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655集 奇袭

第655集 奇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明月当空,饭团睡到半夜小解,嘘嘘完毕后,却怎么也睡不着,在在用蜘蛛丝缝制的筒子楼外,他一个人抱膝坐着。『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la

    小胖纸,你在干什么呢?

    一个幽幽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猛然吓他一跳,他仰头看见幽灵蜘蛛蜘蛛灵影正倒挂在头顶的一片树叶笑嘻嘻地望着他,身子随晚风轻轻摆动。

    今天晚上她值班,闲极无聊,想找个人说话,巡视到这边,正好看见孤孤单单的饭团,立刻来了兴致。

    或许她的笑容过于缥缈,由于是再这样的深更半夜,就算对方吃了自己也不会见了个响,饭团硬是愣了半天,没敢回应,惹得蜘灵影咯咯笑了起来。

    饭团趁机脚底抹油,溜回筒子楼。

    真是些奇怪的动物,胆子大的大的小的小,长得瘦的瘦胖的胖。

    蜘蛛灵影对着夜空喃喃道,好像在自言自语,这时旁边有人赔笑道,我不是我们是朋友,真想品尝他们的味道。

    是一同负责安全警戒的蜘蛛大锤。

    他现在正式成为这个冒险小队的一员,除了口无遮拦外,优点还是蛮多。

    臭小子,你真敢吃他们,那只蝎子和黑寡妇蜘蛛就是你的下场。

    蜘蛛灵影脸色转冷。

    开个玩笑,嘿嘿,您老可别当真,蜘蛛大锤干笑道。

    臭小子,你给我老实交代,现在你赖着不走,到底有什么企图?蜘蛛灵影喝问,表情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

    按照原来的协议,蛛大锤已经履行完他的承诺,谁时可以走人,可是他去依旧混在队伍当中,放弃唾手可得的自由。

    这不能不让人生疑。

    哎呦我的大姐,我敢有什么阴谋,就想和大家做个朋友而已,你不也是一样的吗。蜘蛛大锤弱弱地说,嘴角弯起一个得意的弧度,你不也是一样吗?明明早就可以离开,也赖着不走。

    蜘蛛灵影被说地哑口无言。

    好了,两位老大你们能不能安静一会儿,我老婆刚刚才睡呢。

    他们顶上一个声音轻说道,是蛾力,他的老婆自然是指蛾彩铃。

    在迷雾沼泽那几夜,蛾力和蛾彩铃一直失眠,而且因为个头太大,不方便进出黑寡妇蜘蛛所在的小岛。

    所以这对飞蛾夫妇就和蜘蛛木头一道留在原地待命。现在任务圆满完成,今天他们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睡个好觉了。

    啊哈,对不起,两只蜘蛛都露出歉意的笑容,立刻闭上嘴,兵分两路,继续开始自己的巡视和警戒。

    凌晨4点,是夜晚最漆黑的时候,黎明前的黑暗颜色总是最深的,交织着绝望和希望,向过去告别,迎接新天。

    熬了几乎一宿之后,一宿没睡的蜘蛛大终于忍不住打气瞌睡来,一同正在巡视的蜘蛛灵影,看大锤这个可怜兮兮的样子,话道口边,终于忍耐下来。

    反正快天亮了,明天的事情还是留在给明天去做。

    就在她转身去另一侧不久,一根透明的蜘蛛丝无声无息缠住了她的脖子,然后怪异的拖动蜘蛛大锤的身体,躲到月光早不见的地方。

    蜘蛛岛的居民都认为幽灵珠最擅长隐秘和偷袭,其实黑寡妇蜘蛛才是真正的偷袭大师。

    蜘蛛寡莲和蝎子一直蹲伏了一整夜,终于等来的这个机会。

    接着他们又用同样的手法,向后俘虏了蛾彩铃夫妇和在最后一刻也打了沌,结果也别黑夫妇单纯或活着。

    在他们依次落入蜘蛛寡莲的手中后,人类外围的守护势力已经全部落入蜘蛛寡莲的手掌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全文阅读
心。

    明月当空,饭团睡到半夜小解,嘘嘘完毕后,却怎么也睡不着,在在用蜘蛛丝缝制的筒子楼外,他一个人抱膝坐着。

    小胖纸,你在干什么呢?

    一个幽幽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猛然吓他一跳,他仰头看见幽灵蜘蛛蜘蛛灵影正倒挂在头顶的一片树叶笑嘻嘻地望着他,身子随晚风轻轻摆动。

    今天晚上她值班,闲极无聊,想找个人说话,巡视到这边,正好看见孤孤单单的饭团,立刻来了兴致。

    或许她的笑容过于缥缈,由于是再这样的深更半夜,就算对方吃了自己也不会见了个响,饭团硬是愣了半天,没敢回应,惹得蜘灵影咯咯笑了起来。

    饭团趁机脚底抹油,溜回筒子楼。

    真是些奇怪的动物,胆子大的大的小的小,长得瘦的瘦胖的胖。

    蜘蛛灵影对着夜空喃喃道,好像在自言自语,这时旁边有人赔笑道,我不是我们是朋友,真想品尝他们的味道。

    是一同负责安全警戒的蜘蛛大锤。

    他现在正式成为这个冒险小队的一员,除了口无遮拦外,优点还是蛮多。

    臭小子,你真敢吃他们,那只蝎子和黑寡妇蜘蛛就是你的下场。

    蜘蛛灵影脸色转冷。

    开个玩笑,嘿嘿,您老可别当真,蜘蛛大锤干笑道。

    臭小子,你给我老实交代,现在你赖着不走,到底有什么企图?蜘蛛灵影喝问,表情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

    按照原来的协议,蛛大锤已经履行完他的承诺,谁时可以走人,可是他去依旧混在队伍当中,放弃唾手可得的自由。

    这不能不让人生疑。

    哎呦我的大姐,我敢有什么阴谋,就想和大家做个朋友而已,你不也是一样的吗。蜘蛛大锤弱弱地说,嘴角弯起一个得意的弧度,你不也是一样吗?明明早就可以离开,也赖着不走。

    蜘蛛灵影被说地哑口无言。

    好了,两位老大你们能不能安静一会儿,我老婆刚刚才睡呢。

    他们顶上一个声音轻说道,是蛾力,他的老婆自然是指蛾彩铃。

    在迷雾沼泽那几夜,蛾力和蛾彩铃一直失眠,而且因为个头太大,不方便进出黑寡妇蜘蛛所在的小岛。

    所以这对飞蛾夫妇就和蜘蛛木头一道留在原地待命。现在任务圆满完成,今天他们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睡个好觉了。

    啊哈,对不起,两只蜘蛛都露出歉意的笑容,立刻闭上嘴,兵分两路,继续开始自己的巡视和警戒。

    凌晨4点,是夜晚最漆黑的时候,黎明前的黑暗颜色总是最深的,交织着绝望和希望,向过去告别,迎接新天。

    熬了几乎一宿之后,一宿没睡的蜘蛛大终于忍不住打气瞌睡来,一同正在巡视的蜘蛛灵影,看大锤这个可怜兮兮的样子,话道口边,终于忍耐下来。

    反正快天亮了,明天的事情还是留在给明天去做。

    就在她转身去另一侧不久,一根透明的蜘蛛丝无声无息缠住了她的脖子,然后怪异的拖动蜘蛛大锤的身体,躲到月光早不见的地方。

    蜘蛛岛的居民都认为幽灵珠最擅长隐秘和偷袭,其实黑寡妇蜘蛛才是真正的偷袭大师。

    蜘蛛寡莲和蝎子一直蹲伏了一整夜,终于等来的这个机会。

    接着他们又用同样的手法,向后俘虏了蛾彩铃夫妇和在最后一刻也打了沌,结果也别黑夫妇单纯或活着。

    在他们依次落入蜘蛛寡莲的手中后,人类外围的守护势力已经全部落入蜘蛛寡莲的手掌心。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