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662集 蜈厌日之谜

第662集 蜈厌日之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中毒前和中毒后,派若两人。

    原本是一根橙色水亮的胡萝卜,现在成了灰色干煸的萝卜干,借助手电。,当虞骑云他们第一眼望去时,几乎不敢相信千足明天奄奄一息到了如此地步。

    此刻的千足明天已经陷入昏迷,身子干扁,瘦骨嶙嶙,虞骑云俯下身去,只能听到极为微弱的呼吸声。

    一股酸楚涌上众人的鼻尖。

    “是怎么回事?”虞骑云沙哑地问。

    “他被蜈蚣咬了!”千足雨色咬牙道,“是蜈厌月的哥哥蜈厌日咬的!”

    被毒蜈蚣咬了?这件事让大家大吃一惊,原本千足虫和蜈蚣由于体型相似,再加上一直吃荤一个吃素,以前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真没想到会对咬起来。

    众人震惊之余听她带着苦涩的表情,艰难地把事情的经过一一到来。

    原来就在三天前,蜈厌日突然偷袭狼蜘蛛在石林的住地,咬死咬伤对人,正巧被附件采食落叶的千足明天看到,考虑到他们千足虫部落和狼蛛蜘蛛是盟友,自然赶过去帮忙,结果被蜈蚣咬了一口,等族人到时,已然生命垂危。

    千足雨色边说边哭,令人动容。

    话说她和千足明天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虞骑云他们功不可没,所以人类也不想让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

    众人来不及追问细节,当务之急是赶紧救人,听过简单的介绍,夏海伦立刻上前给千足明天检查身体,之后脸色颇为凝重。虞骑云问,“怎么样,还有救吗?”

    夏海伦秀眉微皱,叹了口气不说话,从背包里取出针灸,对着千足明天各个关节扎针,大家看见千足明天全身抽搐了几下,又复归平静。

    现场安静得能听得见心跳,

    每个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干扰治疗,眼珠子跟着夏海伦的动作在转动,都想从夏海伦脸上看出什么来,可是这白女子心如止水,看不出悲喜。

    不知什么时候,她终于停手,擦擦额头上汗,对众人一笑,“如果是别的虫类已经没救了,好在他是一只千足虫。”

    “这话怎么说?”虞骑云表情一亮。

    “因为他有3oo多颗心脏啊。”夏海伦感叹道,好像颇有些羡慕。

    看虞骑云和饭团凯馨他们还是有些懵逼,越安解释,“千足虫有多少个体节,就有多少个心脏。”

    听说千足明天有救。

    众人都振奋地吐出一口气。千足明天的未婚妻千足雨色更是喜极而泣。

    ……

    经过夏海伦一整晚的针灸和药物治疗,次日下午两点左右,千足明天终于晃悠悠地醒来,让整个千足洞欢呼雀跃。

    不少千足虫老一辈对夏海伦感激涕零,因为千足明天早已被大家推为部落的未来领袖,所以他的性命关系到整个部落的生死存亡。

    当他的未婚妻雨色,把他最爱吃的落叶递到他嘴前时,他并没有吃,而是第一时间拉着虞骑云的手道,“请你们快救救蜈厌月!也只有你们能救她。”

    他把三
永世皇朝笔趣阁
天前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大家,原来,做为蜈厌月的哥哥,蜈厌日从小就是怪胎,他既疼爱自己的妹妹,但又不希望她产下足以威胁自己领地的后代,所以千方百计地阻挠妹妹的婚姻大事。但是显然是失败了,他妹妹半月前顺利产孵化出1oo多个小蜈蚣,这让他嫉恨交加,在三天前一黄昏,悍然偷袭住在石林里的蜈厌月,结果将她所有的孩子都咬死了,同时咬死咬伤近一半的狼蛛。

    这些消息让大家大为震惊。

    沉默片刻,虞骑云问,“那么蜈厌月呢?还有蝎菜和蛛狼夜他们呢?”千足明天抬起黯然的眼神道,“蜈厌月被她哥抓走了,现在生死不明。蝎菜和蛛狼夜去乱石岗救人去了。”

    虞骑云,请你们把厌月大姐给救回来吧,我觉得只要你们才有这个能力。

    千足明天语气虚弱,眼神很坚毅。

    “这……”

    虞骑云和小伙伴在对视一眼之后,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对方是一条身形魁梧的蜈蚣,不仅有锋利的毒牙,还有锋利带毒腺的手脚,又特别固执。

    ……

    蜈蚣和蝎子一样,都是横行地面的霸主,是那种一言不和,集立刻翻眼不见人的主儿,幸好蛛厌月和蝎菜是生死之交,也算是一种罕见的缘分。

    当天下午,千足明天不顾自己身虚弱,坚持带着人类来到石林出地。

    一走进这片区域,满目疮痍冷冷清清,就好像人类战乱留下的残垣断壁,大家正在楞神间,从破洞里走出七八个狼蛛来,他们脸上写满了焦急和无奈。

    再次简单地了解了他们对事情的描述了当时生的情景,不过也并非全是坏消息,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其实上次蜈厌日并没能杀光他妹妹所有的孩子。而是一只小蜈蚣当时出去玩了,才歪打正着,幸运地躲过一节。

    在众人期期艾艾的目光中,一只1厘米长的小蜈蚣,被狼蜘蛛到越安骑云他们领到跟前,小蜈蚣全身红通,表情却很苍白,看来他小小年纪,已经背负了太多的仇恨态度,

    虞骑云上前摸摸小蜈蚣的小屁股,非常肯定地告诉小家伙,他们人类一定会把他母亲从他们大舅手里给就出来。

    这句话简单有力,直觉上让大家都知人类对待这件事是用爱来堆砌。

    在一阵紧锣密鼓的商议之后,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他们决定今晚就展开行动!

    ……

    一个幽暗的石洞,蜈厌月斜靠在布满青苔的脚面上,心情灰暗到了极点,自己如此辛苦养了的1oo个宝宝,既然全被自己的哥哥蜘蛛厌日咬死。

    每每想到这里,她就悲痛欲绝。,每天都在咬牙切齿地望着窗外,那只红色的蜈蚣正在来回巡视。

    她心里一片悲哀,亲人到仇人,这是谁也无法高兴的悲剧。真没想到会生这样的事情。心里是越想越气。

    自己的哥哥对她来说,几乎永远是个谜,他的思维一开始是正常的。从小就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可惜好来长大后就完全变了个人,变得狡诈残忍和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