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643集 将计就计

第643集 将计就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欢喜的气氛渐渐沉淀时,虞骑云在才不失时机地把他与黑寡妇蜘蛛的谈话内容告诉大家。

    果然是清一色的震惊。

    真没想怎么轻微的耳语,对方居然一字不漏的听进去了,就连一向比较淡定的夏海伦也是轻轻跺了一下脚。

    唯一庆幸的是,对方陈腐还不是一般的深,明知众人的阴谋,居然还笑眯眯地当闲话一样说出。

    据虞骑云的心理分析,对方显然不是缺心眼,而是高逼格的自信,自信大家怎么玩也逃不过她的手心。

    这种自以为将大家玩弄于鼓掌之中的,让大家感到羞辱和好笑。可是仔细目前除了那一颗子弹外。好像目前并没有其他更有效的方法。

    可不可以用火把?

    越安突然道,我们一人一个火把徐徐撤离,量她对我们对我们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这个建议立刻被虞骑云否决了,这里雾气弥漫,每片叶子都滴着水,几乎找不到一根干燥的树枝。

    我怀疑咱们多住几天,个个都要得风湿性关节炎了,饭团心惊肉跳的嚷道。

    还是让我来吧,今天就动手,我要让她脑袋开花。凯馨扬了扬手枪,根本不怕那个黑寡妇蜘蛛偷窥。因为她即使知道,也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越安叹了口气,你这子弹太小,而蜘蛛的脑部结构和我们人类不一样,就算打中,她也未必会死。

    那我就打她心脏!

    蜘蛛的心脏都在她臀部上,具体部位,我们谁都不知道在哪儿?无论打脑袋还是打心脏,一旦只是让她负了伤,可能会对我们进行疯狂的报复。

    这段话让凯馨哑口无言,众人细细一想,也确实有道理,兹事体大,能不冒险尽量就不冒险。

    现场陷入短暂的沉默。

    淡淡的雾色就想他们扑朔迷离的未一样在他们身边静静围绕,众人眉头不展,看来走出这座囚笼,是需要特别的耐心和智慧。

    良久之后,还是夏海伦打破了沉默,这个思路在心里再三思考之后,她还是决定说出来,让大家讨论一下。

    我的想法是还是想办法用麻醉剂。

    此言一出,小伙们们都有些吃惊,饭团抓抓脑壳用一种看傻帽的眼神问这个白美女,这个计谋不是被那只蜘蛛识破饿了吗,怎么你还用?

    越安和虞骑云都不解的看过来,夏海伦的智商对他们而言是值高不低,能吐出这么惊世界还会,咯咯。

    这个问题很的简单,他虽然知道我会吃用麻醉剂将他骂道。可是她不知道我配置的麻醉剂是五色无为,所以就算我们在食物上做了手脚,她也不会现。

    她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越是难搞的猎物越来劲儿。说不定会故意放松警惕,我们就将计就计,和她玩一场逃亡游戏。

    夏海伦说道,脸上很淡定。

    在一阵沉默之后,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虞骑云和越安,虞骑云有些小兴奋道,这办法好,她不可能一天到晚守着食物,只要一时疏忽,就会中招。

    嘿嘿,麻倒了她,我要在她脸上画个大乌龟。皂皂奸笑着说。

    我会直接在她脸上尿一泡!

    饭团这厮更狠。


东汉末年不三国帖吧


    当欢喜的气氛渐渐沉淀时,虞骑云在才不失时机地把他与黑寡妇蜘蛛的谈话内容告诉大家。

    果然是清一色的震惊。

    真没想怎么轻微的耳语,对方居然一字不漏的听进去了,就连一向比较淡定的夏海伦也是轻轻跺了一下脚。

    唯一庆幸的是,对方陈腐还不是一般的深,明知众人的阴谋,居然还笑眯眯地当闲话一样说出。

    据虞骑云的心理分析,对方显然不是缺心眼,而是高逼格的自信,自信大家怎么玩也逃不过她的手心。

    这种自以为将大家玩弄于鼓掌之中的,让大家感到羞辱和好笑。可是仔细目前除了那一颗子弹外。好像目前并没有其他更有效的方法。

    可不可以用火把?

    越安突然道,我们一人一个火把徐徐撤离,量她对我们对我们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这个建议立刻被虞骑云否决了,这里雾气弥漫,每片叶子都滴着水,几乎找不到一根干燥的树枝。

    我怀疑咱们多住几天,个个都要得风湿性关节炎了,饭团心惊肉跳的嚷道。

    还是让我来吧,今天就动手,我要让她脑袋开花。凯馨扬了扬手枪,根本不怕那个黑寡妇蜘蛛偷窥。因为她即使知道,也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越安叹了口气,你这子弹太小,而蜘蛛的脑部结构和我们人类不一样,就算打中,她也未必会死。

    那我就打她心脏!

    蜘蛛的心脏都在她臀部上,具体部位,我们谁都不知道在哪儿?无论打脑袋还是打心脏,一旦只是让她负了伤,可能会对我们进行疯狂的报复。

    这段话让凯馨哑口无言,众人细细一想,也确实有道理,兹事体大,能不冒险尽量就不冒险。

    现场陷入短暂的沉默。

    淡淡的雾色就想他们扑朔迷离的未一样在他们身边静静围绕,众人眉头不展,看来走出这座囚笼,是需要特别的耐心和智慧。

    良久之后,还是夏海伦打破了沉默,这个思路在心里再三思考之后,她还是决定说出来,让大家讨论一下。

    我的想法是还是想办法用麻醉剂。

    此言一出,小伙们们都有些吃惊,饭团抓抓脑壳用一种看傻帽的眼神问这个白美女,这个计谋不是被那只蜘蛛识破饿了吗,怎么你还用?

    越安和虞骑云都不解的看过来,夏海伦的智商对他们而言是值高不低,能吐出这么惊世界还会,咯咯。

    这个问题很的简单,他虽然知道我会吃用麻醉剂将他骂道。可是她不知道我配置的麻醉剂是五色无为,所以就算我们在食物上做了手脚,她也不会现。

    她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越是难搞的猎物越来劲儿。说不定会故意放松警惕,我们就将计就计,和她玩一场逃亡游戏。

    夏海伦说道,脸上很淡定。

    在一阵沉默之后,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虞骑云和越安,虞骑云有些小兴奋道,这办法好,她不可能一天到晚守着食物,只要一时疏忽,就会中招。

    嘿嘿,麻倒了她,我要在她脸上画个大乌龟。皂皂奸笑着说。

    我会直接在她脸上尿一泡!

    饭团这厮更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