看,皂皂的扁鼻子和巴乔的鹿鼻子确有几分相似。

    突然耳边传来“嘘”的一声,“水下有东西,大家别吵!”

    站在最前面的蛛大锤哑声道,大家立刻噤若寒蝉,脚下的落叶突然慢慢地升了起来,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越伸越高,最后竟然浮出水面。

    竹节吱探身下望,差点被单场吓尿。

    原来他们所在的这片落叶正顶在一只黑色水獭的脑门上。就像一个蝴蝶结一样,被戴在头一只水獭的头上。

    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时,皂皂和饭团都吓得浑身抖,虞骑云这个时后要求大家立刻跳到飞蛾和竹节虫们的背面,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