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虫游记 > 第674集 一颗红心

第674集 一颗红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有一种生活在树上的蝎子,在树的枝叶行走,那是如履平地。可是蝎菜不是一只树蝎,完全没有树蝎在枝叶间穿行时高平衡能力,再加上蜘小明这家伙贼精,显然有备而来,看他风骚的走位,就知道这只蜘蛛早就选好了逃跑路线。

    仅仅5分钟,蛛小明嘿嘿一笑,闪过暗红色玫瑰茄花后就人间蒸,蝎菜停住脚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看自己的腰上的赘肉,一阵苦笑,看了自己要减肥了。

    自从蜈厌日挂掉后,他的心情日渐安逸,心宽自然体胖,这次追捕失利对他而言,是一个强烈的警醒,蝎子太胖可不是一件好事,太胖的蝎子是打不到猎的。

    只能被猎物打脸,就像今晚一样。

    当他匆匆赶回树洞时,猛然停下脚步,仰头出气急败坏的咆哮!

    洞口残破的蜘蛛网在风中一缕缕飘荡,里面空空荡荡像一副嘲弄的表情,他看守的囚犯蜘蛛豹蓝早已不知去向。

    这是今晚第二次被打脸!

    吼!蝎菜暴跳如雷,用钳子捶打树皮,尽情地泄自己的愤怒,羞辱让他的黑脸如火焰一般燃烧,他感觉自己没脸再见虞骑云和蜈厌月了。

    一只女蜘蛛牢牢关在树洞里,自己堂堂蝎子居然没看住,这对自尊心强的蝎菜而言,无疑是一场灾难

    不行,一定又把那只女蜘蛛给抓回来!他对天空狠狠挥动一双巨钳,沿抓不到那妞自己就绝不回来,他咬牙切齿道,匆匆消失在夜色中……

    ……

    离蛛豹蓝所在的玫瑰茄大约5oo步外,有一棵矮小的野山茶树,红色茶花在夜色里浮动着一股若有如无的暗香,蜘豹蓝跟着蛛飞扬兄弟一路朝这里狂奔。

    就在这朵花里等小明。蜘蛛飞扬指着头顶一朵盛开的红茶花说道,我们两兄弟约好,在这里等他。

    “什么?你们是和小明一起的?”蜘蛛豹蓝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她还以为这兄弟俩和小明同一时间出现是巧合呢。

    看着蛛豹蓝惊讶的懵样,飞扬飞云两兄弟吃吃地笑了起来,“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小明这个小狡猾计划好的,他先让自己引开那只笨蝎子,再安排我们兄弟俩趁机把你给救出来。”

    “那他不会有事吧?”蛛豹蓝皱起寒毛,有些揪心地问。

    “应该不会,他跑得比风还快,蝎子追不上他,你放心。”

    “谢谢你们!”蛛豹蓝脸上闪动着羞愧和一丝对蜘蛛小明的担忧。

    三人不再说话,默默坐在茶花花心里呆,蓝色的月光把他们三人身影修长,拉成了三个等候的符号。

    不知过了多久,蛛豹蓝突然站了起来,“不行,我要去找他!”

    正要迈开步子,就被蛛飞扬一把拉在阴影里,“嘘……蹲下,有人来了!”

    下方突来的脚步由远及近,一张褐色笑容出现在众人的视觉中,正是蛛小明!

    蛛豹蓝忍不住欣喜地出声,甩开蛛飞扬的手飞奔过去,一把将蛛小明抱在怀里,她的体型是小明的十倍,

    月光下的剪影如巨人抱婴儿。

    当两人
修真强少在校园最新章节
手牵手回到花心时,蛛飞扬和飞云那两兄弟已经不见了,却用蛛丝将两片红色的花瓣黏成了一颗心的造型。

    这红心里是兄弟俩满满的祝福!

    ……

    蛛小六的心上人就这样被别人拱了,当然,他自己浑然不觉,今晚他恐怕不能英雄救美了,一个捆成粽子的英雄应该想着如何先救自己。

    现在只能确定自己是以木乃伊的造型被人绑在身上,身边紧紧挨着同样为木乃伊的蛛虎娘。

    感觉身子在夜色中移动。

    他们的12只眼睛都被白色的蛛丝蒙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见自己所在位置,只知道捕获他们的是一只蜘蛛。

    究竟是什么种类,却无从知晓。

    更讨厌的是,他们现在连叫都叫不出来,嘴巴也被对方用蛛丝裹得一丝缝隙都没有,幸好他们是靠气孔呼吸的,否则早就给憋死了。

    想起之前被袭击的那一幕,他们两个还是有一种好像在梦的感觉:

    半个小时前,当越安收到虞骑云的消息后,立刻通知小六去出演英雄救美。可是当他和陪同的蛛虎娘途经一处草丛时,一张四方形的蛛网突然从天而降,将他们二人捆了个结结实实。

    得手以后,对方也不说话,把他们默默绑在自己背上之后,就开始在夜色中飞奔起来,蛛小六和蛛虎娘只感觉晚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生疼,可见这家伙跑起来是相当变态。

    他们现在就像两只被捆住手脚的羔羊,正匆匆赶往屠宰场。

    ……

    次日,太阳照常升起。

    明媚的阳光照在虞骑云他们疲惫不堪的脸上,忍不住一连打着哈气。

    虞骑云环顾四周问,“蛛狼夜他们的狼蛛小队还没有回来吗?”

    李妖娆一半就着露珠刷牙一边回答,“他们找到了一点线索,正在追踪。”

    虞骑云皱起眉头,“他们是最会追踪猎物的蜘蛛,如果连他们都没找到,那真是糟糕了!”

    越安摘下眼镜,默默揉着黑的熊猫眼,无声地叹了口气,不停地安慰哭了一整晚的蛛蹄。

    虞骑云又道,“不仅蛛小六和蛛虎娘失踪了,连蝎菜和蜘豹蓝都不见了,我猜想这两件事是不是有关联?”

    千足明天分析着问,“你是说,是不是蜘豹蓝的什么人在替她出头,所以把小六虎姨和蝎菜给俘虏了?”

    “有这个可能。”虞骑云点点头。

    这时,夏海伦领着饭团把早饭——一块块水果沙拉分给大家,夏海伦努力笑了笑,“大家辛苦了一个晚上,吃完东西后最好在树叶上补个觉。”

    “对!你们人类体质弱,好好睡一觉,等蛛狼夜他们回来了,我们会通知你们。”秋叶公主道,又微笑着拍拍蜈厌月的肩膀,“月姐,你也好好睡一觉,睡一觉说不定小菜就回来了。”

    “还是你们睡,我睡不着,我来放哨。”红蜈蚣勉强打起精神说。

    她和蝎菜虽然不是同一类动物,可是彼此早已是生死与共的亲密战友,现在他生死不明,她高悬的心一直放不下来。