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666集 双喜临门

第666集 双喜临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月亮钻进云层,让山谷的光线极为暗淡,人类纷纷点开手电,照亮谷中。

    在手电光下,两个身影扭住在地上,一只蜈蚣,一只捕鸟蛛,体型都非常庞大。格斗起来有飞沙走石的既视感。

    在蜈蚣失去先手之后,就一直被蛛大山按住脑袋狂揍。

    正当山谷上的人类以为胜券在握时,蛛大山突然出一声短促的痛叫,他的右前爪被蜈蚣突袭咬了一口!

    一痛之后,捕鸟蛛的手臂为之一麻,他知道自己中毒了!蜈蚣在雨林也是出了名的制毒大师,一点都不逊色蜘蛛。

    蛛大山曾经说过,受伤后的黑寡妇是疯狂而最难对付的,能说出这话,说明他是一只非常谨慎的蜘蛛。

    可是,今天他有些得意忘形了。他视乎忘记了蜈蚣的牙齿也是有毒的。

    而且是剧毒!

    他闷哼着从蜈蚣身上迅跳开,而此刻,蜈厌月趁机翻身向山谷的石壁爬去,他知道自己今晚绝对捞不到半点好处,多待一分钟,自己就可能死在这里。

    可是雨后的石壁湿滑如泥鳅的皮肤,他几次窜上去,又用一个漫画的姿势滚了下来,他只好卷着身体缩在石壁下,待机而动,作为战斗经验丰富的猎手,他不是没有经历过绝处逢生的场面。

    今天他主要的对手捕鸟蛛已经中毒,基本失去了战斗力,其余什么蜘蛛蝎子,都不足以对他构成重大威胁,至于人类,呵呵,他现在也看透了,如果真能对付他的话,又何必请救兵呢?

    蜈蚣厌日嘴角弯起一个残忍的笑意。

    自己缩在谷底,只要耐性等待,等石壁上的露水挥,那么余下的时间将是自己的狩猎的时光。

    ……

    可是另一边的蜘大山却突然做出了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事情,他咬着着自己中毒的手臂,忍着剧痛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一整条手臂扯了下来!

    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中,他又咀嚼一片草叶,将碎叶填在断口出,将血成功地止住了。

    这貌似老中医敷药的手法让山谷上的越安瞧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问身边的夏海伦,“这…这是你教他的?”

    夏海伦摇摇头,“不是,你记得我们第一次给他治伤吗,就是用草药捣碎敷在他的伤口处,没想到他居然记住了。”

    她的声音有些激动,真没有想到动物也会自学成才。

    ……

    蜘大山看见自己的伤口不再流血之后,仰脸对着夏海伦反向笑了笑,又凌厉地朝一脸震惊的蜈蚣扑了过去!

    “你这个疯子!”

    蜈厌日简直无语了,他被这只捕鸟蛛霸气侧漏的玩命方式给震住了,竟然开始围着山谷打转,不敢再和他交手。

    “伙计们大家一起上!”

    山谷上的蛛狼夜吼道,带着几个狼蛛手下率先跳了下去!接着蝎菜卷着身体滚了下去!再加上早已潜伏在谷中的蛛灵液和蛛大锤。

    大家一起分工合作,善于吐丝的幽灵蛛和耍流星锤的流星锤蛛负责远攻,一身蛮力的捕鸟蛛和蝎子负责近战,而擅长运动战的狼蜘们则是不停地见缝插针,旁敲
捉鬼同学全文阅读
侧击。

    原本蜘大山的战力就和蜈厌月旗鼓相当,这么同伴加入,让这只红蜈蚣顾头不顾腚,疲于奔命。

    在他不甘的咆哮声中,蝎菜的闪着寒光的毒钩率先刺入蜈厌日的肩部,接着噗呲连连,蜘灵影和蜘蛛大山的毒牙也刺入蜈蚣的体内!

    这惊心动魄的一幕看的谷顶上的人类呼吸停滞了一秒后,全身瘫软。

    结束了!大局已定!

    蓝色的月光照在他们青春的脸上,他们缓缓露出了疲倦的笑意。

    ……

    当蜈厌月带着复杂的心情感到现场时,看见自己的哥哥安静地卷缩在月光下,走进才现他还没有死,手脚在神经质颤动,看见自己的妹妹的脸,居然挤出一微笑,用粘满白沫的嘴道,

    这下你满意了……

    蜈厌月默默看着垂死的亲人和仇人,脸上的肌肉也在微微颤动,眼看他的瞳孔在慢慢涣散,终于忍不住问,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你说爱我,为什么害我?

    呵呵,咳咳,你不知道,作为蜈蚣,最好的方式就是独生……

    这话让四周旁听的人类和动物们一脸黑线,心里腹诽,如果最好的方式是独生,那么后代那来的?你哪来的,屁话!

    可是蜈厌月却好像听懂其中的意思,因为她居然主动握住了哥哥的手,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但我想走自己的路。

    好。蜈厌日淡淡回了一个字,咽了下饿了最后一口气。

    ……

    走出山谷,晚风拂面。蜈厌月默默在前方走着,众人也默默跟在后面。

    虞骑云捅了捅蝎菜的钳子,就见小蝎子最快走到蜈厌月面前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有一个孩子还活着!

    蜈厌月猝然停下脚步,瞪大眼睛盯着他,突然用手把蝎菜提到半空道:

    你再说一遍?

    活着!你有一个孩子还活着!

    蝎菜的话让蜈厌月的脚步一阵蹒跚,几乎快为这迟到的幸福而晕倒。

    她在哪儿!快说!

    蜈厌月有力的双手都快把蝎菜的肩膀给捏碎了。

    在我们家里!蛛狼夜道。

    女蜈蚣一掌将他按在地上,还等什么,。我们快走!

    蜘蛛狼夜狼狈不堪的样子,让虞骑云他们暗暗好笑。

    ……

    因为蜈厌月归心似箭,只用一个半小时,众人就回到石林。

    宝宝!我的宝宝!她对着洞口远远就大喊,就听见蜘蛛木头牵着一只红色的小蜈蚣从洞里走了出来。

    小家伙甩开大叔的手,像一只箭一样射进母亲的怀来!母子重逢,感天动地!

    这时原本在门口笑咪咪看着蜈蚣们秀亲情的蜘蛛木头突然叫起来!

    出来了,出来了!

    众人语气看向他的背部,只见一只只幼小的蜘蛛,从蜘蛛木头的背上,一百多只的蜘蛛在同一天孵化出来。

    看得有密集恐惧症,则今晚肯定要做噩梦,比如凯馨就在全身抖。

    虞骑云和伙伴们相视一笑,今晚还是真是双喜临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